第三卷天云大陆 第三章 国师出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井朱夏 书名:迈步修神路
    金一二查了查黑羽师傅的星座旅行手记,这才知道天云星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是都天城。这都天城是天云帝国的首都,是天云大陆最早有人居住的地方,它的历史相当悠久,是以商业出名的城市。

    金一二驾驭计都剑来到了都天城,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他对自己施了隐咒。然后他降落在一个没人的小巷里,把自己的外貌幻化成一个中年的样子,又幻化出一平常的都天城居民的衣服,这才走出了巷子。因为他的普通,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巷子里原本没人。

    金一二很满意自己的造型,他信步在街道上走着,这里果然不愧是天云星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商铺林立,街上各式各样的摊点都有,小贩们在地叫卖着,闹的程度确实不是开明城那个小城可以相比的。这时,一个小贩走上前来,“大爷,买点什么吧?我这里什么都有,家用物事一应俱全。”金一二笑着摇摇头,走开了,他上一点钱都没有,怎么买这些东西?这在俗世行走,没有钱真的很不方便。自己该想个法赚钱,韩萧萧师傅说这里使用传送阵好像是要给钱的,这上揣点钱,才好办事。可是自己上什么地方去赚钱呢?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了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这些大汉边走边在嘀咕,好像是说皇宫张贴了黄榜,谁能杀掉占据天元山的蜈蚣精,谁就可以得到黄金万两的赏赐。黄金万两,这正在金一二现在最缺的了,可是上天有好生之得,那蜈蚣精也是禀承天地灵气修炼而成,虽为异类,但是怎么能说杀就杀,而且还是一国国君以黄榜的形式召集天下有道之士共杀之,这实在是有违天心。金一二皱着眉头,想了想,转询问旁边的小贩,“小哥儿,怎么皇上会招贴黄榜去杀一个妖怪?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小贩一下子来了兴趣,“客官,你是才来都天城的吧?你不知道,这蜈蚣精可厉害了,自从他占据了天元山,整吞云吐雾,不多久啊,这天元山附近的庄稼全都死完了,河水也干了。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以为是什么大灾难的预兆。后来国师说,这不是天灾,而是**,算出了是一只蜈蚣精在作怪。但是你知道,我国正和邻国枝桠国开战,国师在前线督战,哪里抽得空回来收拾那蜈蚣精。要是国师抽得空去收拾那蜈蚣精,那蜈蚣精也不敢那么嚣张。为了减轻国师的负担,让他专心督战,皇上这才张贴黄榜,召集天下有道之士共杀之,还悬赏万两黄金呢。只是啊,去了不少人,却没有一个回来的,而这蜈蚣精还在天元山上。听说啊,他们都被这蜈蚣精吃了。”小贩压低了声音,警戒地看看四周,神秘地说道。

    这时候,旁边一个小贩也插了进来,“是啊,你不知道这几闹得人心惶惶,大家都害怕这蜈蚣精会打来,虽然这天元山距离京城十万八千里,可是我们还是很担心。我家那口子,去给我祈了好几个保佑符,让我戴着,还说家里最近要忌荤忌,都好几天没让我上过了。”

    “不用担心了,我听说国师已经班师回朝,前去收拾蜈蚣精了,我们马上就不用担心受怕了。”又一个商贩插言进来。

    “真的吗?”“真的吗?”一时间小商贩们都切的询问起来,把金一二甩在了一边,在他们的话语里,都饱含对自己国师的深切信任。

    听了这话,金一二在想,看来这个国师相当受百姓戴啊,有他出马这些商贩竟然说不用再担心了,他们对这个国师信任非常啊,这国师到底有什么本事呢?像商人这么重利的人,也可以这样推崇他,真想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而且会吞云吐雾的蜈蚣精,应该是比较厉害的了吧,自己倒想去见识一下,他是怎么杀蜈蚣精的。问了天元山的位置,金一二就朝着天元山飞去了。

    快到天元山的时候,金一二就远远看见对面的山区被笼罩在一片灰色的雾里,这雾应该是有毒的,怪不得这天元山附近的庄稼全都死完了,河水也干了。停在天元山山下,金一二伏下来,抓起一把土,土是黑色的,但是已经不适合耕作了,扳开土块儿,土里竟隐隐透着青。他拿到鼻子边一闻,一股腥臭扑面而来。这毒倒是对金一二没什么作用,但是他觉得很惊讶,光这毒雾所形成的影响就这么大,这蜈蚣精本不知道有多大毒,按照这样判断下去,这蜈蚣精怕是有万年道行了,怪不得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俗世界作威作福,也不怕被修真界的人追杀。看来没有渡劫期的功力,要想杀他,真是白做梦。只是不知道那位国师有什么样的功力,现在怎么样了?

    金一二接着便向山上走去。一进入毒雾中,他就发现这毒雾不仅有毒,而且还有腐蚀。此时碧落草已经展开了自我防御,并不断吸入那些毒雾,然后把它们转化成精纯的能量提供给金一二。金一二知道碧落草每进化一次,都会展现出不同,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经过第二次进化后,这碧落草还能吸收毒物的能量,既能给自己加强毒,加大抵御毒的能力,又能把毒物的能量转化为精纯的能量给寄主。这一路走去,他看见不少死人,这些人也不知道死了多久,都成了森森白骨,尸骨的颜色呈灰黑色,显然生前中了剧毒。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打斗声,金一二急忙纵朝声音处赶去。入眼的是几个穿官服的人正被一穿着大红色袍子的人攻击,那几个穿官服的人都有金丹期的修为,对付那没有任何内力的红袍人却显得非常吃力。他们拼命护着后一个穿宫装的年轻女子,怎么也不肯退缩。那年轻女子紧皱着眉头,蒙着嘴,一副想要呕吐的模样,看着边的护卫一个个倒下去,她俏丽的脸上现出了焦急的神色,并不停地往另外一个方向望去,好像在等什么人。

    那红袍人转过脸来,金一二都快呕吐了,那哪是张正常人的脸,脸上的皮肤早就没有了,只剩下空洞的烂,大大小小的蛆虫爬出爬进,在他行进间还不时掉落一两只。金一二这才明白为什么那几个穿官服的人有金丹期修为也打得这么吃力,也难得他们现在还能忍住,没有呕吐。只是金一二不知道的是,那些人早就吐得不能再吐了,若不是体力透支,也不会打得这么辛苦。

    就在这时,一声长啸传来,红袍人一下子不动了,金一二看出那并不是单纯的啸声,啸声形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能量网,网住了那红袍人。那年轻女子惊喜地朝着啸声传来的地方看去,“国师!”其余几个穿官服的人,脸上都露出欣喜的神色。很快,在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穿着紫色官服的年轻男子,他的官服和之前那几个人的官服一样,只是颜色不同。他驾驭着一把火红色的仙剑,金一二看出他是元婴后期的修真者,使用的是火属的仙剑。那男子一靠近,就说道,“快走,这里不能久呆。来,把这些丹药服下,驱毒的。”说着递上五颗橙黄色的丹药,一人一颗,又捏着手印,招出三昧真火,把刚才缚住的红袍人烧着。不一会儿,那红袍人就成了一堆灰烬。

    那年轻女子服下丹药,拉着国师的衣袖,问道,“国师,难道连你也没有把握对付那个妖怪吗?难道就这么由着他荼毒我国百姓?”

    那国师摇摇头,叹了口气,“我确实不是那蜈蚣精对手,若不是有师门宝物替我挡下那畜生一击,现在我也来不了了。我出门的时候,对你父皇承诺过,要平安带你回去。你生为一国公主,不容有失,现在我们赶快起程离开这里。要是迟了,只怕我们都无法生还此地。”

    闻言,年轻女子脸上露出茫然和绝望的神,“如果连国师都不能杀掉那个畜生,那还有谁可以杀掉他?难道我就真的要嫁给一个蜈蚣精为妻?不,我不要!要我嫁给一个妖怪,我宁愿去死!”说着,那年轻女子从袖口里取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朝自己的口刺去。

    “不要!”国师急忙伸手去挡公主的匕首,但是明显迟了一步。一颗泪珠从公主眼角落了下来,想自己年纪轻轻,今却要丧命于此了。那匕首刺进她口半寸,却再也无法寸进。公主一下子就呆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刺进去了?

    这时,金一二纵到了众人面前,“公主,大好年华何必自寻短见呢?什么事不可以解决,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说着拔出了已经进的匕首,挥出一道能量,进入公主体内。公主豁然感觉自己口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她茫然地看着金一二,“你是谁?为何要救我呢?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说着就小声地哭泣起来。

    那国师皱了皱眉头,他完全看不出金一二的实力,不过看得出他对自己几人并没有恶意。虽然看不出金一二的真实外貌,但是他也明白现在金一二的样子并不是他真正的样子。他看不出金一二用的是哪门哪派的功法,他在想现在整个修真联盟都忙得不得了,光是上次那个灵气风暴就把他们弄得人仰马翻,根本没时间理会这出现在俗世间的蜈蚣精,不然这蜈蚣精也不敢如此嚣张,占据了一个山头不说,还弄得民不聊生,更甚者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要娶公主为妻。不过,听师傅说,自从上次的灵气风暴后很多隐世的高人都出来了,难道他是哪里隐世的高人?想到这里,他又看了金一二一眼,只见对方露出淡然的笑容,在这毒雾中安然处之,就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前辈,请恕小子无理,没有看出前辈份。小子名叫出云,乃天门门人,师承无意道长,现在暂居天云帝国国师一职,今前来击杀蜈蚣精,哪里想到那是只修行万年的老妖怪,不敌败下阵来。这位是我们天云帝国的吟音公主。这几位是我的师弟。前辈,那蜈蚣精占据了此天元山山头,弄得民不聊生,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要娶公主为妻,还望前辈伸以援手,救救我们公主吧!”说着分别指了指那年轻女子和那几个穿官服的人。

    金一二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国师出云,觉得他说话相当诚恳,举止有礼,这才明白为什么老百姓都对这国师如此推崇。赞赏地点点头,金一二笑道,“可别叫我什么前辈,我叫金一二,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大哥吧。我离明星,是自然门门人,师承不便透露。这蜈蚣精的事,我也知道一些,现在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地,你们先给我详细说说具体况,我们再从长计议吧。”说着便带着众人要离开。

    公主听见国师称呼救了自己的中年人为前辈,心又一下子活了过来,眼前这中年人看来比国师还要厉害,那有他在杀死那蜈蚣精的事,就有了着落。从悲伤和绝望中恢复过来的公主,一下子就恢复了冷静,申时度势,立刻明白现在先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是上上之策。她难掩激动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国师出云现在有些困惑,他听说过自然门,那是修真界里排头的几个大门派之一,可是这金一二却不肯说出自己师承何人,前后不符啊。可是人家不愿意说,我总不能着他说吧。而且他对金一二有说不出的好感,金一二上发出一种自己只在祖师爷上感觉到的舒适感,懒洋洋的,让人浑都很舒服。他不知道这是金一二境界大进,功法愈趋向自然、反扑归真所致。听见金一二说先离开此地,这才想起自己此次来的任务,一是除蜈蚣精,二是保护公主。这蜈蚣精没除,也是没办法的事,回去后再想办法对付,但这公主可要保护好,有了什么闪失,自己怎么向他父皇交代!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离开这里。虽然刚才自己趁着那蜈蚣精在修炼,击伤了他,但是怎么说这里也是那蜈蚣精的老窝,非常危险,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他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几个穿官服的人的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看公主和自己师兄都点头了,也拼命地点头,他们早就想离开了,自己这次出门是跟随师兄来历练的,可不是来送命的啊。

    金一二看大家都同意了,点点头,示意国师出云带着公主先走,那几个师弟随后,他自己断后。一行人便成犄角之势,迅速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迈步修神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