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流浪刀客风夕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随梦寒 书名:空间轮回
    哎!!!!!!!!!!!!!惨惨惨小寒我会继续加油更新的。。。

    ———————切————————————————————————————割———————————————————————————线—————

    话说上次我管了件闲事,打倒了几名地痞流氓,第二天一早就被一个叫什么狗(屁pì)胡师爷的家伙带了一群衙役来抓我们,结果很自然衙役被我点(穴xué)给点住了,那个什么胡师爷也被吓跑了。

    这胡师爷之所以来管这件事(情qíng),原因无他,那个被我打的吐血的满脸麻子地痞是他的小舅子,他这小舅子平时什么事都不做就是(爱ài)到处惹事生非,要不是有他在这小舅子不知道被人打死了多少次,可是这次竟然有人敢在他地盘把他小舅子打的吐血昏迷不醒,这下可把他老婆给气的,没办法我们这位胡师爷也是个“气管炎”,第二天一大早他瞒着县老爷私自带着一群手下的弟兄冲进龙门客栈去抓人,本想应该是手到擒来的,没想到这里面有个白衣书生竟然武功高强,这一下看走眼就全军覆没了,他自己也是忍辱负重连滚带跑的逃了出来,现在他在心里可是把小舅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大遍,早知道就不管这事了,哎!现在还是去衙门里找老爷,请他帮忙啊!胡师爷边跑边想道。

    没跑多久就到了衙门口,他忙加直接跑到了县老爷的卧室,平时的胡师爷是万万不会这么没礼貌直接闯进别人的卧室的,可是今天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一进房里县老爷还睡的正香呢,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声边有人哭着叫着自己,怎么回事?县老爷不得不从梦中惊醒,一看,晕!胡师爷怎么突然闯进他的卧室跪在地上叫着。

    县老爷是个大胖子,他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shēn)体,邹着眉头问道:“胡师爷你没事闯进本官的卧室有何事啊?”

    “老爷救命啊!”胡师爷看到县老爷醒了忙叫道,边叫还边给老爷磕头。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你(身shēn)上还这么脏?”

    “老爷,这都得从昨天说起,我有一个小舅子,这您也知道。。。。”

    “别扯那么多废话,说重点。”县老爷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是!我这小舅子昨天被几个外乡的人打了,当场他就吐血昏迷了,小人我今天一早就带着几个衙役想把那几个外乡人抓进衙门来审问的,结果他们竟然拘捕还打伤了众多衙役,小人是跑的快才回来找老爷你求救的啊!55555”这胡师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完还涛声大哭道。晕!这下可把县老爷给气的,当场就从(床chuáng)上站了起来,要知道县老爷已经很久没这么激动的站起来过,这下可好,他这一站起把(床chuáng)给压塌了,没办法这位大老爷(身shēn)体太庞大,体积太重了,这(床chuáng)被他压久了,哎,一句话还是质量重要啊!

    胡师爷看到大老爷把(床chuáng)都压塌了,心想:没想到大老爷这么厉害,看来只要大老爷去就能把那书生摆平了。可是他刚想完就听到了大老爷的呻吟声,原来大老爷因为(床chuáng)突然塌里把他给摔了一个大跟头,这可把大老爷摔的。。。如果龙傲天在这一定会大叫一声:“好一招传说中的狗吃屎啊!”

    等胡师爷把县老爷扶起后,这大老爷想了想自己这衙门里的确没什么高手,怎么才能把那几个厉害的外乡给抓起来呢?他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个对策来!这时衙门口传出一声懒散的声音:“大老爷,在下流浪刀客风夕月,听闻你们这要招收赏金猎人,特来此地。”这声音虽然咋听起来很懒散,可是如果你仔细听的话可以现此人的功力深厚,人未到声先到,跟龙傲天的传音入密有异曲同工之效;但此人的内力和龙傲天比起来却稍逊一酬。这大老爷一听,有援兵来了,这人既然自报了家门是个流浪刀客,还要来当赏金猎人的那么绝对是有点功夫,那么何不如让他去把那几个外乡人抓来呢!

    大老爷忙命人召见这位流浪刀客风夕月。

    只见走进房里的是位17岁左右的少年,先印入眼帘的无疑是他那一(身shēn)古铜色的肌肤一看就让人觉得他很健康,他那一双大大眼睛总是(爱ài)动扫扫西望望,可是每当他望向人的时候,你就能现他有着一双非常尖锐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刀一样尖锐;高(挺tǐng)的鼻子下有一张薄薄的嘴,当他嘴一张看你能看到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而他说起话来很懒散,他有着一头乱蓬蓬的黑,在他的腰上绑着一条黑腰带,在腰带上挂着一把单刀,这刀的刀鞘不怎么华丽,只是黑糊糊的。

    县老爷就这样望着这位少年刀客,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位少年的双眼非常锐利,以至于每当少年望向他的时候,他都不得不避开那锐利的目光,他在害怕,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多多少少他都见过不少武功高强的人,可是那些人都没有这位少年般锐利的眼睛,如果不是现在有事正需要这人,可能他一辈子都不想看到这双眼睛。胡师爷在旁边站着,他也受不了这双眼睛,如果说刚刚他碰到的那个白衣书生的双眼是让人潜意识害怕的龙卷风,那么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少年他的眼神则是非常疯狂的飓风。

    县老爷整了整衣假装镇定道:“你叫风夕月是吗?你小小年纪就想当赏金猎人?你不怕苦吗?”

    “不怕,我从小就吃苦长大的。”很坚定的回答。

    “好,既然这样,你也应该知道这当赏金猎人是需要厉害的武功,我看你这么小,还是算了吧!”县太爷假装一副为他好的模样说道。

    “不用了,我的武功我自己知道,一般的小贼还是伤不了我的。”流浪刀客风夕月说道。

    “好,本官也想看看你武功到底如何,不如这样吧!现在呢正好有件伤人的案件,这些衙役呢都有事在(身shēn),所以本官想让你去把那些打架之人抓来,如何?”

    “好!”风夕月简单明了的回答道。

    “胡师爷,你带这位少侠去抓犯人吧!”说完县太爷就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胡师爷领着风夕月向龙门客栈走去,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龙门客栈门口了,胡师爷想起刚刚那白衣书生可怕的武功,吓的脚开始抖,他不敢进去了,风夕月看到后冷冷的一笑说道:“你就简单告诉我犯人长什么样,我自己进去把他们抓出来,你就先回衙门里吧!”

    “好!那个主要的犯人穿一(身shēn)白衣儒装,是个翩翩公子,大概嘛也就15、6岁左右,他(身shēn)边跟着三个大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说完这位胡师爷就吓的跑回去了。

    风夕月看到胡师爷的模样笑的摇了摇头,嘴里念道:“15、6岁的白衣公子吗?还带着三个大汉,一个小姑娘,看来还是个世家公子呢?哼!碰上我算你倒霉,我最讨厌这种二世祖。”说完就踏进了龙门客栈。

    这风夕月一进龙门客栈就现这大厅地上站满了(身shēn)穿官府的衙役,看到这他明白了,原来刚刚那个什么县太爷说的什么衙役们都忙全是假话,看来这个少年还有两手嘛!能把这么多的衙役都点了(穴xué)。他看完就扫(射shè)起周围来,在他刚进来的时候我也同时在看他,这人一(身shēn)黑色劲装,古铜色的肌肤,锐利的双眼还有他腰上的那把刀,看他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可是他却有着一种狂野的气息,显然应该是个从山里出来的人;看他样子似乎是在找人。我想了想道。

    风夕月扫了一下周围猛然现斜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位一袭白衣的公子,一头飘逸的长用一跟银色丝带随意束着,一双眼睛明亮,眉宇间散出天然的灵气,修长的(身shēn)材,好一个俊俏公子;而他(身shēn)边的坐着一位美人儿,一袭紫色连衣裙,一头黑色长披至腰间,新月弯眉,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此时她正趴在那位公子耳边切切私语,两人看起来很是亲密;他们(身shēn)后还坐着三个大汉,这三人都很壮,一(身shēn)粗衣,浓眉大眼,皮肤也都黝黑,看他们的长相似乎很相似,也许是兄弟。

    这就是风夕月扫(射shè)一眼所观察到的结果。

    我看此人如此望着我们,非常友善的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知这位朋友可否讪脸来我们这一坐?”

    “好!”他非常爽快的回答道,说完他就像我们走来。

    看这这般豪爽,我也不由高兴,忙请他入坐,这种人我一向认为有必要结交。

    风夕月坐下后看了看我淡淡的说道:“听说你们昨天打伤了人,现在还拘捕是吗?”

    “是!”我有些疑惑,但还是很坚定的回答道。

    “好!听那个师爷说你武功很厉害,我特来会会你。”风夕月听我很坚定的回答后很直接了当的说道。这么直接的人我还真是少见,呵呵!有意思!

    本少爷和流浪刀客风夕月到底会有如何一番比斗呢?请看下一章。呵呵!

    ————切—————————————————————————————————割——————————————————————————线————

    短信:

    警察问一河南女子:干什么的?

    女答:“((妓jì)jì)者。”

    问:“什么报社的?”

    女答:“和男(日rì)抱。”

    再问:“业余时间呢?”

    又答:“和男晚抱。”

重要声明:小说《空间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7章流浪刀客风夕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