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被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打大怪兽 书名:后唐
    看到王猛追过去,离歌心中暗喜。kenwen.com虽然王猛率领的追兵不多,但也算是旗开得胜。对于南诏,离歌那是太熟悉了。很快就把王猛引进一个半月形的山谷当中。

    当离歌逃进这里之后,就连忙勒住战马,静静的等候王猛的部队闯进来。

    王猛很快就追到此地,看到离歌正在那里恭候自己。王猛那简单脑袋可想不明白,为什么离歌会停在那里,不继续的逃,反而质问离歌:“看你还往哪里逃。看斧。”王猛抡起手中的双斧就砍过去。

    离歌大笑一声,嘣出两个字。“白痴。”

    王猛大怒,就冲着离歌喊:“你敢喊我白痴,你找死。”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死?”离歌很轻蔑的说。

    而就在王猛率军几乎要冲进着个半月形的山谷的同时,大量的军旗出现在山顶。而此时那个半月形山谷的入口也被大量的南诏军给堵住。

    虽然这些人的打扮和刚才的那些南诏军没有什么差别,都在脸上涂满了五颜六色的颜料。可是整个气质都不一样。这里的南诏军,充满了杀气。

    看到自己被围,王猛楞是不在乎。

    而且带着这五千将士疯狂的攻向离歌。

    这点让离歌所没有想到。

    离歌本以为被大军团团围住的益州军很快就会军心涣散,战斗力大损。可是没想到领军的是一个愣头青。完全的不顾及自己的安危,就一心的只想杀死离歌。这也让非常被动的部队,反而有了一丝的主动。

    离歌看到气势汹汹的王猛和那如狼似虎的大军不顾一切的朝自己这边冲过来,连忙的向后撤。这样一来,原本紧密的围杀,隐约的lou出一条口子。如果王猛聪明点的话,趁着离歌后撤的机会,完全可以大举掩杀过去,一举突破围剿。

    可是王猛却一根筋的盯着离歌。

    离歌只能不断的后撤。王猛如此莽撞,虽然看似很生猛,但是却把这五千人带入死亡的境地。越是往里面闯,越是凶险。

    后面的南诏军非常顺利的合围。而且完全的把王猛的部队全部包围住。王猛还不察觉到自己危在旦夕。

    离歌撤到安全地带之后,冷冷一笑。

    这个王猛,真是不一般的蠢。如此境地竟然还能如此的莽撞。

    真是人如其名。

    对于这样的人,丝毫不必担心。

    可是也正是这样的人,同样有可怕之处。当所有的人都看到王猛悍不畏死,纷纷的都被感染。

    “杀啊。”

    就算寡不敌众,又如何。

    砍过去,就是。

    就算敌人再强大,也无所畏惧。

    拼了……

    让敌人的鲜血和自己的鲜血一起流尽。

    南诏军,顿时就被这些人的无畏所震撼。这是何等的可怕。明知道是死,但是敌人的刀也会捅进自己的(胸xiōng)膛。看到如此搏命一波,南诏军的意志有些崩溃。

    “后退者,斩无赦。”离歌立马大喝一声。

    此时离歌也不得不上前正面迎上王猛。看到这种浑(身shēn)是血的怪物,离歌心理都有些害怕。但是王猛的武艺却并不如何出色,在群殴当中,可以仗着自己的天生神力杀敌。可是要个离歌短兵相接,王猛的弱点就完全的暴lou。

    移动慢……

    动作慢……

    当王猛的板斧挥舞过去,离歌只是轻轻的一闪,并用自己的大刀顺势一压,王猛就感觉自己的板斧仿佛要拖手一般。好在王猛天生神力,楞是反扳回来。可是离歌突然撤回自己的刀,没有了离歌的大刀的压力,王猛反而被自己的力度给带了过去,差点没摔过去。

    “你……”

    王猛大怒,如此被人戏耍,怎么可能容忍。王猛丝毫不顾自己全然不是离歌的对手,更是发疯一般的攻向离歌。离歌没想到王猛此时竟然可以把两个沉重的板斧舞动的像两柄柳叶刀一般的轻松。

    如此力气,离歌看的都心寒。离歌都不得不小心应付。只要稍微小心一些,王猛还是可以应付。

    久攻不下离歌,王猛终于略显疲态。但是这已经足够。离歌突然大刀一横,按在王猛的两柄战斧之上,而顺势一带,王猛瞬间就被带倒在地。

    “给我拿下。”

    离歌大吼一声,王猛就被五个南诏士兵给捆的结结实实。

    王猛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生擒。离歌为何突然一带,自己就栽倒在地。其实这是离歌趁着王猛旧力未尽,新力未生之际突然袭击。而且王猛的重心也有些前,这更是让王猛更加容易被拉倒。

    当看到王猛被擒,原本高昂的士气突然就低落下来。但是他们并没有放下武器投降,依旧是做着最后的抵抗。这样已属难得,主将被擒,没有全军溃散就算难得。但是象征没有主心骨的部队,不过是一盘散沙,很快就被南诏大军反扑过来。

    柴瑞见王猛多时未归,不由的担心,连忙派张凯率大军前去支援。可是当张凯赶到这里的时候,被围的王猛部依旧所剩不多。离歌眼见柴瑞的援军抵达,连忙松开包围,带着王猛这个俘虏就迅速的撤退。

    在南诏这片土地之上,他太熟悉了,他根本就不担心初到此地的柴瑞还敢再次追击而来。

    这次战败,怨不得别人。

    只能怪柴瑞过于轻敌。当初那个不识水战的家伙,原来还是有两下子。柴瑞暗暗的吃了个大亏。

    王猛被擒或者被杀,这是必然的之死。大军团团围住王猛部,而且王猛是那么的鲁莽,根本就不是离歌的对手。

    柴瑞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吃饭。只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中军大帐之内。

    柴瑞在自我检讨。对于王猛被擒,柴瑞充满了自责。柴瑞不该让王猛去追击,而应该让小心谨慎的张凯前去。就算自己轻敌,张凯只要发现有问题会立马的稳住阵脚。就算五千大军被围,南诏军本就不多,无法再短时间拿下。而到时候援军一到,自然可以解围。而让王猛过去,是最大的失策。

    王猛必须去救。

    离歌带着王猛活着离开,就说明离歌并没有急着处斩王猛。

    还有机会。v

    ..

重要声明:小说《后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