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获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打大怪兽 书名:后唐
    二圳凌瑶疯般的攻击莫天,风灭和黑鹰也按捺不任攻时舵。时舵拿着铁爪同样也非常的不顺手,也被风灭和黑鹰连连((逼bī)bī)退。

    时舵本不想去救莫天,非常期望莫天死在那个疯一般的女人之手。但是莫天一旦死的话,时舵也逃脱不了。眼看自己称不住了,时舵连忙靠向莫天。莫天看到时舵前来。不由的大喜。

    “接着莫天大喝道。

    时舵连忙接过离钩刀,马上也把自己的铁爪扔向莫天。

    有了趁手的武器,莫天和时舱马上就逆转了局势,不在那么的被动。而这个,时候。从河水中慢慢的漂浮起一个人的(身shēn)体。

    “是柴瑞,是柴瑞。柴瑞还没有死凌瑶看着那个游动的人体。一眼就认出是柴瑞。

    柴瑞看到自己被离钩刀和铁爪同时击伤,而又掉入水中。柴瑞只感觉自己(胸xiōng)口一阵疼痛。鲜血顺着伤口慢慢的流。一时间。河水也被染红。柴瑞在河水之中不断的挣扎,可是在河水之中,柴瑞要慢慢的往下沉。

    柴瑞虽然会游水,可是现在(身shēn)受重伤,在水中也只能挣扎的份。连连喝了几口水的柴瑞,在水中突然摸到自己怀中的单筒望远镜。柴瑞不由心机一来。连忙拆掉望远镜的镜片。虽然只是憋着气,但是这么短的时间足以。

    柴瑞在无聊之时,曾经拆除过数次再安装起来。此时反而正是救了柴瑞一命。没有镜片的望远镜此时反而成了呼吸筒。柴瑞双脚慢慢的踩在水中的泥土之上,慢慢的把望远镜筒伸出起。

    如此一来柴瑞安然的躲过了最危险的时间。当凌瑶来了和莫天、时舵交上手之际,柴瑞马上就从河中游过去。

    看到柴瑞安然的离开,凌瑶也放下心来。    眼看柴瑞就要游过河。可是莫天连忙甩出一暗器,暗器上淬有剧毒。柴瑞立马被暗器击中。柴瑞大叫一声,再次沉入水中。

    凌瑶大怒,掏出手枪对着莫天就连连开枪。如此近的距离。手枪的威力得到了充分的挥。加上凌瑶的枪法极准,莫天一连中五枪。

    莫天还没有来得及躲避,就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凌瑶开枪击杀。而凌瑶也被莫天的利爪击中肺部,也重伤倒地。

    而此时时舵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趁着风灭和黑鹰搀扶起凌瑶之时。马上就往旁边的草丛一跃。风灭本想追击过去。

    “站住。”黑鹰连忙喊住风灭。

    “别追了,追上了,我们也不一定打的过。我们现在还是要看看圣女有没有救黑鹰对着柴瑞说。

    此时凌瑶慢慢的站起来说:“我没事。就是受了一爪而已此时凌瑶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而仔细的搜索着河面,可是并没有现柴瑞的踪影。

    风灭也马上命人在这河里四处的打捞。可是柴瑞的尸体谁都没有现。一连几天。都毫无所获。

    凌瑶紧张而担心。原本一向对什么事(情qíng)都不在意的凌瑶,此时一天要问上百遍,有没有现柴瑞的尸体。

    “圣女,没有尸体也是好事。虽然不知道柴将军的下落,可是至少说明柴瑞没有死黑鹰看着(日rì)渐消瘦的圣女,连忙安慰圣女。

    “你确定柴瑞没有死吗?。原本一脸死色的凌瑶突然两眼散出了神气。

    “一定是还活着。风灭,你说是不是

    风灭是柴瑞结拜大哥,也非常的关心柴瑞,但是以他多年杀手的经历。风灭隐隐的觉着柴瑞可能真的没有死。如果死了,尸体绝对不会离开出事地方多么远。

    死了,人的(身shēn)体会变沉,会沉入水中。而只有活着的时候,人的体内还有大量的空气,反而会让人浮在水面。这个河水水流不急,断然不会把尸体冲走多远。已经大范围的搜索过,都没有现尸体。

    只有一种可能,柴瑞还活着。慢慢的顺着水流漂下。

    柴瑞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疼,就知道自己中了那些人的暗算。

    柴瑞没有时间去拔掉自己手臂上的毒镖,就感觉自己的手臂麻。一只手臂如此无力,柴瑞的右臂游动了几下也非常的疲惫。当那个毒镖的毒素慢慢的扩散,加上原本的伤势。柴瑞慢慢的昏迷过去。

    当柴瑞昏迷醒过来的时候。却现自己已经躺在大(床chuáng)之上。(床chuáng)非常的柔软。洁白的(床chuáng)单上面隐隐有些血清。看着这些血清。柴瑞顿时感觉的自己的(胸xiōng)膛一阵阵的刺痛。

    “你醒了

    一个俏媚的小丫鬟在柴瑞醒了之后,连忙对着柴瑞说。

    柴瑞点了点头。

    “我一品二叫小小姐尖小小姐听了以后,定非常的高纹(诱yòu)非常高兴的说。

    “你们家的小姐是谁?柴瑞连忙问道。

    小丫鬟灿烂的一笑说:小姐不让说,不过你见了以后就知道。”

    这么神秘?

    柴瑞原本只是随口问问,只是想知道谁救了他。可是现在柴瑞非常的希望见到那个小姐。

    当这个。小丫鬟一蹦一跳的跑去叫她的小姐,柴瑞这才慢慢的打量这个地方。“怎么感觉(床chuáng)会动呢?。柴瑞慢慢的坐起来,靠在(床chuáng)头。就有一种移动的感觉。柴瑞心里想着:“难道是我被伤了脑袋,现在感觉出问题了

    而这个时候一咋穿着淡黄色连裙白褶纱的女人迈着盈盈小步走了进来。

    “是你?。

    柴瑞看到这个人,大吃一惊。

    柴瑞怎么也没有想到是的公

    文文走到柴瑞的(床chuáng)前,轻轻的坐了下来。“你醒了文文轻柔的说。

    柴瑞点了点头,又说:“是你救了我,这是哪里?。

    “这是我们的花船。我们船上的船夫看到一个尸体漂浮在水面之上。当那些船夫下去把你捞上来之际,现你原来还没有断气。不过你(身shēn)中剧毒,而且伤势严重,现在怕是要调理些(日rì)子。”当时文姜看着重伤昏迷的柴瑞,心里也非常的难受。当初文姜第一次见到柴瑞之时 柴瑞也是(身shēn)受重伤,也是几乎没有了(性xìng)命。而这次伤的更重,尤其是体内的毒,文姜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除干净。虽然现在是没有事了,但是想要彻底清除的话,起码还要喝上一个月的药。

    “谢谢你。没想到当年被你姐姐救了一次,现在又被你救了一次柴瑞有点艰难的说话。一说话,就感觉(胸xiōng)口的肌(肉ròu)有些拉扯。会有一些疼痛。

    “你还是少说话。多休息吧说完,文姜有些不舍的离开。此时柴瑞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为了不打扰柴瑞休息,文姜还是强忍着离开。

    可是这个小时候柴瑞却突然问:“你姐姐文姜怎友样了?上次她那奇怪的表(情qíng),还有那封信,我就感觉你姐姐文萎可能出事了

    假扮文文的文姜,心里一甜。听到柴瑞如此关心自己,心里还是小感动一番。可是文姜并没有把自己内心的(情qíng)绪有任何的外泄。反而一脸沉静的说:“我姐姐?你想知道吗?不过我现在不告诉你

    “柴瑞啊,柴瑞”你为什么要突然出现在这河里。”文姜心里非常的纠结。一想到任务。文姜倍感无奈。”难道命中注定的纠缠不清吗?。

    文姜回头看了一眼那正在慢慢躺下的柴瑞,终于再次关上了房门,让柴瑞好好的休息。而在休息中的柴瑞。却难以入眠。看到文文。柴瑞不免的想起文姜。文姜到底生了什么,柴瑞一点都不知道。

    就在柴瑞在那里思念文姜之时,外面就一阵吵闹之(身shēn)。

    “我说里面没人便是没人

    当柴瑞听到这句话之时,就感觉这个(床chuáng)在慢慢的往下移动。

    外面一定有状况生,否则的话,(床chuáng)上的机关不会突然的动。虽然柴瑞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既然文文启动机关,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闪开一个彪形大汉推开挡在门口的仆役。文文笑嘻嘻的说:“让他们去

    时舵的人和莫天的人沿着河一路的搜索。他们从凌瑶等人的打捞中得知没有柴瑞的尸体。

    没有柴瑞的尸体,那就是说柴瑞活着。为了以防万一。时舵和莫天二人的人马马上回报上去,几天时间河岸上聚居了数千的部队,这些人都是时舵和莫天的用来封锁河面的人马。

    有了这些援军小小的淮河支流,上面穿行的船只一个一个的都被搜查。

    柴瑞(身shēn)受重伤,就算被人救了,也必定会留在船上。只要搜索这些来往船只,就完全可以搜索到柴瑞。

    果然柴瑞所在的花船已经被时舵的人马所搜查。而柴瑞恰恰的是被文姜所救。这艘船是特制的,到处都是机关。而那个上下升动的(床chuáng)。不过是机关之一。文姜所处的神秘组织所制造的船,怎么可能会没有机关。这(床chuáng)原本的目的就是,在这里议事之时,可以假装这里是(床chuáng)。更可以是逃生之门。谁都想到不到,这个(床chuáng)是可以整个的升降。而下面正是另一个房间,可逃可躲。

    柴瑞反而因神秘组织炽的缘故,反而躲过了搜查。。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址有山,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后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