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美女也疯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打大怪兽 书名:后唐
    二湍在接到殷小”的报告户后,双年紧紧的握      南诏啊,南诏。

    竟然趁人不备偷袭。

    一向喜欢迂回战术的柴瑞,终于明白自己也会被人趁虚而入。但是此时。柴瑞绝对不能撤军。否则的话田承嗣会紧紧的咬住不放,到时候,怕是真的要腹背受敌。一旦撤军,田承嗣田承嗣肯定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只能继续攻打剑阁。而且还必须比以前攻击更加猛烈,让田承嗣错以为南诏入侵不足为惧柴瑞对着众人说。

    “强攻剑阁?”司徒雷霆还是不敢相信柴瑞真的要攻打剑阁。

    一千铁甲步兵终于开始推进。而且全部集中在城门之处。

    “停止放箭,全部扔石头。”田承嗣看到弓箭无法造成实质(性xìng)的伤害,果断的选择往城墙之下扔巨石。

    有巨石的威胁,这些移动非常缓慢的重步兵丝毫无法接近城门。

    柴瑞只能让这些重步兵撤回来。

    这些巨石正好是克制这些重步兵的最好的武器。无法接近城门,就无法对剑阁造成真正的威胁。

    铁勒鹰利对着柴瑞说:“不如让我单独冲一次吧。”

    “鹰利,你想死吗?”铁勒宏紧张自己的儿子,最后的儿子,不(禁jìn)阻拦起来。

    “父汗,现在除了我还有谁可以做安然的抵挡城墙之内。”铁勒鹰利对着铁勒宏说。

    “可是我就你一个儿子了。”铁勒宏不(禁jìn)老泪纵横。

    看着铁勒宏如此这般,柴瑞说什么也不能让铁勒鹰利如此冒险。

    如果这个时候风灭在的话,以风灭的轻功完全可以躲开那些巨石抵达城墙之下。可是柴瑞当初想到益州已无多少兵力。还是让风灭留在益州。有风灭在益州,也可以让柴瑞安心。

    杜甫。王昌龄等人可都是丝毫不会武艺之人,郭子仪也已经老迈。风灭在益州的作用远比去剑阁作用大。而且去剑阁,当初柴瑞认为有司徒雷霆的号召力。拿下剑阁易如反掌。

    谁料到田承崩如此快的出现在剑阁的城墙之上。

    没有风灭。现在谁人可以在如此多巨石砸下来的(情qíng)况之下冲进城门。

    外侧的城门早已经在铁甲战车的火炮之下轰然而到,成为一地的碎片。可是外层的城门虽然破了,但是柴瑞还是无法推进到内侧。

    “我来  ”

    一声非常清脆的声音在柴瑞耳边响起。

    “谁?”铁勒鹰利连忙护住柴瑞,对着帐外大吼一声。

    一个穿着小兵衣服的人慢慢的走了进来。虽然穿着小兵的冬衣。可是那曼妙的(身shēn)躯却掩盖不了,反而更添几分(诱yòu)惑。

    “你是文姜还是文文?柴瑞对着此人问道。

    “你说呢。”说完,文姜扑到在柴瑞的怀中。

    柴瑞已经知道是谁了,此人是文夹无疑。

    “奴家想你想的好苦啊。看你多(日rì)都没有来。奴家只好自己寻你而来。”文文边对着柴瑞说话,边用右手食指不停的在柴瑞的(胸xiōng)膛上比划比划。一副不停的勾引柴瑞的样子。

    “你?”柴瑞有点不相信。如果是文姜说出这样的话,柴瑞还相信。文姜可是从风影手中逃生的人,自然有实力躲过那些从上而下的巨石。

    可是文文?

    柴瑞却表示怀疑。

    “不相信我?”看着柴瑞满脸的狐疑,文文随手一弹,一排蜡烛都点燃起火。如此高明的手法,没有高深的暗器功夫自然不行。

    而那些暗器高手大多轻功了得。

    看来文文这个人似乎不弱于她的姐姐。

    其实文文就是文姜,只是柴瑞不知道而已罢了。虽然文姜比风灭是要差上少许,但是单论轻功,风灭还是不及文姜。

    “你真的可以吗?”看到文文小露一手。柴瑞也觉得似乎文文除了妩媚妖艳以外,似乎真的可以。

    文文轻轻推开柴瑞,慢慢的朝门外走去。

    “等等。”柴瑞在后面喊道。

    文文回头璀璨一笑:“还有什么事(情qíng)吗?”

    “把炸药带上。记得点燃之后,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冲回来。”柴瑞对着文文说。

    “放心,我不会那么笨    说完,文文再次迈步而去。

    “再等等。”柴瑞又再次叫住文文。

    “怎么舍不得我吗?”文文嘻嘻一笑说。似乎不把眼前的危险当成危险。文姜如此。只是为了让柴瑞安心。此次前去,凶多吉少。文姜也没有多少把握。而去只要稍微出点岔子,自己这条小命就不保。

    不保就不保吧。总比被组织的任务所((逼bī)bī)的那般痛苦要强上百倍。

    “小心。”

    柴瑞温柔的说句。这是柴瑞次温柔的对文文说话。在这之前,柴瑞川态度向不怎么好。虽然女文那般勾引柴瑞,让乐捌心。血液上升。但是柴瑞对于文文的态度却一直那般。

    可是今(日rì)柴瑞对于文文,已经生了不小的转变。

    一个女人,能够如此的不畏生死,也算十分的难得。如果不是流落风尘的话,也可算的上女中豪杰。

    不过柴瑞转念一想,深陷于组织当中。也许沦落风尘是被((逼bī)bī)的。那个神秘组织,如此强大而且神秘。也许文文和她姐姐一样无法反抗。

    又是一个可怜女子。

    柴瑞慢慢的有些同(情qíng)这个看似风(情qíng)万种的文文,心里默默的祝福。

    在十位铁甲步兵的掩护之下小文文缓缓的跟在后面。有拿着盾牌的铁甲步兵在前,弓箭手根本就无法(射shè)到躲在后面的文文。如此密集的弓箭没有这些铁甲步兵手拿盾牌的向前的话,文文在还没有接近城门怕就已经被(射shè)成刺猬。

    武功再高,在密集箭雨之下也一样毫无生还的可能。但是只要接近剑阁城门之后,这些重甲步兵就再也无用武之地。这些人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为了掩护文文过去,他们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就在巨石砸落的那一瞬间,文文突然开始加朝城门冲过去。虽然只有三十米,可是无数的石块都朝这里扔过来。而后面的那些铁甲步兵也豁了出去,用自己的(身shēn)躯去抵挡那些石头。

    一个一个的都被巨石砸中。那些铁甲都被砸的四陷下去。可想而知,里面的人受了多么重的伤。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退缩。一直掩护在文文的(身shēn)边。

    但是这些人终究是人,不是机器。

    在被巨石砸中之后,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眼看离城门只要十余米的距离。最后一个铁甲步兵也终于倒了下去。已经被砸的变形了(身shēn)体。让他痛苦万分。终于在一个巨石砸中他的头盔之后,他可安然的睡去。

    不要在强忍着剧痛。

    看着这些视死如归的勇士。早已经不知道眼泪的味道的文姜此时眼角都泛着泪花。

    你们不会白白牺牲。

    文姜心里默默的说着。

    在听到巨石落下的风声之际,文文准确的判断出将要落下来的落点。听声辩位,历来是暗器练的必修课。文姜暗器不比詹聪差。甚至更好。这些巨石的落点早就在文文的掌控之中。不过数量太密集,文姜也显得非常的狼狈。

    还在只有十来米的距离。

    如果过长的话,文姜也难逃被砸死的命运。

    看着在那里一蹦一跳的躲闪的文文,柴瑞不停的喝水。

    可是茶杯里早就没有了水。柴瑞只是端着空空如也的杯子而已。

    柴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杯子是否有茶水,而只关注文文是否能安然的躲过巨石。

    当上面几个人合力举起一个巨大的石头朝下面砸去。

    眼看就要砸到文姜,而文姜奋力向城墙内扑去。就在文姜的脚跟刚刚进入城门,那个巨石已经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好险啊。

    文姜心里都不由的后怕。如果刚才哪怕是晚上一点点,自己的脚怕是就要废了。文姜深呼吸几下,平复下刚才那历经生死的心,然后慢慢的把炸药放在石门下方。文姜清楚的记得,当点燃火线之后,就一定要迅的离开。

    可是刚才如此多的大块石头砸下来,让文姜都不敢轻易的再次尝试穿过那些被扔下来的石头。

    迟迟没有动静。柴瑞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qíng),连忙道最前线查看。看到一个人影隐约的在城门之内。这下柴瑞才算方向。

    怎么文姜不放置炸药?

    是不会?    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柴瑞连忙命一辆铁甲战车前去探查下(情qíng)况。这些铁甲战车上面的土炮早已经毫不用处。田承嗣看到每次攻击都是需要用火去点之后。早就用水淋那些战车。结果导致这些战车上面的火炮都暂时无法使用。

    就算无法使用,战车那厚重的铠甲也不惧那些石头。连忙的开到城门处。

    只听见战车内的人喊:“怎么还不点燃炸弹出来?”

    “出不去。”文姜对着这辆战车喊道。

    当听到这咋,消息之后,这辆铁甲战车马上把文姜的话带给柴瑞。

    出不去?

    柴瑞马上意识到城门上面人数众多,想要出来就必须经历石块雨。就连文姜都无法再次通过的话。柴瑞不得不考虑清楚。

    在踱来踱去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柴瑞往铁甲战车里面扔了两个盾牌,两个厚厚的棉被,和大量的火药。

    还有一封信。

    echo 处于关闭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后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