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火烧吐蕃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打大怪兽 书名:后唐
    二郭子仪的提醒。柴瑞恢复了平静,不似测才那种焦忌,跷在的柴瑞仿佛就在看戏一般,很悠闲的站在城楼上观看下面。

    耶查不网看到柴瑞如此的举动,心理异常的愤怒。但是耶查不网现柴瑞并没有反击,耶查不月果断的加资金壕沟的推进。

    不是柴瑞不想阻止,而是柴瑞无能为力,有着盾牌的保护,加上壕沟的地势的优势,柴瑞的箭就根本无法(射shè)入壕沟内。

    连续五道障碍带都已经毫无用处,而那五条壕沟也变成了耶查不网部队囤积的地下战线。看(情qíng)形似乎对柴瑞非常的不利。可是柴瑞知道自己的机会反而慢慢的要来了。

    在相邻的两道障碍带之间,仅仅是通过数十道竖着的壕沟相连。这些就成了柴瑞肆意挥的战场。

    而最后一道障碍就不那么容易挖了。此时已经挖到了益州的城墙不远的地方。此时弓箭手不需要抛(射shè),而直接可以直直的(射shè)入壕沟之内。就算现在可以用盾牌抵挡,但是此时缝隙那么大,盾牌也不能完全的阻挡的住。

    不少的箭矢从两个盾牌的空隙当中(射shè)入壕沟之内,此时想要挖掘土壤就需要付出不少的代价。当柴瑞看到窄窄的壕沟内已经挤满了人。越来越多的盾牌出现在在壕沟之内。现在柴瑞已经无法用弓箭(射shè)伤壕沟内的人。

    差不多每个挖掘土壤的吐蕃士兵都有一个专门负责守卫的士兵。这些负责守卫的士兵的盾牌已经足够覆盖每个角落。

    在如此窄小的壕沟之内挤满如此多的人,柴瑞冷冷一笑。

    而且壕沟的深度都比人要略微高些。这样在里面的人才不会被弓箭(射shè)中。可是这样带来的结果就是,想从壕沟内爬出来,也非常的不容易。

    “弓箭手准备。”

    城墙上的弓箭手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射shè)击成效不大,但是当柴瑞下令之时,这些人丝毫没有半点犹豫。

    似乎他们的利箭真的能(射shè)透盾牌一般。

    “放箭

    柴瑞大喊一声。

    城墙上的弓箭手果断的松开手中的弦。那离开了弓弦的箭,飞一般的冲向吐蕃大军。不过撞击在盾牌之上。出清脆的撞击声音。

    突然,益州的城门被打开。

    耶查不网有点纳闷了,为什么突然此时开了城门。

    三百辆自行车各自带着几罐油冲了出去。而此时,耶查不网的后面的部队也迎了上去,想消灭这些外出的益州军。可是马上就被城墙上的弓箭所阻隔。城墙上面的弓箭手此时只知道疯狂的(射shè)击,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手中的箭(射shè)完。

    “不要停。用你们的所有力气,给我不停的(射shè),哪怕是用到最后一丝力气柴瑞在城墙上大喊道。

    这些弓箭手,丝毫不吝惜自己的体力,致孜不倦的(射shè)箭。如此密集的箭雨落下,耶查不网的部队不得不在倒数第二个栅栏那里停住。因为第一个障碍带还没有清除,而且壕沟里的人想出来也没那么快,后面的人都堵在了第二道壕沟。

    被箭雨压制的第一道壕沟内,这些吐蕃士兵纷纷的躲在盾牌之下。从盾牌上面传来的那些碰撞之声,让他们知道现在外面的箭雨是多么的密集。他们也不敢冒着如此密集的箭雨冲出壕沟。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三百辆自行车已经完全的驶出益州。他们各自带着油罐,急的行驶。当三百辆自行车几乎已经一字型铺开之时。他们纷纷的把自己所携带的油罐砸向盾牌。顿时油罐里的油,不是从盾牌的缝隙中流下,就是四溅开来。更多的油还是顺着盾牌慢慢的往下来滴。

    “这是什么东西?”

    里面的吐蕃人非常的好奇。

    可是当用手一摸,马上就意识到不好。

    “这是油。汉人想用火攻了,大家快跑。”壕沟内的士兵大吼道。顿时壕沟之内一片混乱。那些举着盾牌的士兵,此时也顾不得了,纷纷的收回盾牌想向后撤。

    “换火箭。

    ”

    柴瑞马上下令。

    那些弓箭手连忙从箭壶当中抽出箭头上面缠裹了油布的箭支。然后迅的点燃这些箭支。

    当这些火箭(射shè)下之时。这第一道壕沟完全变成了火海。

    如此拥挤的壕沟,这些人是想跑也跑不出去。这就好像火灾现在,所有的人都想逃生,可是门就那么大,结果人们都卡在门口,谁也出不去。这个时候和火灾现象差不多,甚至比那里更混乱。四千人左右集中在小小的壕沟之内。这已经严重的出了壕沟所能承载的人数。

    当初这些壕沟不过是障碍带而已。柴瑞就根本没想过要在壕沟内布置兵力。这些吐蕃人冲进壕沟之内,只能算他们不走运。

    当那些油随着盾牌滴下之后,又被火箭点燃。

    火势已经从壕沟内蔓延开。加上吐蕃人的衣物大多是毛皮。而毛皮一遇到火,迅的被点燃。而这个人衣物一旦被点燃之后,心理就极度的恐慌,不停的挣扎。结果在如此小的范围内,不是把别人的衣物点燃,就是把周围的人挤到火场当中,也让他们的衣服被点燃。

    柴瑞看着下面那么多火人。

    柴瑞知道自己又干了件非常残忍的事(情qíng)。

    柴瑞酷(爱ài)火攻,这次又再次的运用火攻。每一次火攻,柴瑞都用极小的损失让敌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次也一样,柴瑞只是损失了几十万支箭和大量的油而已,就让冲在最前面挖掘的四千多人几乎都被烧死。剩下没被烧死的,也被烧成重伤。

    只有不到两百人逃生而已。

    耶查不网怒视着城楼背对着自己的柴瑞。

    此时耶查不网的愤怒,几乎已经让耶查不网失去了理智,此时的耶查不网就如同一个泼妇一般在那里不停的大骂柴瑞。

    耶查不网在第一次和柴瑞交火之际,柴瑞就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摧毁城墙,什么夜袭,什么(诱yòu)敌深入小什么放火投毒,战场上那些卑鄙的手段柴瑞几乎都用了个遍。

    这次耶查不网算是非常的小心,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再次中了柴瑞的(奸jiān)计。在耶查不网眼中,柴瑞就是个典型的汉人,(阴yīn)险狡诈。

重要声明:小说《后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