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真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打大怪兽 书名:后唐
    二千平兵败户后并没有重回渝然渝州巳经被柴硼肝亏,渝州毫无一兵一足,但是鲜于平并没有回渝州。渝州虽好,终不是久留之地。已经兵败,鲜于平兵不过千,将不过五。此时此方的鲜于平犹如丧家之犬。

    不过天下之大,又怎能没容(身shēn)之地。既然剑南道无安(身shēn)立命之所,鲜于平只好另投他处。李亨,当朝太子,手握重兵,更兼湖广大部分地区。鲜于平觉得他朝李亨迟早继承大统,所以鲜于平选择了李亨。

    不表鲜于平,单说益州。再次掌控益州,柴瑞更加得到百信的(爱ài)戴。在张成和黎东昌进入益州之后就四处疯抢,而一些大户也仗着他们的撑腰霸占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张成只是为了掠夺财富,能不能长期占领益州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张成则有明显的差别,鲜于平的目的是为了占领益州而且是做为大本营而占领。不过对百姓的态度恶劣非常。这几人在益州的时间让益州怨声载道。

    当柴瑞再次入主益州声望更隆。而且这一战之后,整个西南大部分已经成了柴瑞的后花院。在诸多军们诸侯之间,柴瑞也算得上是人物。此后不久,安禄山终于在长安称帝。一道圣旨出现在柴瑞面前。这是安禄山的委任书。

    安禄山称帝之后,马上就打算聘任柴瑞为当朝承相。

    安禄山现在和李隆基正打的难解难分,尤其是杨兴,更是让安禄让。头疼不已。不过好在安禄山手中大将众多,蔡德希牵制住杨兴之后,史思明,崔乾估,田乾真等人则分兵进攻李隆基。

    现在没有了杨国忠,无人可以把持朝政,虽然杨兴勇猛无敌,但是似乎脑子时好时坏。而此时李隆基也启用了一些旧臣。仆固怀恩等人也纷纷的得到重用。加上高仙芝,哥舒翰,一时间安禄山也无法真正的拿下李隆基,双方都僵持着。

    而且李亨更有王思礼、李泌相辅,势力也比以前更大,已经隐约的有和安禄山和李隆基抗衡的势力。虽然李亨和李隆基面和心不合,但是毕竟是父子,安禄山还真担心万一二人联手起来,那该如何是好?

    李隆基和李亨一旦联手,安禄山的(日rì)子将不会如现在这般轻松。虽然现在短期内李隆基和李亨之间不会联手,但是安禄山不得不未雨绸缪。而新崛起的柴瑞,自然成了安禄山想要拉拢的目标。

    当柴瑞收到安禄山的委任状之后,不久柴瑞又收到李隆基的亲笔信,更是写的深(情qíng)款款,多次被柴瑞道歉,希望柴瑞不要记恨于他。当年长安之事,不过是个误会。

    误会?

    难道仅仅是误会两咋小字就可以把往事都一笔购销吗?典云可以死而复生吗?

    不可以!

    柴瑞既不想得罪安禄山,又不想再次激化和李隆基的矛盾。可是安禄山的使者和李隆基的使者竟然在益州相遇了。二人都清楚对方的意图,虽然二人并没有说话可是都在暗中较劲。

    柴瑞的态度至关重要。

    如此(情qíng)形,得罪任何一方,都会遭到报复。柴瑞夹在中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当初李隆基如此对待自己,现在柴瑞怎么可能还会为李隆基卖命。而安禄山野心勃勃,柴瑞还不想当个乱臣贼子。

    而且以安禄山的个(性xìng),在大势已定的(情qíng)况下肯定会除掉自己。

    两者都不是好惹之辈,而无论是谁都会给柴瑞带来灭顶之灾。柴瑞现在犹如行走在冰层之上。稍不留神就跌入万丈深渊。

    虽然(情qíng)形危急,但是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既然难以答复这些人,柴瑞索(性xìng)就不答复。想要诈病还不容易吗?吃点梦菲的小毒药,毒个七荤八素的,再吃点小巴豆,再拉上个一天一夜,再淋咋小冷水浴,如果这样还不病倒的话,那真是没天理。    柴瑞不仅不是诈病,而且还真的病了。不仅是病了,而且还病的非常的严重。果然不出柴瑞所料,无论是安禄山还是李隆基都带了太再而来。不过检查的结果都是风寒如体,而且还(身shēn)中剧毒。而且毒(性xìng)强烈。

    这些太医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到底是中了何种毒。柴瑞体内的毒 非常的奇特,相信下毒之人手段非常的高明。毒,肯定是复合毒药。不知道如何配置的话,想解毒万分的难。这些太医也都束手无策。而且柴瑞现在的(身shēn)体风寒入侵,也经不起解毒的折腾。

    想要试着解毒,这些太医也不敢。万一柴瑞死在自己手中,那么就((逼bī)bī)着柴瑞的部下成为自己的敌人。而树立一潜在的强敌,那是万万的不戈 算。柴瑞也不会让他们试,风灭早就知道柴瑞是故意中毒的,怎么可能让这些人来试着解毒。

    “你们必须肯定的能够解毒才可以解。否则的话休怪我剑下无(情qíng)风灭站在柴瑞面前,挡住那些太医,口中就简单的这句话。

    仅此也就够了。这些人不过是特使而已,也不敢过多的要求什么。既然柴瑞重病而且(身shēn)中奇毒。虽然死不了,但是想好起来也需要时间。而在这期间内,柴瑞只要不倒向另外一方,对他们来说,还是可以回去交差。

    不过无论是李隆基还是安禄山的特使。都认为是对方下的毒。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气氛,而且还在无形中恐吓柴瑞。只要柴瑞不和对方达成协议,一切都可以商量。而且,柴瑞现在独占剑南道,益州更是柴瑞的地盘,柴瑞怎么会在益州突然中毒?肯定是对方下的毒。

    怀着对各自对手的猜忌,安禄山和李隆基的特使都纷纷的回去复命。柴瑞(身shēn)中奇毒,更(身shēn)体虚弱不堪,已经拒绝见客。而且一连十(日rì),柴瑞的病(情qíng)都没有好转。他们再留下,也没有意义,只能回去复命。

    而一等这些人离去,柴瑞马上就吃下梦菲的解药。这些(日rì)子,柴瑞可痛苦死了,风寒如体就让柴瑞上吐下泻不止,而且梦菲的毒也让柴瑞感觉到疼痛难忍。不过这些苦,吃的都是值得的。那两个特使,不因此走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后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