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援助日本天主教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菜鸟如林 书名:军阀治世
    第一百六十七章:援助(日rì)本天主教徒

    半个时辰后,港口内终于尘埃落定。

    经此一战,第一舰队俘获两艘较为完整的葡萄牙战舰,另外俘获七艘甲板和风帆有所损毁的荷兰军舰。

    一共俘获九艘军舰

    第一舰队的军舰数量暴增至十五艘,这么多的军舰,苏步恒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这次俘获的九艘军舰都十分好修复,两艘葡萄牙军舰虽然看上去较为完整,但其实最难修复。

    因为这两艘军舰遭到了炮击。

    而荷兰军舰是硬生生用火箭给烧的,除了三艘直接烧到无可救药的沉入海底,其他七艘只是不同程度的甲板和风帆的烧毁,修起来十分的容易。

    苏步恒还从海里捞起来不少荷兰人,眼看军舰上的大火无法扑灭后,船上的荷兰人纷纷跳海,跟下饺子一样,别提多壮观了。

    没被淹死的,都捞起来了。

    而不远处的古城上,一群(日rì)本天主教徒早就在上面观战了,见炮击他们的荷兰人和葡萄牙人被打败后,(热rè)烈的欢呼了起来。

    苏步恒看了冷笑,一时没去理会那些(日rì)本人,这些人不过是筹码而已,但实际上,军部并不希望这群(日rì)本人去统治(日rì)本。

    这群起义军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这种宗教不似一些低级的宗教,而是一种具有很高洗脑(性xìng)的宗教。

    一旦脑袋瓜被洗了,就会产生一种很强的意志和凝聚力,那可就不好对付了。

    苏步恒一时间没去理会那些(日rì)本人,而是清点战果。

    一刻钟后,各俘虏军舰上的战果都已经上报到了旗舰,经过计算,此战一共俘虏葡萄牙人五百六十名,荷兰人两千一百二十三名。

    荷兰人是不用说了,直接拉去做苦劳力。

    至于葡萄牙人,则不是苏步恒可以断定的了,从头到尾葡萄牙军舰没有向第一舰队开过一炮,(情qíng)节不算恶劣,加上在美洲也勉强算是盟友,双方具有贸易关系,因此如何处置这些葡萄牙人还是要军部来决定。

    除了俘虏外,军舰上还有一些值钱的玩意,估计有几十万两的样子,苏步恒心舒畅。

    “带个翻译过去和那些(日rì)本人接触一下,看看双方的作战形势如何。”苏步恒这时才开始办来时的正事。

    苏步恒派人上岸只双方的形势,并没有武断的决定要做什么,要支持谁。

    这些(日rì)本天主教徒只的筹码,灭不了就行,没必要让他们的势力过大,一旦目的达成,这些筹码是可以抛弃的。

    第一舰队的人员很快登岸,立即受到了益田四郎和下面几个谋士的(热rè)烈欢迎,被炮击的滋味可不好受,若是这些天主教徒拥有较强的意志,恐怕早就要崩溃了。

    进入这个有些破败的古城,带着翻译上岸的人员表明了自己的(身shēn)份,向益田四郎表示,坚决站在(日rì)本天主教徒的一边,同时强烈谴责了德川幕府的残暴行为。

    这马上让益田四郎和他下的谋士们(热rè)烈盈眶,不断向上岸的人员鞠躬。

    但问起战况时,益田四郎将(情qíng)况如实相告。

    城内可战者,不过一万三千余人,同时粮食补给也不够了,甚至连淡水都较为紧张,而城下却是十二万幕府军队在围困他们。

    十二万对一万三千,这实力对比太过悬殊了,就是没有被炮击,一被围得久了,定然会被德川幕府剿灭。

    使者临走前,益田四郎接着又十分恭谦的感谢了一番第一舰队对他们的援助。

    苏步恒得到回报,仔细斟酌了一番(情qíng)况。对第一舰队的教委江连文商讨起对策来。

    “以目前双方的形势来看,这些天主教徒必然会被剿灭,只是一旦他们被剿灭,接下来的谈判就不好进行了。”苏步恒说道,“因此,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些助力,让德川幕府的打不进去,老江你觉得呢?”

    “我觉得首先应该在粮食上给他们点帮助,然后再支援他们一些只能一次(性xìng)使用的武器,例如火箭。再留几艘武装商船在这里,一旦德川幕府进攻,我们就开炮轰击,保证城内的天主教徒死不了又冲不出去,城外的德川幕府军队即冲不进城,更剿不灭这些天主教徒,如此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这样就等于抓住了德川幕府的卵蛋。”江连文提出了具体的支援方案。

    “好,就这么办。”苏步恒点头道。

    很快,一艘武装商船靠上了古城下的码头,城中的天主教徒很快下来了,双方接触之后益田四郎大喜过望。

    他们刚才一阵诉苦,竟然得到了天朝海军的物资援助,而且得到的援助还不少,粮食足足有五六万斤。

    第一舰队的八艘船舰以及俘虏的九艘军舰上的粮食和淡水都是很多的,毕竟都是远洋船只,船上都携带着足够吃上几个月的补给。

    苏步恒把这些补给拿出大部分,只留下了一小部分,毕竟这里离朝鲜已经很近了,只要行驶两三天就能到达朝鲜,行驶七八天便能回到青岛或者龙口,舰队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补给。

    除了补给品,第一舰队还援助了古城的天主教徒三千枚火箭,同时还有那些从葡萄牙人、荷兰人手里缴获的兵器,都一股脑的给了这些天主教徒。

    除了火箭之外,其他火器也就给了一些缴获的火枪,另外还给了一些缴获的黑火药,大炮什么的都没给。

    能对山东军造成威胁的武器,都是不给的。

    火箭虽然打得远,火力强大,但这只是一次(性xìng)武器,估计这些天主教徒和德川幕府打上几次就会用光。

    三千枚火箭还真是不多。

    同时(日rì)本也没有能力仿制山东军所使用的火箭。

    冷兵器和那些火绳枪却不会对山东军造成什么威胁,因此给得很爽快,只要这些天主教徒能够抵挡德川幕府的进攻。

    第一舰队目前倒是没有什么时间留在这里协助这些天主教徒防守,刚俘虏了九艘军舰,先拖回去修理再说。

    这次海战可以说非常的(情qíng)况,除了开始的第一次炮击外,后面都没开几炮,荷兰军舰在港内遭到火箭覆盖打击后,便投降了。

    若是以前荷兰人可能还会负隅顽抗,因为荷兰人在海上的嚣张,就连英国人也比不上,他们不仅有最为优秀的驾驶技术,而且十分擅长近战。

    不过也正是荷兰人承袭西班牙人的思想,更加擅长近战,所以被拥有能远程打击能力的山东海军打得一败涂地,就如同西班牙人与英国人的海战作战一般,西班牙无敌舰队在拥有火炮(射shè)程优势的英国人面前,根本没讨到好处。

    这一规律,在未来爆发的英荷海战中同样如此,荷兰人被英国打败,后来荷兰才开始重视重炮的发展,开始整顿海军军纪。

    荷兰人之前被山东海军以少胜多打了几场,现在巴达维亚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山东海军不好惹,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被打入万丈深渊。

    这次被那铺天盖地的火箭一打,士气更是跌落谷底,没两下也就投降了。

    第一舰队把物资丢给古城上的(日rì)本天主教徒后,然后开始修复俘虏军舰的风帆,无法修复的则用绳索拖拽回去。

    ……

    山东境内,平时担负警察任务的稽察盐丁开始到处打击闻香教,自从赵岩下达了指令后,各州县都贴出了榜文,(禁jìn)止除道教、佛教之外的宗教传播。

    凡是举报闻香教者,一律有赏。

    榜文一出,各地举报不断。

    稽察盐丁根据举报四处缉拿闻香教份子,在大半个月内,竟抓获闻香教骨干五百余人,通过审问这些骨干人员得知,闻香教的教主张胜图在山东开始严查闻香教后就逃出了山东,朝着河南逃跑。

    不过对这些闻香教份子如何处理,法院也没审判过这种类型的案件,于是跑去向赵岩请示。

    “斩,凡是骨干份子一律处斩。”赵岩接到法院的请示,杀气腾腾的说道,“凡传播邪教者,皆斩传播非法宗教者,视传播规模劳改一个月到三年不等。自首者,从宽处理。”

    赵岩要杀鸡儆猴。

    邪教是要坚决打击的,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其他不属于邪教的非法宗教,处罚起来可以宽松一些。

    但也并非是抑制所有除道教、佛教外的宗教传播。

    就那些西方宗教来说,无论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都还好一些,唯独伊斯兰教最为极端,这是坚决不(允yǔn)许存在的。

    而印度教、拜火教这些亚洲宗教,与道教、佛教的相似(性xìng)非常高,亚洲宗教当中,这些教派都属于修行教派。

    佛教和道教在修行上已经没有什么不同了,就修行宗教来说,最为本质的一点就是冥想,这一点都是存在的。

    道教唯一的不同就在于练气,对(身shēn)体有所改造。佛教自隋唐时期引进道家的方法后,二者在修行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只是宗教的教义上会有所区别,这是不可否认的。

    对于亚洲的传统宗教,赵岩并不排斥,但西方人的宗教,无论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还是什么伊斯兰教都是不(允yǔn)许传播的。同时亚洲的宗教中,一些偏激的宗教同样也是不(允yǔn)许存在的。

    第二更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军阀治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