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武力威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菜鸟如林 书名:军阀治世
    


    第一百四十九章:武力威((逼bī)bī)

    羽林卫的覆灭,就如同一块小石头投进汹涌的波涛中,很快淹没在后面的人海之中,后面的京营士卒依旧拼死冲锋。

    他们此时,并不缺少精神支柱。

    后面看着他们的皇帝朱由检,便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且朝廷保证愿意给亡者放抚恤,更会赡养家小。

    这让许多京营士卒来说,已经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

    在这个思想混乱的时代,忠君思想,依旧占据着主流,只不过这对很多上层阶级来说不值一提。

    但对下层阶级来说,他们并没有过多接触那些思想,只要君主一句话,他们便能(热rè)血沸腾的进行效忠。

    这是一场对与错,忠与逆交杂的战争。

    “杀啊”后面的士卒拼命的呐喊着,奋力的向前冲去,很快就被子弹(射shè)倒地,但是后面的士卒却是前仆后继的向前。

    但他们的前仆后继,并不能给他们带去胜利,甚至连逾越一步都不可能,在猛烈的火力下,京营被打得不断后退。

    “尚书大人,贼子火器太过犀利,我等各营冲不过去啊”一个被炸的满头是血的将领跑到杨嗣昌(身shēn)前跪地哭道。

    “冲不过去,也得冲过去。”杨嗣昌闭了闭眼,然后猛然睁开说道,但却不敢看那将领的惨状。

    他心中也在滴血,谁人又能够铁石心肠?

    此时崇祯也在看着,他站在紫(禁jìn)城的城墙上,手上拿着山东造的单筒望远镜,居高临下的看着。

    一条条生命,在他的眼底逝去。

    可是却依旧无法冲过山东军的火力阵线,甚至无法摸到山东军的边角。这时崇祯看到,山东军的后阵,已经架起了数十门火炮。

    “轰轰轰……”

    如同闷雷一般的炮声陆续响起,崇祯放下望远镜,在和煦的朝阳下闭上了双眼,那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shēn)上,但他的心却是凄冷的。

    “回宫吧”崇祯半响转(身shēn)道。

    “起驾回宫。”

    ……

    赵岩在皇城外等待着战报,当他听闻城内抵抗激烈时,马上将炮营调了上去,炮营的22o门125毫米榴弹炮进去了大概三分之一。

    一时间城内炮声大作,榴弹炮如同下雨一般从京营兵马的头上掉下,所有京营士卒顿时陷入无力的惶恐之中。

    当人们面对这样的强大武器时,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还击。

    唯有无力、彷徨与惊慌。

    誓死抵抗的京营,在榴弹炮的轰炸中,快的败退。

    “全体前进。”王征立即抓住时机,下令前进。

    第二营在炮营的掩护下,迅在皇城中推进,随后第三骑兵营也冲入了皇城,迅在各个街道上冲杀。

    骑兵自然是不善巷战的,不过在开阔的皇城通道上,却是如鱼得水,只要不深入到那些小巷子里就可以了。

    京营的士气集体崩溃,再也无心抵抗。

    在朝廷必败的(情qíng)况下,什么抚恤,都是水中月镜中花。更何况,山东军是来清君侧的,不是来戮君的。

    只要跪地乞降,便没有生命危险

    士气崩溃后的京营,直接陷入了混乱之中,不论杨嗣昌的督战队如何砍杀,就是没办法阻止士卒的溃败。

    一些士卒甚至将武器砍向督战人员,许多督战人员直接躺在血泊之中,这又造成了更大的溃败。

    就如同决堤的洪水般,京营彻底完蛋了。

    王征开始带着人在皇城内四处冲击还在反抗的京营士卒,第三骑兵营则在到处的抓人,将溃败的京营俘虏。

    紫(禁jìn)城的城门依旧(禁jìn)闭着,那里是皇帝的寝宫,上朝都是在门口的太和(殿diàn),平时文臣武将都没有什么机会进去。

    城内的捷报不断传出,赵岩嘴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命令道:“活捉杨嗣昌。”

    “是。”

    传令兵迅进城。

    不一会,城内便响起了一片,“活捉杨嗣昌。”的呐喊声,杨嗣昌在紫(禁jìn)城的城下听到山东兵的呐喊,脸色瞬间苍白。

    杨嗣昌拔出尚方剑,横在了脖子上。

    “督臣,不能啊”边上的护卫见此,连忙将杨嗣昌手上的尚方剑夺下,杨嗣昌大喊道:“不要拦我,不要拦我。”

    不过杨嗣昌很快就被一群护卫架了起来,以阻止杨嗣昌的轻生行为。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正午,在炎炎的烈(日rì)下,城内的京营死的死,降的降,一群山东军将杨嗣昌给围了起来。

    “放下武器。”那些山东兵高声喊到。

    “放下武器……放下武器。”在不断的胁迫下,杨嗣昌的护卫们一一扔下武器,很快被控制了起来。

    杨嗣昌当场被擒,不过看上去却好似很平静的模样。

    赵岩这时见皇城已被控制,便策马进城,不一会便听人回报,杨嗣昌已经擒下,赵岩不由露出了笑容。

    这次清君侧的替罪羊,非杨嗣昌莫属。

    虽然说杨嗣昌只是负责出谋划策,朝廷会做出议和和查(禁jìn)《大明(日rì)报》、济民客栈及(禁jìn)止百姓移民山东,皆是崇祯的意思。

    但崇祯显然暂时动不得,赵岩可没有自傲到有足够的兵力在取代崇祯后迅平定大明全境各省。

    很快,杨嗣昌就被押到了赵岩面前。

    杨嗣昌一副瘦骨仙风的模样,被押到赵岩面前时,见到坐在马上的年轻人(身shēn)穿银甲,腰佩宝剑,顿时知道这便是赵岩。

    “逆贼,你竟敢以下犯上,无视君王之威,定然会不得好死……”杨嗣昌看了几眼后张口便骂道。

    赵岩笑呵呵的看着他,哂笑了一声,伸头对杨嗣昌笑道:“我倒要看看谁先不得好死。”然后赵岩便策马向紫(禁jìn)城行去,杨嗣昌则被两个士兵架着拖了下去,不过嘴里却还在叫骂着,骂得唾沫横飞。

    赵岩着哈哈大笑着在杨嗣昌眼前远去。

    ……

    太和(殿diàn)中,崇祯真一(身shēn)龙袍,威严的座在龙椅上,(身shēn)边两个宫女拿着屏扇,王承恩和曹化醇两个太监立在左右。

    (殿diàn)中站着一排大汉将军,不过这些大汉将军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朝(殿diàn)外侧头探望。

    这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进太和(殿diàn),跪在地上哭泣道:“皇上,京营败了。”

    “杨嗣昌呢?”崇祯缓缓问道。

    “被抓起来了。”小太监回答道。崇祯再次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只见他靠在龙椅上,说道:“开城吧喧赵岩觐见。”

    “是,皇上。”

    ……

    皇城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赵岩策马来到紫(禁jìn)城外,突然城门洞开,从里面走出一队太监。

    “皇上有旨,喧山东总兵赵岩觐见。”那太监大声喊道。

    赵岩远远的听见,却并不上前,而是对秦致远说道:“带人开道。”

    “是。”秦致远带上一百名亲卫,策马上前,不理会那几个太监,直接从宫门冲了进去。

    不一会,便控制了城内的士兵。

    紫(禁jìn)城内的兵马完全失去了抵抗的信心,在这样的形势下,会再抵抗的绝对是傻子。

    “公子,前方危险已经扫除。”秦致远从城门奔回,对赵岩说道。

    “随我进宫面圣。”赵岩扬声说道,然后策马前行。来到那群太监(身shēn)前,赵岩问道:“这位公公,圣上(身shēn)在何处?”

    “皇上在太……太和(殿diàn)……”那太监(身shēn)子哆哆嗦嗦的对赵岩回答道。

    “多谢公公,走。”赵岩抱了抱拳,然后直接策马进入紫(禁jìn)城。

    只见赵岩带着五百名亲卫,一路冲进紫(禁jìn)城,然后在开阔的道路上驰骋,朝着太和(殿diàn)奔去。

    很快,赵岩来到了太和(殿diàn)的台阶前,赵岩停马伫立,看着这宏伟的大(殿diàn),心中甚是感慨。

    仅仅四年,他便从乡下小地主,壮大到了已经能触摸皇权宝座的地步,可见这个王朝是有多么腐坏和虚弱。

    而这个王朝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专业化的军队,军需后勤更是烂到极点。

    “喧山东总兵赵岩觐见。”

    突然(殿diàn)内的大汉将军大声喊到,一个一个的传到了(殿diàn)外,赵岩翻(身shēn)下马,带着一群亲卫,走上了太和(殿diàn)的台阶。

    走入(殿diàn)内,(殿diàn)内一个文武官员都没有。

    崇祯威严的坐在龙椅上,直视着赵岩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走入太和(殿diàn),赵岩缓缓走入(殿diàn)内,环视了一圈,却没有立即行礼。

    王承恩和曹化醇两个太监也无心呵斥,边上的大汉将军有几个更是浑(身shēn)抖,低着头不敢看赵岩他们。

    半响,赵岩才上前两步,半跪了下去,大声说道:“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惊扰圣上,罪该万死。”

    (身shēn)后的亲卫也同时半跪了下去,不过却鸦雀无声。

    “(爱ài)卿平(身shēn)吧”崇祯见赵岩如此,面色也缓和少许。

    “谢陛下。”赵岩站起(身shēn),对崇祯说道:“陛下若无异议,明(日rì)即处斩杨嗣昌,以儆效尤。”

    “杨嗣昌何罪之有?”崇祯顿时被刺激的在龙椅上重重一拍。赵岩面无表(情qíng)的说道:“杨嗣昌蛊惑圣上查(禁jìn)《大明(日rì)报》、济民客栈,然此等皆乃小事,但蛊惑陛下与建虏议和,(禁jìn)百姓移民山东,却是大罪,若不加以惩处,难消将士心中之怒。”

    “那你要杀,便杀朕好了。”崇祯怒道,“全是朕的主意,无关杨嗣昌之事。”

    “陛下言重了,臣自然知道这是陛下的意思。不过杨嗣昌此人,却是不得不惩处一番。”赵岩直接无视崇祯的愤怒,淡然的说道,替罪羊是肯定要找的。

    “你……”崇祯气呼呼的指着赵岩,赵岩微笑道:“同时臣也为陛下准备一些东西。”

    说着赵岩拿出两个约法及谅解备忘录的文件,王承恩连忙走下来,将这几份文件呈了上去。

    崇祯面色(阴yīn)沉的拿起几分文件,认真的看了起来。

    然而还没看多少,崇祯便已是怒不可遏的站起(身shēn),指着赵岩骂道:“好贼子,好贼子,你敢。”

    “立宪乃是为陛下您好,如此一来,今后朱家子孙万代为皇,岂不美哉。”赵岩洋洋说道,更是把崇祯气得七窍生烟。

    赵岩接着说道:“再则陛下即有过,也应罚之,陛下自可先看完再说,只要签了协议,臣立马撤军,臣是去是留,一切皆由陛下决定。”

    没等崇祯说话,赵岩再次说道:“另外京师已无战事,还请陛下下旨,让各路勤王之师打道回府吧”

    “朕,朕……”崇祯气得浑(身shēn)抖,一时说不出话来,赵岩倘然的站在下面,话说兵是将胆,赵岩手中强兵不缺,胆子自然也大。

    曹化醇这是拿过约法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只见他附耳对崇祯说道:“皇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赵岩还未把事做绝,依老奴看,还是签了吧”

    崇祯低头接过约法文件,再次看了起来。

    《丙子年立宪约法》。

    本法核心功能,于限制君主绝对权利,避免因君主个人错误判断,而引的国力、疆域、人才损失,君主不可按照个人意志行事,一切皆案《大明律》,由内阁主持全国行政。

    第一条:君主无权随意罢免、杀戮大明官员、百姓,更无权以个人意志剥无端夺百姓财产,一切皆按国法。

    第二条:君主每年开支限定为1oo万两白银,其余充入国库,国库由内阁看管,由内阁商议分配使用。君主若需扩大开支,可自由投资工商,然不得采取不正当竞争方式。

    第三条:行政权交由内阁进行,文官任命,国防军权,仍由君主统御,施行军政分离。

    第四条:君主除掌控军权外,另负责接待外交使节、主持教育及进行各项典礼仪式,不得逾越行政一步。

    第五条:废除阉人制度,除宫内现有阉人保留外,不得以任何借口、形式招收阉人进宫。

    第六条:即(日rì)对《大明律》进行完善,须覆盖每一领域,另成立不受皇权、内阁约束的独立大理寺,施行军、政、法分离。

    第七条:本法永久生效。

    《山东军事特权约法》

    一:山东军事集团有权对外宣战,君主、内阁不得反对、阻碍、暗中破坏。

    二:山东军事集团可按财政收入(情qíng)况,再不破坏生产的前提下,对山东军进行扩编。

    三:山东军事集团掌管各省市舶司,有权对海上商船征收进出口税务。

    四:山东军事集团掌管天下盐运司,其收益半数充为山东军费,半数充为朝廷军费。

    五:山东军事集团拥有殖民地自治权,此自治权不世袭。

    六:军事集团可对政治、军事、经济、刑事罪犯提起公诉,公诉有独立大理寺审理。

    “(爱ài)卿且容朕思虑一番。”崇祯依旧有些气呼呼的说道,赵岩点头道:“这是自然,不过陛下还是先把圣旨出去吧各路兵马还需剿贼,若离地方,大好形势必然倾覆。”

    “拟旨。”崇祯无奈,在赵岩的武力((逼bī)bī)迫下,只好照他说的办,“着令祖大寿退守辽西,严防建虏进((逼bī)bī)……着令……”

    崇祯报着,王承恩迅的写着,最后曹化醇拿出大印,往上面一盖,程序完成了。

    赵岩拿了圣旨,于是对崇祯说道:“如此臣告退,明(日rì)臣再进宫面圣,望陛下好生思虑一番,您若不签,臣恐难与将士解释,到时……”

    说着赵岩笑了笑,没继续往下说,意思大家都明白,自是不用多说了。接着赵岩便转(身shēn)走向(殿diàn)外。

    

重要声明:小说《军阀治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