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攻打皇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菜鸟如林 书名:军阀治世
    第一百四十八章:攻打皇城

    三个条约,若是崇祯签订,则赵岩今后发展便畅通无阻,至于组建内阁的方面,赵岩自然是不能亲自担任的。

    先担任和内阁首辅,必然会落人口实。第二,赵岩也不是做文臣的料。

    但赵岩却可以对内阁进行遥控,内阁首辅的人选他都找好了,那便是陈钟盛,不管他愿不愿意站在赵岩一边,至少他是个改革派,同时在《山东军事特权约法》的前提下,就算是内阁不受赵岩遥控,也不会对他造成威胁。

    至于最为麻烦的《大明律》修改工作,这个赵岩早就完成了,只是一直封存在档案库里,只要拿出来再随便修改一下便可。

    赵岩让人修改的《大明律》,部分已经在山东使用,只是不为天下人所知罢了。

    至于修改的方面,大多数按照后世各国的宪法形式进行,核心内容便是对权利的划分,极内阁权利的划分。

    不过赵岩没有在约法中对崇祯的军权进行剥夺,所以大明律当中的权利划分方面得做一些改动。

    “大家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赵岩马上召开参谋会议,将两项约法,一项谅解备忘录发放了下去。

    “主公,最大的疏漏便是内阁组建上,同时在确定以亲和派为主的内阁成员后,按照新《大明律》中内阁首辅只能连任三期,每期四年的规定,选举上的制度还未推广,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副参谋长张志说道。

    “这个……嗯~”赵岩思索了片刻点头道:“那便改为首任首辅可连任三期,各党派席位三期内不变,待选举制度完善后,再进行内阁选举。”

    “至于组阁方面,马上把陈钟盛叫来,让他从山东官吏中挑人组建民主党。”赵岩说道:“再让颜继祖从山东官吏挑人组建共和党。”

    至于如何组阁,自然是赵岩说得算,他是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却要彻底限制君主权利。

    “主公,《山东军事特权约法》中,还有几个漏洞,只明确规定了对外的军事特权,对内的特权还缺少一些,例如对犯罪人员的缉拿、惩办方面。”茅元仪仔细看了《山东军事特权约法》后对赵岩说道,“我们既然要掌控盐政、进出口税收,必然要铲除原有的利益集团,例如两淮盐商、郑氏集团两大势力。”

    “不错,那就在《山东军事特权约法》中增加一条,山东军事集团,对商业、政治、军事罪犯拥有诉讼权。”赵岩补充道,对罪犯的诉讼前,自然是要进行抓捕了,所以这一条也就包含着军事惩办权,只不过不熟悉《大明律》的人,不会明白这条约法的深层含义。

    《山东军事特权约法》,只是一个为了防止内阁反水的约法,若是内阁能够被赵岩遥控,这个特权约法有没有都无所谓,通过内阁一样可以达成目标。

    “将军,陈钟盛求见。”这时赵岩的卫兵进来报告道。

    “快请。”赵岩连忙说道。

    不一会,陈钟盛从外面走了进来。陈钟盛进来到赵岩和一群参谋坐在那里,桌上摆着一大堆的文件,不由愣了愣。

    “时茂兄,近来可好?”赵岩起(身shēn)笑问道。

    陈钟盛苦笑了一声,说道:“还算不错,陛下对改革方案,还是听得进去的。”

    “呵呵快坐。”赵岩拉着他坐了下来,没有理会他那句话。而是直接将三项约法,及修改后的《大明律》拿了出来,摆在他的面前。

    陈钟盛粗略的扫了一眼各个文件,吃惊道:“持坚可是要君主立宪?”

    “然也。”赵岩微笑点头道,同时对他说道:“这内阁首辅,非时茂兄莫属,到时你我携手,你主政,我主军,打造出一个汉唐盛世,不知时茂兄意向如何?”

    “立宪自然好,只是这一条……”陈钟盛指着《丙子年立宪约法》中的第三条,神色十分迟疑。

    赵岩自然知道他担心什么,在内阁每有军权的(情qíng)况下,皇帝随时可以将内阁废除,赵岩呵呵笑道:“时茂兄无需担忧,若陛下想要废除内阁,山东军可起兵护法,再造民主共和。”

    “如此,为兄便放心了。”陈钟盛笑道,赵岩也跟着笑了起来,内阁没有军权,也就只能依附于山东军的武力来执行内政,至于崇祯,可以在紫(禁jìn)城安静的待着了。

    陈钟盛自然也能看明白这点,不过他对于这方面并不是太过在意,只要能够推行改革便可。

    就改革方面,其实陈钟盛的进展并不顺利。

    先崇祯并不是能完全听得进去,部分就是听进去了,下面执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一时让他深感无奈。

    若君主立宪能够推行,那改革便可以强行进行。

    很快陈钟盛也加入了对约法和《大明律》的修改之中,至于建党的事(情qíng),全由赵岩去安排。

    ……

    紫(禁jìn)城内,崇祯在城外的寂静中久久无法入睡,杨嗣昌就一直跪在乾清宫外,不过崇祯却不想见任何人。

    “也许朕就是大明的亡国之君,九泉之下,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崇祯悲伤的想道,虽然心中悲伤,但崇祯并未萌生出自杀的想法。

    赵岩并非是流贼,山东军的纪律还是可以的,再则赵岩此次兵谏乃是打着清君侧的名号,就算是进了紫(禁jìn)城,最多也只是将他囚(禁jìn)。

    杨嗣昌一直跪到半夜,崇祯还是不见,他只好垂头丧气的离开。

    第二(日rì),八月十九。

    黎明时分,轰隆隆的炮声再次传来,早已就绪的第二营,在炮火的掩护下,从皇城的缺口冲了进去。

    “给我顶住,杀一贼者,赏银五十两,后退者斩。”杨嗣昌亲自督师,手持尚方剑,在后面大喊道。

    杨嗣昌的督战,还是起到了很大的效果。一些京营将领带着士兵,冒着炮火拼死前进,不过冲入城内的第二营士兵已经迅速的摆开阵形。

    火枪手一排接一排的(射shè)出弹幕,后面的火箭兵还发(射shè)了一些近程火箭,拼死冲锋的京营士卒如同进入了绞(肉ròu)机一般,在金属弹幕中不断倒下。

    不过杨嗣昌的督军队,在后面不断的将京营士卒驱赶向前,不断的朝着第二营发起决死冲锋。

    但京营士卒可不会决死,只是在严酷的军法下不得不屈服。

    然而这样严酷的军法,在没有精神思想的配合下,是有一个限度的。屠杀式的作战进行了将近半个小时,京营的士气已经濒临奔溃。

    这时第二营的火枪兵当中也出现了一些因为枪管过(热rè)而炸膛的现象,火枪兵不得不从前面退了下来,长枪兵迅速顶上。

    京营也失去了冲锋的锐气,不得不后退。

    双方一时开始僵持,不过第二营迅速进行调整,新的火枪迅速的从后面运达,同时还拉了十几门125毫米攻城炮前来。

    杨嗣昌一样开始部署,半个小时的战斗,京营阵亡士卒将近万人,可谓是死伤惨重,不过他手上还有五万可战之兵。

    其中还有最为精锐的御马监羽林卫没有投入战线。

    “养兵千(日rì),用在一时。赵贼以下犯上,其心可诛。诸位只需打退赵贼的山东兵马,明(日rì)各镇援兵便可到达,到时既是众位升官加爵之(日rì)。听我号令,退者斩立决,杀贼一人赏银五十两,亡者朝廷发恤银五十两,赡养家小终生。”杨嗣昌双眼通红的对京营的将领喝道,他现在算是挡住一(日rì)是一(日rì),至于援军什么时候到,杨嗣昌心中根本没底,按照时间来算,关宁军早就应该到了,可到现在,关宁军还是未曾到达京师。

    “吾等誓为圣上效忠。”

    “吾等誓为圣上效忠。”

    京营将领呼喝道,一时声震云霄,就连站在紫(禁jìn)城城墙上的崇祯,也听得一清二楚。很快京营的士兵知道了杨嗣昌最新发布的号令,一时亦重拾士气。

    “效忠圣上,羽林卫杀啊”

    羽林卫率先发起冲锋,京营士兵如同潮水一般,紧随着羽林卫的脚步,朝着冲进皇城的第二营冲去。

    “预备,点火。”前方的炮兵指挥官看见冲来的人海,奋力的挥下令旗。

    “轰轰轰……”十几门125毫米攻城炮在狭窄的通道内集体开火,十数颗炮弹顿时冲进人群中,直接滚出一条血路。

    然后炮弹再次轰然爆炸,每个爆炸点都会让方圆五米内的人群倒下,125毫米攻城炮的炮弹弹片较少,但火药的爆炸力足以将五米内的人震死,震伤。

    上百名士兵在前方,手持着火箭。

    “火箭,放。”

    命令一下,他们马上将火箭的引信点燃,然后手持着木杆,对准冲来的人海,‘咻’的一声,火箭的尾部冲出大量浓烟,那些士兵紧紧的将火箭抓在手中数秒后,对准冲来的人海镇定的将手松开。

    “咿……”火箭顿时冲了出去,直接冲进人海之中,在人海中的火箭满地的乱蹿。

    “轰轰轰轰……”爆炸声不绝于耳,再次将许多京营士卒炸倒在地。

    “第一排,预备……”

    火枪兵再次上前。

    “放。”

    炒豆子般的枪声乍然响起。

    “第二排……放~”

    “第三排……放~”

    “炮手预备……点火。”

    在狭窄的通道中,火力持续的倾泻,比入城时的火力强大了不止一点半点,冲在前方的羽林卫,连第二步兵营的边角都没摸到,就已被密集的火力打得死伤惨重。

    不消片刻,羽林卫已是悉数覆没。

    bk

重要声明:小说《军阀治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