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立宪约法》、《山东军事特权约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菜鸟如林 书名:军阀治世
    第一百四十七章:《立宪约法》、《山东军事特权约法》

    八月十八(日rì),经过一天休整的辽东军第二营,终于在破晓时分对京城发动了总攻,顿时炮声隆隆,喊杀震天。

    炮营对朝阳门段的缺口进行了弹幕徐进(射shè)击,一路将步兵前方的敌人击溃,在强大的火炮支援下,第二营在呐喊中冲进了内城。

    城中的京营吓得(屁pì)滚尿流,在失去城墙的保护后,其不堪一击的(性xìng)质显露无遗,许多京营士卒直接就举手投降了。

    虽然(热rè)气球没来得及用上,但赵岩对城内的心理攻势还是达到了,京营士卒都知道,只要大军进城时直接投降就没有生命危险。

    这场战争,赵岩站在了道义的一端,且又是名誉良好的武将,城内的京营士卒不知为何而战,为谁而战。

    若说为皇帝而战,可赵岩打的是清君侧的旗号。

    第二营虽然只有几千人,但冲进城后就如同虎入羊群,一路上势如破竹的横扫内城,赵岩在城外不停的接到战报,城内的抵抗程度,大大超出了他的相像,只不过是低得超乎相像。

    “第三骑兵营入城执行治安任务。”赵岩这时收到了一个城内地痞流氓乘机劫掠的消息,连忙对参谋部命令道。

    “是。”

    ……

    城内一片兵荒马乱的景象,百姓躲在家中不敢出门,那些官员同样如此,只有一些地痞流氓,在混乱中浑水摸鱼。

    然而这些流氓一被山东军看见,倒霉(日rì)子也就到了,不是被抓,就是被一枪(射shè)倒在地,每个士兵对付这些人已是很有经验。

    在朝鲜的作战期间,他们经常遇到这样的(情qíng)况。

    不过他们要负责进攻任务,已经肃清敌军的地区却是管不过来。

    很快,第三骑兵营开进了内城,他们分成十几人一小队,在大街上四处巡逻,维护内城治安。

    那些冲进民房抢劫的地痞流氓们,很多都被第三骑兵营的骑兵围堵在了民房内,然后有一一肃清。

    当然,那些高级的宅邸是没人敢去碰的,负责进攻的第二步兵营也没有去理会那些宅邸。

    那些宅邸,大多都是皇亲国戚,文武官员们住的地方,内城可不比外城,内城里手眼滔天的人物一抓一大把。

    不过这些平时权势无双的人物,在赵岩的大军面前也是提心吊胆,生怕赵岩找个借口把他们给做了。

    他们自然看得很明白,此番赵岩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进京,必然要让一批官员下台,甚至是掉脑袋。

    平时在朝堂上攻讦过赵岩的官员此时更是心中彷徨,外面山东军和京营大打出是吓得不行。

    赵岩一直在城外等待,入城的第二营士兵押着一队队京营士卒续续出了城,那些京营士卒一个个都没有精神。

    赵岩看着那些京营兵马,突然灵机一动,对茅元仪问道:“军中带有多少银两?”

    “用作路上购买军需的银两,还剩下六十万两。”茅元仪回答道,赵岩点了点头,对茅元仪说道:“把银两提来,给京营的士卒每人发二两白银。”

    “这是为何?”茅元仪不明白的问道,“京营人马号称二十万,虽然吃了些空额,少说也有十数万,要是每人二两银,和我们山东军的军饷每月支出都差不多了。”

    “无妨,这些银子绝对值得。”赵岩对茅元仪说道:“这次我们把银子发给他们,下次我们再来京城,他们就不会抵抗,甚至会帮我们打开城门。”

    “主公英明。”茅元仪经赵岩这么顿时明白了过来,对赵岩问道:“我们是不是再派些教委过去,给他们做做思想教育?”

    “这是必要的。”赵岩点头说道。

    ……

    “这些山东佬要干什么?”

    “鬼知道。”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啊?”

    “鬼知道。”

    “建威将军是不是真的会放我们回去啊?”

    “问你母亲去。”

    “你母亲的知道个鬼啊整天鬼知道。”

    战俘营内闹哄哄的,京营士卒们进了战俘营,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外面的世界,都盼着早点恢复自由。

    突然,外面走来一队山东士兵,这些士兵拉着马车,进了战俘营后群鸦雀无声的京营士卒注视下,将一个个箱子打开。

    只见箱子内,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顿时周围轰的一声闹开了,每个京营士卒都眼巴巴的看着那车上的白银,这时一个山东兵站到了车上,高声喝道:“全都安静,听我说。”

    京营俘虏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那名山东兵说道:“大家都是朝廷的人,这次将军进京只为清君侧,众位同袍不必惊慌。大将军说各位同袍吃口饭不容易,特令我等过劳犒劳各位同袍,每人都有二两白银。”

    “大将军要给我们发银子,太好了,我家都半年没闻过(肉ròu)味了。”

    “娘的,我家都两个月揭不开锅了,我家那小子饿得跟猴子似得,真要有二两银子,以后几个月都不用愁了。”

    而那些京营将领则看得目瞪口呆,他们被俘虏了,还有银子拿?

    “赵贼收买人心果然高明。”一名千户嘴上轻声低估道。

    “管他高不高明,你们这些当官的就知道克扣我们的军饷,还是建威将军人好,还给我们发银子。”一个士卒忍不住说道。

    “你说什么?”那名千户青筋暴跳,握紧拳头站了起来,怒视着那名士卒喝问道。

    “我……我……我就说了想怎么样?”那名士卒突然鼓起勇气,握着拳头站起(身shēn),同样怒目而视。

    “你母亲的,皮痒了你。”那千户突然一脚踹出,将那士卒踹倒在地。

    “啊”那士卒惨叫一声,挣扎着要爬起来,却被那名千户追上一阵捶打。

    “啊……啊……大家打啊打死这些当官的,打死这些当官的。”那士卒被捶打得不断惨叫,突然高声一呼。

    四周的士卒顿时(骚sāo)动起来,很快几个士卒突然暴起发难。一拥而上对那名千户拳脚相加,那千户(身shēn)手虽然不错,但却是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之下被人摁到在地。

    那名士卒争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也加入了围殴之中,抬脚对那千户猛踩,边踩边喊道:“大家快过来打千户啦,快过来打千户啦”

    周围的京营士卒听到后,纷纷涌上前来,将围殴的人挤开,争相对那名千户猛踩,发泄着平(日rì)里积累的愤恨。

    “住给我住手。”一名军官带着一队山东士兵拔出腰刀,前来驱逐(骚sāo)动士卒。当他们赶开人群时,那名千户已经被踩得满头满脸都是血。

    等那名军官问清楚经过,在法不责众的(情qíng)况下只得作罢,将那名千户送去救治后,将事件报告给了上去。

    “还有这等事,让人加强看管,并将俘虏中的武官提出来分区关押,过几用他们来开审判大会。”赵岩突然又想出了个主意。

    白银很快发了下去,不过战俘营内却是加强了看管,严(禁jìn)高声喧哗、赌博、斗殴,抽调的教委也进了战俘营。

    这些教委开始向京营士卒解释,山东军为何要清君侧,并宣讲民族大义,以及山东军入城后的严明纪律等等。

    之语那些京营武官,全被分辨出来集中关押,免得在战俘营内闹事。

    在糖衣炮弹和感化教育之下,战俘们纷纷对山东军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同时在一再保证下,他们也完全放下心来,只等清君侧结束,他们便能获得自由。

    城内的战斗进行得十分顺利,到了正午时分,第二步兵营已经包围了皇城,大约有七八万京营兵马退进了皇城内。

    崇祯自黎明时分,就一直在紫(禁jìn)城内等待着战报,午时京营全部退入皇城,崇祯霎时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龙椅上。

    杨嗣昌满眼通红的战在皇城的城头上,一个上午的指挥,已经让他精疲力竭,然而山东军的攻势却凶悍异常,在巷战中根本不是对手。

    在街道上,只要山东军的榴弹炮一炸,京营必然大溃。火炮他们也有,然而大多都笨重无比。

    同时随着内城外围的不断陷落,他们的榴弹炮也都丢在城墙上。

    就是没有榴弹炮的(情qíng)况下,一阵排枪放过来,京营士卒也必然溃败,或者干脆就跪地投降。

    如此兵马,杨嗣昌(欲yù)战不能,就这么被山东军((逼bī)bī)迫到了皇城内。山东军好似也放缓了攻势,只是围而不攻。

    正午时,赵岩在内城基本上已经维持稳定治安后,便带着亲卫入城。

    这京城,还是如同上次他来的一般,街上尘土遍地,垃圾随处可见,环境差得很,唯一的区别就是,地上多了很多血迹。

    进攻之中,第二营的士兵并未留手,凡事遇到抵抗,一律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扑灭,京营的死伤甚大,根据不完全上报,起码有三四千人被第二步兵营歼灭。

    在战斗结束后,一些胆大的百姓走出了家门,不过街上还是较为冷清,大多数百姓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

    安民告示已经在内城四处张贴,赵岩还下了(禁jìn)宵令。

    赵岩进了内城后,带着参谋部在靠近皇城的一处大宅院中下了脚,将参谋部设置在此处。

    “主公,王征派人来询问下一步的指示。”

    “让他原地待命,炮营继续轰击城墙。”赵岩说道,“准备笔墨,起草《丙子年立宪约法》。

    本法核心功能,在于限制君主绝对权利,避免因君主个人错误判断,而引发的国力、疆域、人才损失,君主不可按照个人意志行事,一切皆案《大明律》,由内阁主持全国行政。

    第一条:君主无权随意罢免、杀戮大明官员、百姓,更无权以个人意志剥夺百姓财产,一切皆按《大明律》行事。

    第二条:君主每年开支限定为万两白银,其余充入国库,国库由内阁看管,由内阁商议分配使用。君主若需扩大开支,可自由投资工商,然不得采取不正当竞争方式。

    第三条:行政权交由内阁进行,文官任命,国防军权,仍由君主统御,施行军政分离。

    第四条:君主除掌控军权外,另负责接待外交使节、主持教育及进行各项典礼仪式,不得逾越行政一步。

    第五条:废除阉人制度,除宫内现有阉人保留外,不得以任何借口、形式招收阉人进宫。

    第六条:即(日rì)对《大明律》进行完善,须覆盖每一领域,另成立独立大理寺,施行军、政、法分离。

    第七条:本法永久生效。”

    “主公,若不剥夺君主军权,立宪则无从提起。”茅元仪看完赵岩口述的《丙子年立宪约法》后,迟疑的说道。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君主立宪是一个新的思想,世人不可能马上完全接受,军权是君主的核心武力,只要我们不去动他,不仅是世人,皇帝也会接受。而立宪派有我们山东军支持,亦不惧此事。同时我们的核心目标,是剥离君主的行政权。”赵岩对茅元仪解释道,同时他心里也有一些后续的手段。

    崇祯军权以后必然还会继续蹦达,到时候赵岩就有借口彻底剥离他的军权,同时到了那个时候,世人也对君主立宪制有了了解,赵岩便能进行全面的君主立宪。

    茅元仪听完后了然的点了点头,赵岩接着说道:“书《山东军事特权约法》

    一:山东总兵赵岩有权对外宣战,君主、内阁不得反对、阻碍、暗中破坏。

    二:山东总兵赵岩可按财政收入(情qíng)况,再不破坏生产的前提下,对山东军进行扩编。

    三:山东总兵赵岩掌管各省市舶司,有权对海上商船征收进出口税务。

    四:山东总兵赵岩掌管天下盐运司,其收益半数充为山东军费,半数充为朝廷军费。

    四:山东总兵赵岩拥有殖民地自治权,此自治权不世袭。

    再书《丙子年君臣谅解备忘录》,丙子之变,乃因君主个人权利滥用所致,然此番兵谏,君臣之谊((荡dàng)dàng)然无存,故立此谅解备忘录,以续君臣之谊。

    一:朝廷严惩议和主谋,并同意签订《丙子年立宪约法》,并签订《山东军事特权约法》,则山东撤军。

    二:在第一条的前提下,建威将军,山东总兵、山东盐运使,太子少保、少师誓天下永不窥探神器,永保大明君主万代传承。

    三:双方不得破坏《丙子年立宪约法》与《山东军事特权约法》,若朝廷单方面违背、撕毁约法,则第二条无效。”

    bk

重要声明:小说《军阀治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