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再次不战而退 菜鸟如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菜鸟如林 书名:军阀治世
    赵勇和林毅将斥候撤回了三里之内,一副等着清军上门的模样。kenwen.com

    硕拖和济尔哈朗二人得知明军开始进攻鞍山,有些摇摆不定。

    “郑亲王,你看那些明狗是不是太过狂妄了点,竟然敢在我大军窥视之下进攻鞍山,不如我们……”硕拖有些蠢蠢(欲yù)动,但心里还是充满了不确定。

    “你看明军已经摆出阵形了,我们若是冲过去,必然死伤惨重。”济尔哈朗指着远处的明军阵地说道,“这是个陷阱。”

    “可他们在攻城,可能是虚张声势……”

    就在这时候,一名清军斥候快速策马跑来,手里拿着一支羽箭,上面绑着一封信,“肃亲王,这是明军斥候(射shè)来的。”

    硕拖疑惑的接过信,拆开之后眉头大皱,上面的字没几个他看得懂的,连忙喊来一名汉官,将信递过去说道:“念念上面写了些什么?”

    那名汉官拿着信看了半响,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肃亲王,上面……上面……”

    “有什么就说什么,再磕磕巴巴的,本王砍了你。”硕拖一脸凶神恶煞的说道,那名汉官一咬牙,说道:“肃亲王,明军说您是……您是……无胆匪类,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硕拖顿时大怒,瞪圆眼睛喝问道。

    “还说肃亲王若胆怯不敢来战,就……就……就回家喝(奶nǎi)去,这战场厮杀,是男人玩的事儿,没卵蛋有多远滚多远……”那名汉官闭着眼睛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该死的尼堪。”硕拖勃然大怒,锵的一声将长剑拔了出来,直接砍在那名汉官的脖子上,那颗头颅直接飞起,带着飞溅的鲜血飘落数米之远。

    济尔哈朗一言不发的看着硕拖,硕拖脸上(阴yīn)晴不定了一会后,对济尔哈朗说道:“郑亲王,我们的粮草已经不多,就此退兵吧”

    硕拖这话,顿时让济尔哈朗惊愕了半天,这家伙不是已经被明军拨弄得勃然大怒了吗?怎么突然间又冷静了下来?老半天后济尔哈朗才说道:“哦,嗯肃亲王所言极是,那便退兵吧”

    不到一刻钟,清军就陆续开始撤退,撤退中只有轰隆隆的马蹄声,硕拖和济尔哈朗二人皆是沉默,心里各自明白,只是没有将事(情qíng)说出来罢了。

    此战见识过明军火炮的他们,对于辽东战局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呼啸而来的山东军,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支明军,就算是当年大凌河血战中的戚家军,也没有如此强悍。

    戚家军只有几千,而且已经在大凌河之战中覆灭,但山东军却有数万,而且他们从未战胜过山东军。

    这是一支专业到令人恐惧的军队,就像是一台机器。

    济尔哈朗心中却是开始思虑起后路来,以山东军的兵锋,辽东恐怕不保,难道要退到白山黑水间过祖辈的那种苦(日rì)子?

    一想到那冰雪纷飞,躲在小草屋里瑟瑟发抖的样子,济尔哈朗就打了个寒蝉,无论如何也能不能沦落到那种地步。

    “看来回去后,得和大哥好好商量商量。”济尔哈朗心中想道。

    ……

    赵勇和林毅二人在鞍山城外等了老半天,也没见清军的动静,林毅还让人写上一封信,让斥候(射shè)了过去。

    没想,激将不成,清军反而退兵了。

    这让赵勇和林毅二人的额头上满是黑线,那个怨念啊

    不过为了防止清军耍诈,赵勇和林毅将斥候派了出去,一路跟上清军后面,清军见了也不怎么驱赶,当天度过三岔河,回沈阳去了。

    硕拖和济尔哈朗的撤军,让三岔河以东,太子河以南这片地区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在攻下鞍山之后,第一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两百门75毫米榴弹炮,对辽阳展开突然袭击。

    同时与骑兵营将辽阳围得水泄不通,辽阳城内上万守军几次突围都被骑兵营杀了回去,第二(日rì)炮兵营也到了。

    攻城炮轰轰作响,辽阳城的城墙在经过二十分钟的轰炸,终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三线部队从这个豁口中一涌而入。

    当天夜晚,西线战局结束

    陆续登陆的行政人员迅速接管了这些城池,同时辽东军步兵第三营、第四营也陆续进驻,对人口的登记、土地的屯垦以及堡垒的建造,都在快速的进行。

    战报传回龙口,赵岩看着地图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辽东半岛和三岔河以东的平原、山区都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接下来就是将这些地区的资源利用起来。

    辽东能造船的木材很多,在辽东基本上不用担心什么木材短缺的问题,加上现在手头船匠较多,造船业不出几年,必然能够出现一个大的飞跃。

    辽东的土地也多,现在不过才打下一个辽东半岛罢了,但赵岩的消化能力并不是那么高,因为手上人口着实不多。

    所以推进到这个程度,可以先停下来缓一缓。

    茅元仪这时拿着辽东参谋部上报的文件走了过来,“主公,辽东的汉民和俘虏已经统计出来了。”

    “(情qíng)况如何?”赵岩问道。

    “辽东的汉民在攻克三岔河以东后,数量增加到了三十六万人。俘虏的满人达到二十一万人,可以用来当苦力的有十三万,老人和小孩八万人。”茅元仪说道。

    “让辽东参谋部按原定计划处理他们。”赵岩命令道,茅元仪点了点头。按照原定计划,老人和小孩先砍了,然后再把能当苦力的拉去修路、筑堡。

    那些老头留着只是浪费粮食,而那些孽种,早死早投胎,把一群孩子奴役一辈子,赵岩还真不太忍心看,因此按照蒙古人的惯例,低于车轮下的小孩,统统砍了。

    赵岩接下来在龙口,与参谋部商议辽东的防御问题,山区地方的防守容易得很,唯一的问题就是三岔河以西那片地带。

    以参谋部的意见,是在三岔河与太子河沿岸建造棱堡、布置哨探,以免让小股清军溜进来捣乱。

    同时将山东军步兵第一营、骑兵第一营、骑炮营在这一线布防。

    李然的第三营,则与辽东军骑兵第二营配合,随时进攻满清的老寨赫图阿拉,并直接威胁抚顺。

    赫图阿拉在山区里面,守起来容易得很,基本上不用多少兵力。而西线,只要守住三岔河和太子河,大规模清军不可能溜进来。

    小股清军倒是极有可能从三岔河和太子河溜过来,因此筑造棱堡的事(情qíng),主要是用来保护屯地的百姓及财产安全,所造的棱堡也不需要太大。

    而那些拥有城墙的城镇,基本上不用建什么棱堡,小股清军根本不可能攻克那样城镇。

    所以就目前攻占的地区来说,要铸造的棱堡的地方只有山区的险要地点,以及西线辽阳到盖州一线的乡村地区。

    就规格不大的棱堡来说,在专业工程师的指挥下,十几天就能建造起来,毕竟棱堡不需要造得很高。

    而那些山区的棱堡,也无需造得太急,山东军和辽东军在山区完全无需担心骑兵的威胁,清军想从山区打过来,几乎等于妄想,只是山区的棱堡筑造起来后,在山区地带就无需太多的人进行防守了。

    农场的开辟才是重中之重,若是粮草都从山东运,那哪里吃得消。

    这几天船队已经开始向旅顺运输耕牛、农具等物了,黄台吉较为重视生产,辽东的农业基础也不算太差,最少满清已经在粮食上已经能自给自足了,耕牛什么的也不是太缺。

    这些东西也不用太多,运两十几次来回就已经彻底解决了,此时船队终于抽出了空闲,终于要对朝鲜的黄台吉动刀子了。

    辽东军步兵第一营、第二营,同辽东军骑兵第一营,山东军骑兵第二营,都将投送到朝鲜去。

    名单一公布,最郁闷的无疑是王文岳了,他的第二营已经待命到三月底了,却还没有接到作战命令。

    看着那几个老兄弟在辽东攻城掠地,王文岳别提有多郁闷了。

    这时王文岳手下的一名连长跑来报告,说大将军要到靶场试枪,王文岳连忙带上一群军官前去观摩。

    (春chūn)天到来后,山东各处河流恢复了正常流量,军器局停工的水力机械也运转了起来,第二批膛线步枪出厂后就送到了龙口给赵岩过目。

    这种步枪的最大(射shè)程达到680米的恐怖程度,虽然和毛瑟枪的1000米有效(射shè)程有很大差距,但在这个年代已经是最先进的了。

    赵岩手拿着一把装上了初级光学瞄准镜的膛线枪,在靶场对准500米外的陶罐瞄准了半天,边上站满了人,参谋部的参谋和第二营的军官若干,全在那准备观摩赵岩的枪法。

    砰的一声,赵岩扣动了扳机,那个陶罐直接应声而碎。

    这东西玩着和未来的狙击步枪有很大差距,瞄准镜还比较初级,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是瞄准镜。

    虽然击中了陶罐,不过周围也没什么阿谀奉承的(热rè)烈鼓掌什么的,众人关注的重点并不是赵岩打中了,而是这枪的(性xìng)能。

    “军器局的人说这东西打得特准,让一个神枪手来打,十发几近全中。”茅元仪对赵岩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是时候建立一个狙击学院了。”赵岩笑道,心(情qíng)十分的舒畅,有了瞄准镜的出现,以后战场狙杀不再是问题。

    狙击手这种兵种,也能开始建立了。

    “公子,什么时候能把这种枪配给我们第二营?”王文岳这时凑近了问道。

    “明天就给你们配。”赵岩笑道。

    “明天?”王文岳愕然问道:“这批枪不是要送到前线去装备斥候部队吗?”

    “斥候用不习惯这样的枪,还是先给你的第二营配好。”赵岩说道,斥候部队使用的是骑枪,让他们该用这种初级的狙击步枪,实在有些勉强。

    “公子,你看现在其他各营都到辽东、朝鲜去了,什么时候轮到我们第二营啊?下面的兄弟们可都等出心病来了。”王文岳再次向赵岩提醒道。

    “好好练去,你把第二营的火枪兵练到能熟练使用新型步枪后,我就给你安排一场大仗来打。”赵岩对王文岳说道。

    “什么大仗?”王文岳不由来了精神。

    “提前告诉你也没什么,最迟一个月后,本公子要打(日rì)本,好好去准备准备。”赵岩对王文岳说道。

    王文岳听了顿时傻眼,“我们怎么突然就要打(日rì)本了?”

    “银子啊(日rì)本有银子,今年我们打辽东,商船全都用来作战了,明年哪来的银子去修路?”赵岩将王文岳拉到一边,小声对他说道:“你小子要是能在(日rì)本抢个几千万两银子回来,我让你的第三营先扩建成一个师。”

    “真的?”王文岳两眼冒光,不过随即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说道:“我说公子爷,到(日rì)本去怎么可能抢到几千万两银子?我的第二营打死也就八千人,不可能全放出去抢劫吧”

    “凡事都是要争取的嘛人的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辽东收编的三线炮灰就有一万五,再凑凑就有两万多,我再给你一个骑兵营和一个炮兵营,再说这东西自然不能光靠抢了,还可以和德川幕府谈嘛给够咱银子就退军,不给就扶持其他大名上位。”赵岩对王文岳说道:“当然,还有一个比抢银子一样重要的大事。”

    “什么大事?”王文岳连忙打起精神。

    “你到(日rì)本去,要多抓壮丁,现在辽东的劳动力不够,那么多地还等着开呢少说也得大几十万人。我们山东以后还要修铁路什么的,更是需要大几十万人,多抓人就对了。”赵岩拍着王文岳的肩膀说道。

    不一会,王文岳带着振奋的脸色赶回了第二营,马上将刚领到的五百支新式步枪发了下去,对火枪兵展开训练。

重要声明:小说《军阀治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