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所以呢?”我自嘲的问。

    不知是在问小珏子,还是在问我自己,或是在问千落师傅。

    “阿宇,你知道你的根沾染了传说中的毒吗?”小珏子看着我问。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些木讷的回道。

    小珏子闻言,抬头对我说,“毒,顾名思义,就是的毒。而传说中的毒,却有一个很虚幻的名字,叫轮回。轮回之毒需以七花为引,七花摄人间七,喜怒哀乐,又需以下毒之人的心头血为路,还需在婴儿呱呱坠地之时下在婴儿的根之上,还有心上。婴儿初生,刚刚步入一个轮回,若中轮回之毒,便是一个轮回。所以,我们都唤此毒为轮回。”

    “那中了轮回之后呢?我又会怎么样?”我问道。

    “中了轮回,无论是谁,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生生世世皆是轮回,都只会一个人,也只会为那一个人而活。”小珏子说。

    “是那个下毒的人吗?”我有些心痛的问。

    “是,轮回,无论是中毒的人,还是施毒的人,无论是体还是灵魂都只属于对方。除非···”小珏子有些迟疑的说,“除非施毒的那个人放弃。”

    ‘轮回,无论是中毒的人,还是施毒的人,无论是体还是灵魂都只属于对方。’

    ‘无论是体还是灵魂都只属于对方。’

    ‘除非施毒的那个人放弃。’

    ‘除非施毒的那个人放弃。’

    ‘放弃。’

    ‘放弃。’

    这一字字,一句句,都如锋利的尖锥般,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刺在我的那海里。

    若是那龙丹之毒真的是千落师傅帮我解的,他要了我的子,那他、他就是那个在我刚一出世之时就在我上种下轮回之毒的人。

    可我却在不久前,跟无名发生了男女关系,轮回,无论是中毒的人,还是施毒的人,无论是体还是灵魂都只属于对方。除非施毒的那个人放弃。那、那、那他是不是放弃了?

    千落师傅放弃了我,所以才要抹杀我对于他的记忆吗?

    为什么?为什么?

    既然选择了,又为何要放弃?是后悔了吗?

    那又是谁说过,做了就不要让自己后悔?

    “为什么?”我眼神空洞的望着小珏子低声呢喃道,“为什么?”

    是不是我吞服了龙丹,除了你,却谁都不能碰,你才会要了我?是不是呀,千落师傅?

    那要是你没给我下轮回之毒,我可以随便的跟别人发生关系,你是不是就会随便的抓来一个或是几个男人来帮我解毒?是不是呀,千落师傅?

    我我,我想说恨你却说不出那个‘恨’字来。

    小珏子见我神有些恍惚,眼神有些空洞,那暗淡下去的神采里却时不时的掠过几丝魔气,人不由急切的冲我大声喊道,“阿宇!阿宇!”

    我有些讷讷的看向小珏子,嘴角噙着一抹苦笑,虚弱的说,“我没事,我不会恨他的,不会。”

    千落师傅,我不会恨你的,不恨。这世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倒是多的是,我现在又不是非你不可。千落师傅,既然你放弃了,那我还纠结个什么劲儿啊!那些个陈年往事,不记得就不记得吧。

    现在,我都已经跟无名发生了那种关系,要是有可能,我会和无名好好的发展下去。那个忧郁的男子,我的无名,你可要好好加油哦,早掳获我的这一颗心。望你我也能从今相伴走到老,也能走出一个轮回来,来给千落师傅他瞧瞧!

    我虽不会恨你,但不代表我不会报复你。报复一个在感上伤害了你的人,最残忍的事是,你比他要过得好。

    千落师傅,我一定会过得比你好,一定会。

    “阿宇,轮回之毒需以七花为引,七花摄人间七,喜怒哀乐,又需以下毒之人的心头血为路,还需在婴儿呱呱坠地之时下在婴儿的根之上,还有心上。而你的心上根本就没有轮回之毒,只有你的根上沾染到了轮回之毒。你明白吗?”小珏子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问。

    “明白什么啊?难道要我说他下毒的时候,只顾着我的根,忘了下在我的心上?”尽管我宽慰着我自己,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苦涩。

    “阿宇,对于轮回这样的毒,下时都需要以七花为引,以心头血为路,就算是那个施毒的人最后放弃了,你觉得会是说放弃就放弃那么简单的事吗?”小珏子说着不自觉的提了些声音。

    “代价?他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我反的冲到小珏子的面前,蹲下,焦急地问。

    事到如今,我还是···还是担心他呀!千落师傅,你会没事的,对吧?我都那么的厉害,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师傅呢!

    千落师傅,一定会没事的。

    “阿宇,你冷静些。你要是现在都是这个样子,我想我还是不要说出来得好。”小珏子对我厉声呵斥道。

    我被小珏子这一呵斥,心神也恢复了不少,人也冷静了下,慢慢的站起来,走回去,又坐在了沙发上。

    “你说吧,我会很冷静的,不会再失态了。”我淡漠地说。

    今天听闻爸爸恐怕已遭遇不测的讯息,我都能那么的平静,浑然都不放在心上。为什么一提到千落师傅,我的反应会那么的激烈呢?

    难道这就是与不的分别吗?

    我与家人常年不见,感淡薄,就是跟我感好一点的爸爸死了,也能那样淡漠的面对。但对于千落师傅,一个在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的人,小珏子仅仅只说了一个可能,就让我这个自持自制力极强的人都失了态,甚至是失了魂。

    千落师傅,你对我的影响就那么深吗?

    “阿宇,我不知道对你下轮回之毒的那个男人是谁,因为我看不到他的命运轨迹。但我知道,那个男人对你一定很重要很重要,我希望,你听到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后,能守住心神,绪不要太过于波动。”

    小珏子倒是先给我打了一个预防针,我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淡漠地说,“说吧。”

    小珏子也缓缓道来,说,“缠绕在龙丹上的那团粉色的雾气,遇到了轮回之毒,就起了反应。致使你每到月圆之夜,都会火焚,必须要找男子行那鱼水之欢,方可解。而对你下轮回之毒的人,不知为何却想放弃了,想替你解了那轮回之毒。”

    解毒?下毒?解毒,这又是何必呢?

    “若解轮回之毒,前提是需要施毒之人用自己的心来换中毒的人的心。心就像是一颗种子一样,只要种子还在就会生生不息。只要心还在,即使没了轮回之毒,甚至是没了根,但那又怎么样啊?问世间为何物?直接人生死相许。之一字,众生难逃!”

    小珏子那还带着一点儿婴儿肥的小脸蛋上露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那神还真有点像是方外之人。只是,不过三两年,小珏子他眉宇间的凡尘之气越积越多,不仅没有跳脱出这茫茫红尘,甚至有越陷越深的迹象。

    我呢喃道,“心吗?”

    那在我左心口跳动着的心,就是千落师傅的心吗?没了心的千落师傅还会活着吗?会的吧?不就是换了颗心罢了。

    此时此刻,我反倒是平静了。只是觉得双眼异常的干涩,眸子里的泪水毫无征兆的就那么落下来,像是晨起的露水般,一滴接着一滴的滑落下来。

    千落师傅,你的心好狠啊!你竟然宁愿不要自己的心,也不愿意要我!

    “对,先是心。然后,就是最重要的,施毒之人在给中毒之人下轮回之时所说的话,那话就像是咒语一样,换了心也要解除那咒语。阿宇,虽然我看不透对你下了轮回之毒的那个人的命运,但还是能够嗅到那个人的命格的气息的。那个人早就不在了,你要节哀顺变啊!”

    我就那么的望着小珏子,被泪水浸润过的含眸的眸子更加的波光潋滟,闪亮夺目了。

    我说,“小珏子,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啊?啊?别的我不敢说,但这两年多,我可是清醒着的,绝没有丢失什么记忆。那你说的那个、那个什么月圆之夜,什么火焚,我可是从未遇到过。你要是没有骗我,那这些你又怎么解释?啊?还节哀顺变?等你哀了,我都不会哀。”

    不在了?那样一个高深莫测的人,怎么会说不在了就不在了?不会的,千落师傅一定是躲了起来。不就是一颗心嘛,花钱就可以买得到,又怎么会死人呢?

    骗我的,小珏子一定是在骗我的。

    可小珏子却是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阿宇,醒醒吧!你是相信的,你是信我的。你不过这般小小年纪,又怎么会拥有那般高深的法力?就算阿宇你是聪明绝伦,千年,不,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习得一冠绝古今的内力,这也说得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孤城之一世只为桃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