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那好,老、小。你不准耍赖,我先回答你的问题。”诸葛惊鸿如偷了腥的猫般窃喜着,还在说到‘老小’二字之时,故意的加重了语气。

    这一回合,我胜了。可在我要不要当诸葛惊鸿的老小的这个问题上,我没有赢。

    “我这几天穿的是冬天的棉服,棉服上都没有熏过香,自然就没有那股子竹子的清香之气啦!该你回答啦,老、小。”诸葛惊鸿很真诚的看着我,嘴里回答了我问的那个问题。

    棉服没有熏过香,你上就没有了那股子竹子的清香之气?啊呸!我是年龄小,可我又不是大白痴。

    “难道老、小你不相信同桌,现在又兼职着你老大的我?老、小,你这个样子可这是伤我的心。”诸葛惊鸿见我一脸‘我不相信你’的样子,就故作唉声叹气的无奈的样子。

    信你?信你个大头鬼啊信!既然你糊弄我,那我又岂能来而不往呢!

    我立即就换了一副笑颜如花的样子,对诸葛惊鸿轻声慢语道,“我是因为对你一见如故,这几天不见你,心里很是想念。所以,我一有一点好转,就迫不及待的匆匆赶回了学校。我一到学校,你竟然不在,哎,我弱小的心灵很是受伤!”

    “咳咳,咳咳。”诸葛惊鸿一听我的解释,就被自己的唾沫给呛住了,咳了几声,才忙说道,“这个就算你过了。你既然这样说,那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呢?我给你发短信你又为什么没回呢?老、小,这你又怎么解释呢?”

    “同桌,这应该不是一个问题吧?我好像只问了你一个问题吧?这两个问题,我有权保持沉默!”我随手收起桌子上被书给压住的那一串子钥匙,装进衣兜里。

    “好,这两个问题你有权保持沉默。那你先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就许你再提问我两个问题,还是任意的提问。”诸葛惊鸿看我那没精神的样子,又想趴到桌子上睡大觉,就开口道。

    “三个。”我懒洋洋地开了口。

    “就两个,要公平。”诸葛惊鸿反驳道。

    我抬手捂住嘴,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低头就趴到桌子上,枕着胳膊要睡了。

    “好吧好吧,三个就三个。”诸葛惊鸿见我直接趴到桌子上就睡了,只好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向诸葛惊鸿,哈欠连连的说道,“我呀,你打电话的时候没挑个好时间,当时我正挂着点滴睡着了。我的手机一直都是用的振动的,睡着了就听不见了,没听见你的电话,你怎么让我接啊。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在梦里借你的电话啊?”

    “那你怎么不给我回短信啊?电话也没给我回一个。我还以为你人事不知了呢。”诸葛惊鸿说话的语气很是复杂,语气里有几分担心,又有几分气愤,还有几丝委屈。

    但是,诸葛惊鸿说话的同时,上课的铃声也响了。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铃声响了三次之后,就是一小段音乐。铃声,音乐声,遮盖住了诸葛惊鸿的声音,我听见了诸葛惊鸿他说的话,没有听懂他当时说这话的语气。

    我只是奇怪地看了一眼诸葛惊鸿,就闭上了眼睛,嘴里悠哉悠哉的回道,“你也知道我懒嘛!懒人生病的时候,心很不爽的时候,你会奢求懒人主动吗?这不,我不是体一有好转,又看到了你的短信,就立马飞奔到学校了吗?是你自己不在,我现在心很不爽,要睡觉,有事儿没事儿你都不要打搅我。”

    “睡睡,你就知道睡。天天睡,你就不怕会一下子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诸葛惊鸿嘴里叽里咕噜的嘟囔了几句,就慢慢地伸手到的脑袋旁,从书架子里轻轻的抽出了一本练习题,就拿笔做起了习题。

    这个晚自习就在我睡得一塌糊涂中慢慢的过去了。

    第二天,是周

    一大清早的,诸葛惊鸿的座位就空着,这一空就整整空了一天。诸葛惊鸿他不在,我就更无聊了,子也过得稀里糊涂的。

    这一天,我从早读开始睡,睡到上午课放学才睡醒,跟着吃古灵老大迷迷糊糊的吃了午饭,回到班里就又再睡,又睡了一个下午,睡得连晚饭都没吃。

    可是,就是到了晚自习,晚自习我睡了又醒,下晚自习了,诸葛惊鸿他也没有回来。

    从班级走回宿舍楼的路上,吹着冬天的夜风,我才稍稍有了些精神。

    古灵老大见我总是睡,就有些担忧的问我,“老小,你的体还好吧?周三、周四、周五这三天就要考试了,你的精神状态可不好。这次的考试可是关系着文理科分班时班级的好坏,你可要上心些,别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不在意这分数,不在意这名次,可学校在意啊,老师也在意啊。”

    “嗯,我都听老大的。这一次,我一定会拿到免费生的名次。这学校的免费生的名次是怎么排的啊?”我挽着古灵老大的胳膊,眯缝着眼睛,似醒非醒的问道。

    “前十名的学生是费用全免,前二十名的学生是费用只减免一半,前三十名的学生减免三分之一的费用。”古灵老大如此回道。

    “十名?就第十名吧。”我含糊不清的嘟囔道。

    等我一回到宿舍里,羽绒服一脱,鞋子一蹬,就立即倒头就睡。

    再醒来,又是新的一天。周一了。

    可诸葛惊鸿这一天还是没有回来,我心里就有不免一些奇怪。昨天和前天的拍卖会都已经结束了。就是今天的交易会,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吧。

    下午的课最后两节课是自习课,可我心里有些急了,又对今天的交易会有些好奇,就没能等到放学。我趁着第二节课的课间休息的时候,慢慢的溜达到学校的场那边,扫了一眼四周没看见什么人,就从学校的场那边的围墙处翻墙而出,偷跑出了学校。

    学校场的外面是一大片的住宅区,按照博扬高中和珺台中学的新址的地理分布来说,我只要向东穿过了这些住宅区,就能到珺台中学的新址那儿。而拍卖会的地址就在珺台中学的新址的旁边,新城。

    我站在学校的墙外,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瞬间就确定了该怎么走。我一确定了路,就撒开了脚丫子往前冲,一溜烟的向珺台中学的新址飞奔而去。

    我跑呀跑呀,也不知道这郊区的房子是怎么盖的,那小道都那么窄,还七拐八拐的。幸亏了是下午这个时辰,也没见着什么人,我才能一路畅行无阻。

    眼看着我都快跑到珺台中学的新址的后门了,前方拐角处却突然窜出了一道人影,由于我一直在跑,而且跑得还特别的快,我来不及刹住闸,就直接撞了上去。

    “哎呀!”

    由于惯和冲击力,我和那道人影都撞倒在了地上。我疼的叫了一声,可那个人却是立马就站了起来,像没事儿人似的抬腿就走。

    “SHIT!”我暗骂了一句,心里的那股子闷火就瞬间爆发了。

    就在那个人要匆匆离去的那千钧一发之际,我双手用力一拍地面,借着地面的那股子作用力,就直接拔地而起,向那个要急急离去的人飞扑了过去。

    “扑腾”一声,我就把那个撞了我的人扑倒在地。下一秒,那个人就挣扎了起来,我子骨弱,没控制住那个人,就让那个人翻过了

    妈的,这怎么能成呢?老子什么都不喜欢吃,那亏就更不喜欢吃了。如此一想,我立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战意凛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拼命地骑到那个人的上,双腿紧紧地缠着那个人的腰就是不松。

    那个人捉住了我的双手,我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双腿又不能用,我一时气恼,低头就在那个人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等我咬的牙酸了,我才松口。

    可那个人紧紧抓着我的手就是不放,还把我的手抓得生疼生疼的。我就冲那个人大声怒道,“真不知道你是不是钢铁做的,撞得我骨头都快散架了,你不把我扶起来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跑。老子告诉你,没门儿,就是连一个窗户缝都没有。”

    被我骑在下的那个人明显的一愣,可能是被我此时的彪悍吓懵了。

    这个时候,在拐弯处的那条小路上追来了几个人。

    “还有啊,你的手硌得老子的牙又酸又疼,你要多吃点好好的补补,光长骨头不长的家伙。说,你到底对不对我负责任?你要是敢不对我负责任,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我此时被一片怒火所包围着,我太闷了,我需要发泄,发泄。

    而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就有噔噔的脚步声从墙角的拐弯处的那条小道上传了过来,我还没来得急抬头去看向那拐弯处,就被下的那个人猛地用力一拽胳膊,整个人就趴在了那个人上。

    那个人瞬间放开了我的双手,电石火花间,一只大手袭向了我的腰间,用胳膊死死的搂住我纤细的腰肢,另一只大手同时也袭向了我的后脑勺,用力的摁着我的后脑勺。

    “唔唔,唔唔,···”

重要声明:小说《孤城之一世只为桃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