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很是奇怪,你怎么那么快就把我房里的那扇落地窗给换了一扇?虽说这扇落地窗跟原先那扇落地窗的颜色不一样,但却是同一个款式。还有,我看着怎么那么的眼熟呢?”我很是不解的看着无名问。

    “那个,那个。”无名看我的眼睛有些躲闪。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嘴里幽幽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无名马上就回道,“那扇落地窗是我从隔壁房间里卸下来的,我看你要的那么急,我又出不了门。隔壁的那间房子又没有人住,我就”

    “你就擅作主张的把那扇落地窗给拆了下来,又给补到了我房里。你还聪明的嘛!拆了东墙补西墙,你怎么知道隔壁房间没人住啊?”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因为,隔壁房里落了一地的灰尘,应是好久都没有人住了。”无名眼巴巴的望着我,那双忧郁的眸子,简直比被人丢弃的小京巴还要惹人怜

    “哦,也是哦。好久都没人住了。那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还在大街上瞎晃悠,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我故作凶悍的揪起无名前的围裙,心里却像是吊起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一片忐忑。

    会不会是千落师傅决定要见我了?如果无名他敢说不是,我就让他住我隔壁的那间房。

    “我真的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只是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的。龙儿,你是不是也要参加这一次的拍卖会呀?”无名有点紧张的问我。

    “是呀!”我甚是无趣的松开无名的衣服,真是无聊。要是诸葛永飞那小子,早跟我掐起来了。

    人生少了那个跟你吵嘴,甚至是掐架的那个人,还真是无趣啊!

    “你不能去!这一次的拍卖会,你不能去。”无名紧张的抓住我的胳膊,连连说了好几遍,“你不能去,你不能去,不能去。”

    “为什么呀?你都能去,别人也能去,为什么就我不能去呢?”我故作不解的问道,心里却是在寻思着,难道那件天大的事跟那个天大的谋都需要我的出场?无名一定是跟千落师傅是一个阵营的人,那就是说那件天大的事还不到我出场的时候,但那个天大的谋却要引我出场。

    那我当然是力我的千落师傅啦,不到我该出场的时候,我坚决不出场,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出场。

    “这一次的拍卖会,你知道为什么会安排在这里吗?你知道拍卖会拍卖的都是些什么吗?那么多有名的大城市,那么多有名的拍卖行,都不选,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个并不起眼的地方?”无名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我。

    “对呀!你清楚是为什么吗?”我不懂地问道。

    那个神秘人,以前只是每到节时才会给我发短信,可这一次,为什么要专门告诉我这次拍卖会的事儿呢?难道那个神秘人是故意的?那那个神秘人就是那个策划着天大的谋的阵营里的人。那要是那个神秘人是在提醒我一些什么的话,那那个神秘人就是不是敌人。

    那个神秘人,现在我还真是敌友分不清啊!再往下看看,再讲敌友吧,总之我小心一些就是。

    “以这一次要拍卖的那些东西的价值来看,定是吸引了不少国内甚至是国外的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明天就是拍卖会了,最近你可要小心一些,我怕有人是冲着你来的。”无名如此谨慎的说道。

    明天就是拍卖会的时间啦?那么快!也就是说我这一睡又是睡了好几天,那小玉玉不也是随着我睡了好几天吗?我就是再睡上个几天也没有事儿,那小玉玉他会不会有事儿啊?小玉玉他还那么小,我怎么能那么的大意呢?

    对了!小珏子呢?小珏子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那小玉玉应该只是睡了一个大觉,不是普通人的昏迷。由此一想,我心里就放心了不少。

    “冲着我来的?可能吧。我会小心一些的,反正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有些自嘲地说着,一本事相生相克,就连这具子骨都弱的要命,就是比普通人还差上几分呢!

    果真是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我犹如那大山中威风凛凛的山大王,硬是被拔了牙,失了神力,给锢成了家养的小猫。有时遇见那些不入流的阿猫阿狗啊,若不是我一直都是安安分分的,那些个谋诡计,说不得就用到了我的上。

    再看我这一动用法力就呕血的子,再看我这一动运内力就会昏睡几天的子,倒好像是夕阳下的英雄,英雄迟暮啊!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而我虽未老,却是食之无味。

    “你想拍些什么东西,告诉我,到时我帮你拍下来。”无名安慰的对我说,“下次,下次我一定会带你去。”

    “真的吗?”我问道。

    “我从不会骗龙儿的,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就更不会。”无名轻柔的揉了一下我的发顶。

    “呵呵,那好!那我就许你这段时间住在我家里,就我隔壁那间房吧!”我呵呵的笑了起来。

    “龙儿,你真要我住那间房?”无名望着我,那双如水的眸子忧郁的气息慢慢地汇聚成丝,如细微的光般静静流转,使得那眸中的水光也流转了起来,煞是吸引人!

    “是啊!”继而我话题一转,坏坏的笑道,“那那扇破了碎了的落地窗呢?你是不又给按在了我隔壁的那间客房里啊?”

    “是,总不能让那间房里连个破了的落地窗都没有吧,那窗户可都是面对着大街的。”无名如此回答我。

    “那你还不快去找安装玻璃的再给我安装上一扇新的同一个样式的落地窗?”我大声的冲无名吼道,这家伙以为把那两扇落地窗一换就没事了吗?这免费的劳动力谁要是不用谁就是傻瓜!

    “可我没有衣服穿啊,昨晚的那衣服都被你一爪抓了个粉碎。你不会是想让我穿成这个样子就出门吧?”无名扯着上那一的粉色说道,“你就不怕人家说我是神经病,说我是变态狂,丢你的人。”

    “怕?老子既然准许你在老子的世界里存活,也敢让你在老子的生活里进进出出,那还有什么可以让老子感到害怕的呢?”我不屑的笑笑,“你说老子会怕你丢老子的人吗?再说,不用那么麻烦,我秋冬都是睡在西厢房,夏时却是睡在东厢房的,东厢房那儿有一间房房门上写着更衣室三个字,那里面有几加厚版的运动服,应该有你能穿的。而我家斜对面就有安装玻璃的,你只要跑到对面说一声就行,还可以趁机多买几衣服放在我家里。”

    “好,我这就去!”无名听我许他进入我的生活,就啾的一下闪到了东厢房那边。

    其实,东厢房那边有一个小秘密。我相信无名,不介意无名会发现这个秘密。

    这时,我房里的小玉玉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他那双朦胧的含眸,还打了一个小哈欠。小玉玉乖乖地从被窝里慢慢的坐了起来,那双乌黑乌黑的眼珠子灵动的转了转,见我不在房里,就张嘴喊道,“阿宇,阿宇。”

    我突然房里的小玉玉在喊我,连想也不想的就光着脚丫子一溜烟的跑进了房里,坐到小玉玉旁,高兴地笑着喊了声,“小玉玉,”又说道“小玉玉终于睡饱了。来,我帮小玉玉穿上小睡袍,一会儿咱就喂小玉玉的小肚肚喝小玉玉最喜欢的米粥粥,好不好?”

    “好!小玉玉最喜欢喝米粥粥啦!”小玉玉很乖的让我为他穿上柔顺丝滑的毛茸茸的小睡袍。

    无名不一会儿就梳洗好了,还很细心的去厨房端了一小碗米粥来,“孩子醒啦,你把这碗米粥趁喂了他吃,我就先出去了。”

    无名挑的是一件深蓝色的厚运动服,那衣上的拉链拉得高高地,我也看不见他里面穿了些什么。

    “谢谢啊!你真是细心!”我接过那碗还乎乎的粥,看来无名是把米粥放在了保温炉里保温了,一个大男生还真是细心。

    “我希望有一天龙儿你不会再对我说‘谢谢’那两个字。”无名很真诚的看着我。

    “大哥哥就要走了吗?大哥哥还没有陪小玉玉玩呢?”小玉玉见我和无名都没搭理他,就很不乐意的撅着小嘴儿道。

    “大哥哥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回来就陪小玉玉玩儿,好不好?”我笑着错开了无名的脸,转头哄小玉玉道。

    “你叫小玉玉啊?小玉玉,这个名字真是好听啊!大哥哥在小玉玉吃完这碗米粥的时候,一定会回来陪小玉玉玩儿。”无名温柔的对小玉玉笑着说,还伸手揉了揉小玉玉的小脑袋。

    小玉玉很不耐烦的向一边躲了过去,那乌灵乌灵的含眸还嗔怪了无名一眼,嘴里还大声的怒道,“小玉玉是男子汉,要保护阿宇。男子汉是不能被人随意地摸脑袋的,”

    末的,小玉玉还煞有其事的加上了一句,“动画片里就是这么说的。”

重要声明:小说《孤城之一世只为桃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