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离除夕还有一天。

    空旷的官道上,两人策马狂奔。

    “青音,还有多久到京城?”

    “照咱们这样的速度,今天晚上就能到!”

    “那就好!”迎着呼啸的北风,卿央眯着眼睛伏在马背上。

    突然,胯下白马长声嘶鸣,一个趔趄瘫倒在地。

    “主上,没事吧?”青音急忙勒住马,跃下马背。

    卿央骑了好几天的马没有休息,子早就已经僵硬,这会儿被摔下马背,着实没有避开。那马先是粗喘了几口气,然后就没了呼吸。

    “千卢!”卿央心痛地唤道。千卢跟了卿央五年,从战场上到极渊,是卿央最好的伙伴。卿央的眼角流下泪来,如果不是自己心急赶路,没没夜不休息,千卢也不会死在这里。

    “主上,坐属下的马吧!”

    青音的坐骑早在前一个客栈就累死了,青音抢了一匹马才跟上来。

    卿央手上运气取下千卢的一缕鬃毛,然后深深看了千卢一眼,跨上青音的马,扬鞭而行,青音站在原地目送卿央离去。来的路上他已经给极渊留下了记号,大概过不了多久极渊就会派人来了。

    卿央快马加鞭,终于在半夜赶到了京城。

    “开门!”还没走近,卿央就迫不及待地挥动马鞭,马鞭在城门上甩出响亮的“啪!”一声埋在这样安静诡异的夜里格外引人注意。

    奇怪的是城楼上竟没有一个人回应!

    就算守城的将士们不开门也该有个回答,但城楼上一片死寂!

    卿央的心中冒出一股凉气。

    城楼上的灯火突然全部熄灭,幽寂的好像一座死城。城门开了,大开。

    卿央宁愿城门根本没有开!

    城门后的路两旁点起了火把,将一条大路照的明晃晃的。卿央狐疑地环视四周,没有一个人。此时总是卿央根本不信什么牛鬼蛇神,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来不及多想,卿央催马而行,顺着被照亮的路前行。

    意料之中,路的尽头是皇宫。

    皇宫没有一盏亮着的灯,卿央扔了马,提气纵,向着晋帝的寝飞跃而去。

    暗处一双眼睛注视着卿央的影。

    寝里一切如旧,晋帝安安稳稳躺在龙上,莫皇后躺在他边。可是除了晋帝皇后,整座寝里没有其他气息!

    卿央谨慎地走上前,唤道:“爷爷!!”

    晋帝和皇后好似熟睡着,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卿央伸出手试探晋帝的鼻息,还好,呼吸虽然缓慢但没有问题。

    突然寝里亮了起来,卿央猛然回头,一个穿大太监的宝蓝色宫衣的宫人站在灯旁。

    卿央眯起眼睛,试探地叫道:“孔方?”

    “恭迎下归来!”果然是孔方,只是孔方却不是卿央去书院前的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此刻他端正立着,那一的气息哪里像是一个伺候人的太监,那上的武之境,竟然连卿央这个清之境都探知不到!

    “你究竟是谁?”

    孔方不答,退后一步,他后的影没有遮挡完全显露了出来。

    “夜致!”

    夜致严肃的脸上没有什么柔和的表,他似估量物品一般打量着卿央,道:“夜未央,你是心儿的孩子,若是愿意为我所用,舅舅定会助你一统天下成为霸主!你可愿意替舅舅除掉阻碍镜天的这天元皇帝?”

    卿央此时已经镇定下来,嘲讽地笑道:“你算什么,有什么资格让我杀了我的爷爷?呵呵,前世你就是这般偏执,没想到这一世你还是这样,自以为是!”

    夜致似乎是在意料之中,道:“舅舅是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才想留你一命,既然你如此不识趣,那便莫怪舅舅狠心!”

    “哈哈哈哈,夜致,你真是大言不惭!谁不知道我的母亲,你的亲妹妹会沦落至死完全是你一手导致!这会儿来说这种话,你的良心被野狗吃了么!”

    “你毕竟是心儿唯一的孩子,你知道你表哥已经遁入空门,舅舅恢复镜天祖制,也需要人继承的!”

    “你不过都是在为自己的野心打算罢了。”

    夜致看似痛心地叹息一声,挥挥手,窗户里突然出现数十个黑衣人,黑衣人手中拿着弓箭,剑上似乎淬了毒,在星光下闪耀寒光。

    “未央,舅舅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不必!”

    夜致手落,数十支毒箭一齐朝着卿央而来,卿央扯下边的帷幕,暗运气劲,帷幕在手里如同一把大伞一般挡住了毒箭的袭击。在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卿央悄悄拧动头的烛台,龙竟移动位置,下出现暗道,卿央甩袖,晋帝和莫皇后落进了暗道。一股看不见的清之境气息催动烛台,那烛台竟瞬间变成了粉末!

    卿央松了一口气,开关已毁,唯有期盼爷爷早点醒来,从另一个出口出来。

    “真是看不出,原来未央已经打算好了一切,真不愧是心儿的女儿啊!”

    夜致口中赞叹,目露凶光。

    “过奖过奖,若不是央习惯留一手,估计爷爷刚才早就被你给变成刺猬了!”

    在卿央说话之时,夜致接过孔方手里的弓箭,盯着卿央的心脏处了出来。卿央微笑,子向右一偏,这支毒箭插进了柱子里。

    “噗——”

    毒箭入的声音。

    “哈哈,夜致,你果然还是你,险小人!”

    卿央捂着受伤的左肩,怒骂。刚才实在是大意,竟然没有躲过夜致的袖箭,原来夜致手中的弓箭只是个障眼法,那袖中淬毒的袖箭才是正着!

    不能就这样被困在这里!

    只听嗖嗖几声,窗边的黑衣人应声倒地,眉间一点红色。

    卿央则在众人惊愕之际,翻跃出寝,暂且先逃出去再作打算。

    “主子!”孔方皱眉疑问地看向夜致,夜致不以为然地笑道:“跟我耍心眼,这孩子还嫩了点!”

    空旷的场地上,卿央愕然。谁也料不到,在这里会出现这么多的这种东西——吸血鬼!

    卿央已经被包围起来,围着她的是一个个穿侍卫宫人衣服的年轻男女,目光呆滞,面色惨白,唯有一张嘴巴是鲜红的血的颜色。嘴边尖尖的牙齿使他们看起来与人有了差异。

    “哈哈,夜未央,你还妄想逃得出去么?”

    不知道是谁的指挥,原本呆滞不动的众吸血鬼突然向着卿央近,长着尖利指甲的手努力撕扯着。卿央额上冒出冷汗,这些已经不能称之为吸血鬼,他们没有脉搏,没有心脏跳动的声音,完完全全已经是死人!这些吸血死尸!

    天元宫里的侍卫都是卿央亲自在军队中挑选出来的,手是一等一的好,若是平时,卿央定会为这些人才而骄傲自豪,可是此时,卿央就连叫苦的声音都没有时间发出来。

    穿侍卫服饰的吸血鬼都拿出了实打实的本事,那些让卿央欣赏的武艺来对付卿央。卿央不光要应付侍卫们的攻击,还要提防宫人们如同泼妇般的撕扯。

    一个侍卫手如利爪从后抓向卿央的脖颈,卿央感觉冷风袭来,连忙转运气,砍断那人的手,但同时前方一个宫女已经伸出两只指甲长长的手将长长的指甲刺进卿央的肩膀,卿央忍着疼痛一脚踢开宫女,背后空门便又有人攻击。一时间应接不暇。

    不到一个时辰,卿央浑上下竟没有一处完好。

    侍卫们大多都是绿之境,就算是群攻,按理说卿央一个清之境对付起来也不该有什么大问题。可是这些侍卫们都是熟悉的面孔,犹记得他们的说起家人时的憨厚,立誓效忠时的坚定,卿央的手每每落在致命之处时总会不由自主地偏离,久而久之,耗费的体力与内力渐渐有些吃不消。

    夜致就如同看马戏一般看着卿央在天元皇宫中的下人们中间周旋,每当卿央充满恨意的目光投向自己时,夜致心中竟然隐隐快活。

    “好了,夜都凉了,孔方,早点结束吧。”话毕,夜致转,悠然地进了晋帝的寝歇息。天元没有了夜未央,就算夜晋逃脱又能怎么样?一堆老弱妇孺罢了,不足为虑!

    孔方凶狠的目光看向在人群中周旋的卿央,“嘶啦”一声扯烂了自己的太监服,一皮甲使得他看起来凶悍极了。

    孔方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冲进了人群。

    看到收藏掉了,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本来就少,现在……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