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皇长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恒德,高台上是长玉立即将为皇的慕容,台下是模糊的血和面色苍白的群臣。

    卿央注意到自从二皇子府的侍卫伏在慕容耳边说过了什么慕容的脸色就一直不对,时不时向自己看来。那侍卫禀告的时候眼睛也曾偷偷瞄向自己。

    “慕容,出了什么事?”卿央悄悄问道。

    慕容眼神复杂地看着卿央,犹豫片刻,道:“没什么,无非是府里的小事罢了。”

    “是吗?”卿央呢喃,到底是二皇子府的事,就算是与自己有关,他不说又能怎样。

    “央儿……”慕容拉住她转走的衣袖,挣扎了会儿,还是决定坦白:“玲珑生了。”

    “生了?”卿央不知道该对慕容表示恭喜还是怎样,面上有些木然。在这样的大婚典礼之上,新郎的侍妾刚为他诞下一个新生命,作为刚刚迎进门的新娘,表现该是怎么样的呢?

    “呵呵,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慕容眼睛紧紧盯着卿央的脸,一点也不放过那脸色的神色变化,“是个男孩。”

    卿央面上已经是一派自然之色,淡笑道:“真是恭喜了!这是南越新皇的长子,今这样的场合,若是宣布这个孩子降生的消息,对南越皇室,想必也是个定心丸。不若等会儿就宣布将这个孩子封赏!”

    “你……”慕容叹息一声,原来自始至终她都是不在乎的,原来她可以这样冷静地将他的孩子估量价值,然后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不愧是天元太子夜未央!

    “等会儿典礼结束就回去看看那个孩子吧。”

    “……嗯。”

    其实南越的登基大典并不复杂,因为南越更重视的是祭天大典,这登基大典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前奏一般,甚至还不如二皇子的婚礼隆重。

    在无法动作的皇帝刀子般的眼光里,慕容穿上了合的龙袍,独一人站在最高处,睥睨众人。事到如今,众人都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就算看出来龙袍是早就准备好的,这场禅位登基是预谋的,那又如何?能够说得上话的朝臣大都是都庆那一系,还有一个手握重兵的易圭,谁敢说慕容是谋逆?

    卿央站在台下,缓缓笑开。强势又有什么不好?有这个能力而不去运用,非要迂回费事,那是愚蠢之人的做法!看看现在,明明就是一件迫皇帝退位的事,可是谁敢说一句不是!这天下人,知道真相的又能有几个?

    慕鉴本来就没有什么主见,更是懦弱,此刻慕容登位,慕鉴完全没有了争夺的心思,而有这个心思的明妃,今之后唯有远离皇城,顶着个太妃的名头和已经退位的老皇帝“逍遥天下”罢了。

    圣旨在卫军手里传遍皇城,众将士们在都城各处贴上了布告,更敲锣打鼓通告天下,一时间所有南越百姓都知道了皇帝禅位,二皇子登位的事。百姓们无非是惊诧皇帝竟然会在今禅位,南越换了皇帝罢了,慕容在民间的口碑虽然不如夜未央,但在皇帝剩下的几个皇子之中算是好的了,故此百姓们没有什么反抗绪。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众臣列班朝拜完毕,皇帝慕容下旨送太上皇和皇太后、明太妃到边溪行宫休养,册封丞相都庆之女、二皇子妃都月儿为皇后,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入夜,一辆马车悄悄停在了二皇子府。

    二皇子府明就要忙起来了,二皇子已经成了皇帝,这座府邸自然会空下来,关键的是众仆人们,女子们想跟随主子进宫,侍卫们也是如此,那么一些寻常的男仆该遣散和留下的心里都在暗暗为自己打算。

    “陛下,娘娘。”管家提了盏灯笼,弓着腰在轿门等候贵人。

    慕容先跳下车,然后伸出手,卿央撑着他的手轻轻跳下。慕容接过管家手里的灯笼,道:“你下去吧,本和月儿自己去。”

    管家迟疑地看看慕容,目光偷偷瞥过卿央,但见她面上无波无澜,不敢多说什么,递过灯笼便退了下去。

    下是什么想法,老管家以前还能猜测到一些,可是现在,圣意难测,不知道陛下带着皇后去看那个为陛下生下皇长子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心脚下。”慕容伸出手牵着卿央,不管她在他手里的僵硬。

    还是那个幽静的院子,那条不甚平顺的石子小路,路的尽头一点亮光引路。

    慕容一路牵着卿央的手,拂开挡路的枯枝。

    “宝宝乖,宝宝乖……”

    还没进屋就听到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刚刚做了母亲的玲珑一门心思全都扑在怀中那个还没长开,看不出有多么好看的孩子上。

    慕容推开门,玲珑一惊,抬头看去。

    “下!”刚唤出这一声,那女子清瘦的面庞上就流下两行清泪。

    卿央跟着慕容的脚步,走在他的后,慕容高高的子挡住了卿央。

    “下!看呐,这是奴婢为您生的孩子!您看他和您长的多像!”玲珑抱着孩子普通一声跪下,然后举高孩子,献宝似的给慕容看。

    慕容退后一步,眼神复杂地看向那个毫无意识,正陷入熟睡的小不点。他真的很小,包裹在锦布里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他一只手就能托住,那小脸上一点儿也不光滑,小脸上还没有长眉毛,看起来真的很不好看。但是,慕容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那是这个世界上和自己为数不多的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人啊,是自己的孩子!血缘的关系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好比此刻慕容的心,不知道是想亲近那个孩子多一点还是让他离自己远远地。

    玲珑泪眼朦胧,视线中突然出现一直纤白素手接过自己手里的孩子,不由惊愕地望去。只见那是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倾国倾城的女子,含笑而立,怀抱着自己的孩子站在边是那么和谐,和谐的就像是一家人。前几送饭的下人们说过,下要娶丞相家的千金小姐为妃,想必这个女子,就是下的妻了吧。

    南越小小的心计之战安逸生活就快结束了,卿央的历练即将到来……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