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必为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时间在不经意之间悄悄过去。

    梅筝果然成了三皇子府里的一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三皇子还因为梅筝给他抹了黑而对梅筝心存芥蒂,但梅筝进府没多久竟然开始受宠,三皇子府里的一干女子们气得牙痒痒,一时间三皇子的后院鸡飞狗跳,倒是阻止了些三皇子党的动作,三皇子党一时竟安静不少。

    一转眼离二皇子慕容和丞相府千金都月儿的婚礼还有短短几了,南越百姓个个偶在谈论这件事,把太子亡这件事已经堆砌在历史之中,被忘却了。纵使朝臣们各有各的派系,各有各的打算,明面上谁也不敢做第一个撕破伪善面具的人。

    这几丞相府分外闹,各家的夫人小姐都来做客,美其名曰关心卿央这个待嫁的新娘,背地里谁知道谁的思量。卿央整挂着不咸不淡的微笑,世人揣摸不到心思。

    “碎玉,快来给小姐我捶捶肩膀,累死我了!”晚上卿央一回卧房就倒在自己的上,一边嚷嚷着。

    碎玉落后一步踏进门,笑道:“小姐只需要笑着和那些夫人小姐们说说话就好,碎玉还有端茶倒水,应付那些大丫鬟,碎玉也觉得很累啊!”

    卿央的眼睛朦朦胧胧,上翘的睫毛在烛光下分外妖娆。

    卿央笑道:“原来嫁人这样麻烦,以后再也不嫁人了!”

    碎玉给卿央倒了杯茶,说道:“女孩子嫁人一生只有一次!不过小姐,您摊上这样的事儿怎么算啊?”

    卿央虽然是以都月儿的名义嫁给慕容的,但在碎玉看来,嫁过去的就是自家的主上。四国还是很传统的,不知道小姐帮助慕容之后该怎么解决?

    卿央嬉笑一声,道:“小丫头,我都不担心,你在那儿瞎什么心?”

    碎玉吐吐舌头,突然想起白天的事,连忙从隔间里拿出一红艳艳的华丽衣袍道:“小姐,今锦娘送来喜服,想请您试试看合不合,不合的话再改改。”

    鲜艳的喜服在烛火的照耀下似闪过流光,令人注意的是在这件喜服上绣的不是常见的牡丹或者宫中代表份的凤凰,而是一条华丽充满霸气的五爪金龙。

    “锦娘怎么想到绣龙的?呵呵,大婚那若是我穿上这件喜服的话还不活活气死那老皇帝?”

    碎玉小心翼翼地将喜服摊开,让卿央能更清楚地欣赏。“锦娘说小姐可是天定之主,一般的花样怎么配得起咱们小姐?就冲着拈花公子的名号咱也不能让江湖上的朋友们寒颤了啊!”

    卿央半眯着眼睛,手撑着下巴道:“不错,很合我心!大婚那本尊就穿这个,最好那老皇帝有什么表现,正好也找点乐子!”

    “那您试试?”碎玉问道。

    卿央盯着喜服看了半晌,点点头,在碎玉的侍候下穿上喜服。

    喜服很合,腰际的线条非常优美。喜服的裙子看起来与一般喜服一样,但实际上非常宽松,在南越,一般新娘的喜服裙裾会非常长,而锦娘则改了这一点,将喜服裙裾的前面稍稍提高,后面不变,行走时会方便些。喜服的袖子看起来是与整条裙子一样的布料,但实际上用的是轻便的锦娘自己做的布料,若要动手玩会游戏阻碍。

    碎玉把卿央的长发散开,用一只红玉簪将耳际的几缕挽起。墨发贴,光彩夺目,卿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做出一个说还休的模样,碎玉竟看呆了。

    突然窗户一响,一道黑影钻了进来。

    “什么人?”碎玉侧一转,将卿央挡在后。

    来人走向卿央,“央儿,很美。”

    碎玉看见是慕容,才收起防备的姿势,但眸中仍旧是警觉。

    “碎玉,你去门外看着,不要让人进来。”卿央拍拍碎玉的肩膀,碎玉不赞同地看向卿央,卿央给她一个安定的眼神,碎玉这才瞪了慕容一眼,不不愿地出门。

    “央儿,这就是你的嫁衣么?”慕容痴迷地看着眼前的倩影。

    “今来是否是为了大婚时的计划?”卿央没有回答。

    慕容呆了一下,然后严肃起来:“是,婚礼在恒德举行,然后游街。”

    卿央给自己和慕容倒了杯水,然后接着道:“到时候你父皇和母后还有众大臣都会在恒德,游街之后就在那里动手,然后宣布皇帝退位好了。”

    慕容将手中的茶杯转来转去,想到卿央的计划,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央儿,你想怎样强迫父皇退位?”

    “卫军配合,皇帝颁旨,如此公平合理即位,有何不妥?”

    慕容苦笑:“卫军直属父皇,我根本掌握不了!”

    卿央嘴角一勾:“这你不必担心。”

    慕容还是在犹豫,实在令人费解。照卿央想来,皇帝根本不喜欢慕容,也从来没有给过慕容什么关,慕容何必还犹豫不决?况且……卿央想到前段时间青音查到的一些事,心中冷笑,若是慕容知道这些事的话,还会对皇帝有什么仁慈之心么?

    房间里静了好久,慕容的声音轻轻响起:“从小我就不是父皇喜欢的孩子,一是因为我的母亲份卑,二来,我是注定的不祥之子。他们说我的命数是要杀父弑母的,呵呵,也许这会是真的吧?”

    卿央把手放在了慕容肩上,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不是这样的,杀父弑母,命定天数,都不过是世上那些愚昧之人的玩笑罢了,何况你的母亲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呵呵,是啊!”慕容对卿央扬起笑脸,“就算我是杀父弑母之人又如何呢,怕什么?”

    卿央心中一叹,只要慕容安安稳稳坐上皇位,皇帝的命留下没有什么妨碍。

    “一切准备好,就等大婚那的大戏了。三皇子慕鉴和明妃估计还在做着将慕鉴变成太子的打算,行动不会这么早,她们定然不会料到我们会直接拿到皇位!”

    慕容的双手攥成拳,想到那是曾为了大皇兄奋斗过的位子,是为了小师妹的生命而必须得到的,为了有资格站在她边得到的位子,慕容不由得血沸腾。

    为了心中所期望的一切,我必为皇!

    下章大婚夺位,敬请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