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仅为知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都庆在椅子上坐下,问道:“你的侍妾有孕是怎么回事?”

    慕容脸色顿时一变,却强撑出一抹笑意,道:“师父说什么呢?”

    卿央是多么心思玲珑的人,慕容这样子分明证实了慕鉴的话。

    “容儿,师父希望你说实话,这不是一般的事。”

    慕容咬咬嘴唇,看向卿央。卿央迎着慕容的目光,轻轻叹息一声。

    “师父,玲珑有孕,已经好几个月了。”

    “你的贴侍女?”

    “是。”

    屋子里沉寂下来,烛火明明灭灭,似乎应和着屋内的气氛。

    “这件事多少人知道?”都庆问道。最好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次都月儿和慕容的亲事已经在皇帝面前定了下来,若是这件事导致婚事出了问题,那么本来根基就浅的慕容一个不好将会彻底万劫不复!

    “府里内院的下人们知道玲珑有孕,但不知道孩子是谁的。知道的清楚的人只有容和玲珑母子。”

    二皇子虽然是不受宠的皇子,到底是皇室血脉,他的府里下人自然不会少,内院下人也有十来个。

    都庆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似乎在思索处理的办法。“容儿,这件事已经给明妃一党知道了,要想处理好,必须做的干净,那么就算他们告到陛下那里也没有证据。”

    处理干净?要想干净,自然是没有知道的人了。那么唯有,杀之!

    慕容急道:“师父,您知道内院里都是看着容长大的老人,都算是对容有恩,若是因为此事杀了他们,岂不是让人说容不念旧恩?”

    “无毒不丈夫。”都庆语气淡淡。

    慕容还想争辩,卿央轻笑了一声,道:“慕容,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明妃一党会知道那侍妾有孕的事么?”

    慕容躯一震,是了,明妃知道这件事,只能证明府里出了内,而知道这件事的人唯有内院,那么内……

    “慕容,你的目的是那个位子,不是么?一将成万骨枯,何况是巅峰之路,看起来那么光鲜,那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染成的!你今的妇人之仁说不定明就是可以置你于死地的毒药!”卿央定定看着慕容道。

    一将成万骨枯,若是慕容连这点都看不透的话又何必坐上那个位子?

    其实卿央心里倒是希望是慕鉴坐上皇位,与慕鉴的几次接触中卿央看出慕鉴是个懦弱没有主见的人,只是因为有个聪明的母妃罢了。若是慕鉴坐上皇位,要得到南越则是易如反掌。但若是慕鉴坐上皇位,显而易见慕容就算不死,以后的子也绝对不会好过,更何况这是慕容的愿望,就算南越是卿央计划中的一部分,现在还是呆在慕容手上比较好。

    慕容的手攥紧,苦涩地问道:“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若是我,宁我负天下人,勿天下人负我!”

    都庆诧异地看向卿央,此刻卿央就算穿一简陋的黑衣,却丝毫掩盖不住那周散发出的霸气!

    卿央不由得想起曹,那个乱世枭雄。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承担这样自私的骂名,也许很多人心中藏着这样的想法,但能说出来的,唯有一人!

    慕容终于下定决心:“杀吧!”我的路,不该阻!

    这一夜,二皇子府的内院,没有一条活口。

    “我想去看看那个女子。”卿央对慕容道。都庆和慕容都很惊讶,看不透卿央是什么意思。

    卿央轻笑,“怕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

    不知道是为什么,卿央心中对这个女子有一种复杂的心。对于卿央,慕容在她心中一直是知己一样的存在,突然听见有这样一个人出现,感觉是在慕容和自己之间突然多了一道鸿沟。

    “跟我来。”慕容答应一声,带着卿央到了幽园,软玲珑的地方。

    慕容手中的灯笼被一只纤纤素手接过,抬眼之间卿央注视着“幽园”两个字,轻轻道:“我一个人进去看看吧。”

    慕容默然无声,停下了脚步。

    卿央推开幽园的木门。幽园真是名副其实,在夜色中幽静暗,若是夏天还好,格外清凉,可是冬天,百花已残,这院子风一吹总感觉好像有双眼睛在暗处注视着来的人似的,风声呜咽,好似幽怨的女子在低低哭泣。久而久之,人们传说这院子闹鬼,本来住着的下人都搬走了,院子荒废下来,正好被用来软一些犯了过错的下人。

    石子小路的尽头是一间小小的屋子,此刻屋子里点着昏暗的油灯,一个影隐隐绰绰映在窗棂上。

    那该是那个女子了吧?

    卿央脚步顿了一下,如猫般轻巧地走近,向屋里看去。

    那个女子被唤作玲珑,人如其名,相貌清秀,楚楚可怜,只是很是清瘦。她专注地做着手里的活计,那是一件小小的棉袄,大红色,看起来喜庆极了。女子一针一线仔仔细细在小棉袄上绣着什么,时而停下来拨动灯芯,抚摸着隆起的肚子,面上显露出温柔的神色。

    卿央没有进去,看了一会儿,转离开。

    那个名叫玲珑的女子不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女人,就算曾经有些小心思,现在也只剩下满满的母

    卿央把灯笼交还给等在门外的慕容,笑道:“恭喜。”

    慕容的心被紧紧揪起,哑着嗓子问:“你不难过么?”

    卿央偏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好像只是轻轻瞥过,又好像是一片复杂。“慕容,我一直把你当做知己,在某些方面,我们是很相像的,刚刚听到你侍妾有孕的消息,我确实很是震撼,甚至有些失落,但我不难过。你明白么?”只是把你当做朋友而已,也有对朋友的自私的占有心,但不是慕容所期待的那种感。

    慕容只感觉自己的心被放开,负了千斤重一直下坠,坠到不知道多深的深渊里。

    夜色中仿佛传来慕容飘渺的嗓音:“嗯。”

    看出慕容的悲伤,卿央心里叹息,趁着天下尚且安定,多多快乐些吧。

    天元太子夜未央是卿央放不下的责任,女扮男装,顺应帝星之命一统天下,卿央有能力,有智慧,也有血。以天下为棋盘,卿央在四国中都有自己的棋子,待到格局变幻,四国烽烟起,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妻离子散,流离失所。假若天下平定,卿央又该何去何从呢?是继续女扮男装,还是以女子之掌天下之权?朝代传承又如何办?

    宿命承,又岂能算得准?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