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诡异的皇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皇后,你要放宽心,锦儿他……"皇帝斟酌了一下开口,皇后却伸出纤手打住他的话。

    "陛下……"皇后眼中盈满泪水,虽已徐娘半老,却仍是风韵犹存,"陛下,锦儿去了,臣妾心里……可是臣妾知道陛下心中也同样悲痛,臣妾是锦儿的母后,可臣妾更是南越的皇后,臣妾是南越女子的楷模,不容失仪。臣妾会把悲伤埋在心底。"

    皇帝拉过皇后的手,道:"锦儿和欣儿是朕最疼的孩子,朕定会查清楚是谁害了他们的凶手,为咱们的孩子报仇!"

    皇后抹了一把眼泪,又道:"陛下,现今锦儿去了,这太子之位怎么办?"

    皇帝眸子一沉:"自然是从剩余的皇子中挑选。朕看老三就不错。"

    皇后心下一惊,急忙道:"陛下不可!"

    皇帝眸子盯着皇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皇后似乎有想法?"

    皇后躯一震,急忙跪倒在皇帝脚边,不敢抬头,战战兢兢地道:"陛下请宽恕臣妾!臣妾只是听闻最近三皇子和诸位大臣走得很近,在府中置办酒宴才多说这一句!陛下请相信臣妾!"

    皇帝面色一沉:"皇后说的可是属实?"

    皇后声音中隐隐带上哭腔:"臣妾绝不敢欺瞒陛下!"

    皇帝面色风雨来,扶起皇后道:"皇后先回去吧,朕还有些事要处理,待晚些朕来陪你。"

    皇后福了福,转离去。转之际哪还有那副悲痛哭泣的样子。

    三皇子,明妃之子。众人都知道,南越已逝的太子慕锦是陛下最疼的儿子,且慕锦为人仁厚,深得众人赞誉,而二皇子慕容则是一个份低的婢女所出,若不是被丞相都庆看重,这个空有名头的二皇子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南越三皇子慕鉴,明妃所出,明妃的娘家也算是南越的大族,要不然南越皇帝也不会在刚刚即位之时就迫不及待地封她为妃,稳固自己的地位。三皇子慕鉴虽然没有太子慕锦那般耀眼,也博了个君子之名。而其余皇子年纪尚幼,因此众人的眼睛都盯着二皇子慕容和三皇子慕锦,如无意外,太子之位必定会在这两位之中产生。只是慕容一向被视为不祥之子,不受皇帝喜,虽然前段时间似乎有了些荣宠,但又怎及三皇子根深蒂固,何况还有明妃的家族?因此朝中很多人认为三皇子定是太子之位的不二人选,但是谁又能预料到变数?二皇子后还有一个谁都不能小觑的人--都庆。

    南越众人莫不以为,皇后痛失子,定会十分悲痛,但是谁又能想到当皇后一个人在寝之中的时候,她的嘴角竟然会浮起笑意。

    "容儿,母后定会扶你坐上皇位!"

    而在皇后离开之后,皇帝唤出自己的暗卫:"去查,皇后所言是否属实!朕要最快知道结果!"

    而此时在天元皇宫,一间不大却布置的很是雅致的宫中,晋帝,皇后,夜灵儿和驸马,郡主徐若真围坐在桌旁一家人聊天。这在其他国家的皇室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景象。皇室血脉凉薄,总是坐在一起也彼此言语试探,虚假意。天元则不然,天元皇室血脉稀少,亲自然也就单纯,何况这一家子格都是真诚坦率,那什么腹黑计谋对着外人即可,一家子还能耍那些玩意儿?

    "陛下,陛下,太子下有信来!"小太监满脸喜色地跑了进来,丝毫不顾忌自己坏了规矩。天元皇宫谁不知道,太子就是这尊贵的一家子的主心骨,递送太子的消息,就算在宫里施展轻功都没事,说不定陛下还会因为送得快而嘉奖呢。

    众人面上都带着期待之色,晋帝连忙吩咐:"快拿上来!"

    晋帝拆开信,众人都拉长了脖子看。只见晋帝目光移动,脸上的神色变幻,最后竟然狠狠拍桌子骂道:"这个不肖子孙!气死我了!"

    "老头子少骂央儿!还是一国皇帝呢!"莫皇后一把夺过晋帝手里的信,展开来读。

    "外祖母,央儿说什么?"徐若真好奇地问。

    莫皇后的脸色也变了:"臭丫头!"

    晋帝哈哈大笑起来:"老婆子,还说我呢!"

    一时众人都好奇起来,不知道卿央究竟在信里说了什么,惹得这两尊大佛脸色变得跟憋久了似的。

    其实卿央也没说什么,就是告诉他们她今年要在天山陪着师父过年,就不回来了,另外估计下山时书院已经开学了,等下次放假的时候再回家。并要他们在年节时丰厚赏赐黎家,尤其是黎家那个出生没多久的小娃儿。

    莫皇后气哼哼道:"哥哥也真是,不就仗着是央儿的师父么,天天霸占着央儿!"

    远在天山之上的医绝莫北辰打了个喷嚏,抽抽鼻子,瞪了毒绝一眼:"你丫的又研究什么东西了?"

    毒绝木流涯冷冷瞥了他一眼,接着吩咐徒弟林柬洵:"把山腰草捣烂。"

    林柬洵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毒绝眉头一皱,毫不犹豫地出手袭击林柬洵,待到劲风刮疼了林柬洵的耳朵,他才堪堪反应过来,闪躲避。

    木流涯收了手,扔给林柬洵一个研钵:"把山腰草捣烂!"

    医绝眼珠一转,凑到木流涯边笑嘻嘻道:"面瘫,你这徒弟该不会是得了什么病了吧?以前傻就罢了,现在已经傻得不像个正常人了,这也忒不正常了啊。"

    木流涯没好气地瞪了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一眼。哼,他的徒弟是得病了,相思病,还是你这老家伙的徒弟做病因,有本事你治啊!

    "不过,"莫北辰装作仙风道骨似的捋捋胡子,自言自语:"怎么感觉这小子心虚呢?莫不是有什么坏心思?"

    清之境的木流涯当然听到了这家伙的话,一掌拍过去:"闭嘴!"

    莫北辰不甘地撇撇嘴,闭上了。只是心里有一个缩小版的莫北辰嚎叫:凭什么总是被你这臭老头压着?啊啊啊!有朝一我一定会奋起的!!!只是想到现在还在人家的地盘上,吃人家嘴短,莫北辰只能默默哀怨。都是自己的宝贝徒弟,说什么要自己跟着毒绝,看看那蛊有什么后遗症,自己又不敢反抗。唉,徒弟才是大爷啊!突然,莫北辰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呵呵,徒弟只说让自己看看那蛊有什么后遗症,又没说待到什么时候,现在那蛊也没再祸害自己,是不是说明自己可以下山了?莫北辰笑一声,不见了人影。

    收藏吧,举手之劳~~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