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南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天元晋帝四十年的第一场雪,陪着卿央一起进入了南越丞相府。

    都庆早早窥知天机,知晓都月儿的命数,已然做好一切防备。人人皆知南越权倾朝野的丞相大人只有一个女儿,奉为掌上明珠,但却无人得见,甚至丞相府中的下人除了娘和贴侍女,没有人见过丞相府小姐的真颜。这是对卿央最有利的条件。

    “月儿在哪儿?我想见见她。”

    都庆眸中盛满沉痛之色,拧动书柜上的一个看似普通的花瓶,书房里出现了一个密道。

    “跟我来吧。”

    都月儿因为铁崖子之毒陷入昏睡,每都得有人小心照料,而这个照料的人毫无疑问应该是都庆边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都月儿的娘正好符合。卿央来到密室,就看见娘轻轻擦拭着都月儿的手。

    “三娘,先出去吧。”都庆揉了揉都月儿的银发,像是她还是那个活蹦乱跳精灵古怪的对着他撒的孩子一样,叹了口气,叫上娘一起退出密室。娘眼神复杂地打量了卿央一眼,退了出去。

    待到密室美人,卿央才坐在都月儿躺着的寒玉边。

    “月儿,央哥哥来这里陪你,你会开心么?”

    卿央的手指轻柔地穿过泛着银色光泽的头发,手腕上的小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就好像是都月儿天真的笑声,卿央不愣住了。

    “月儿,你开心了……”

    卿央温柔地凝视着都月儿的睡颜。都月儿本来是单纯天真的,但是现在这满头的银丝和愈见苍白的脸色更加红艳的嘴唇却为她添上几分妖艳诡异,这才容易让人把她与神秘的天女联系在一起。

    “月儿,为了你,央哥哥定会进入皇室找到解药。”卿央接下自己戴在脖子上的玉放在都月儿手心,“都说玉养人,但愿此玉通晓我的心意,使你平安醒来。”那玉,是卿央的父亲通过洛晏留给卿央的。

    卿央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一般躺在寒玉上的都月儿,离开了这里。

    师父已经得到了真命血和天女纱,安然无恙。

    月儿,这是我亏欠你……

    南越皇宫有一处桃林,天时桃花烂漫,看起来美丽极了,后宫妃子都很喜欢来这里观赏,说不定还能遇见皇帝。而此时入冬,桃林萧瑟一片,失去生机,没有人再会来观赏。世人总是喜欢眼睛看到的美好。

    笛声响起,凄凉婉转,好像在诉说思念,又好像是可望而不可即。吹笛人似将一腔愁绪尽付与笛声。

    “阿弥陀佛。”沧桑的声音打断了笛声。

    吹笛人收起笛子,敛起心思唤道:“师父。”

    玄智大师面容安详,看着这个自己的亲传弟子:“出尘,你可知为师为何要带你来这里?”

    出尘垂眸,掩去一腔心事:“是为化解弟子的劫数。”

    “不。”玄智大师摇头。“出尘,你可知为师当为何收留你,且收你为徒?”

    “师父慈悲为怀,可怜弟子无处容。”

    “你又错了。”玄智大师仍旧摇头,“那是你年纪尚小,却分辨善恶,哪怕那恶是你亲父,你也不愿助恶。为师从不在意你的份来历,为师却担忧你的去处。”

    “师父何出此言?”出尘仍旧低眉颔首,敛尽风华,把心思深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帝星是你命中的劫数,师父本意是想你避开此劫,但天数已定。若要成佛,必须经历浮沉,否则此事终究会成为你的心魔。师父带你来此处,是为与你作别,从此起,你便随你的心去吧。”

    “师父?”出尘讶异地看向玄智大师。

    “切记,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坚守本心,一切劫难自会消解。”

    那双睿智的眸子似穿透时光的阻碍,看穿未来,带着一丝淡淡的叹息离去。

    浮生若梦,梦里梦外也不过只是一念之间罢了,就让一切随心,命运的齿轮不会改变。待他他与她各自走向各自的顶峰之时,才明白这劫数一生难解。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出尘向着玄智大师的背影深深一礼:“师父,徒儿定当坚守本心,师父的教诲,徒儿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对一个人而言,一场离别,何尝不是另一场开始?

    此刻皇子府内慕容终于挂上了真心的笑意。

    “太好了,央儿终于来了!”

    自从接到都丞相回来的消息,慕容心中的激动就没有退却,只是碍于朝中众多口舌之人,不便立即与都庆和卿央相见。

    “管家准备聘礼,本要尽快到丞相府下聘!”管家脸上也洋溢着欢喜,一向空落落的二皇子府终于要迎来女主人了么?

    慕容在屋内来回踱步以平息心

    “不,本亲自去挑选聘礼,给央儿的一定要是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管家哭笑不得地道:“下忘记了,下这些子还有许多朝政之事要忙呢!何况现下太子治丧,是做不得喜事的!”还有,都大人家的小姐不是唤作月儿么,怎的又成了央儿?

    慕容的眉头皱的能够夹死一只苍蝇:“不管这些事,你只管搜罗那些有资格做聘礼的东西,剩下的交予本即可。”

    “是!”管家答应一声,欢天喜地地去准备东西。

    想到都庆在信中说的央儿答应了这门亲事,慕容眉宇间又是抑制不住的喜色,但脑海中突然闪过关在幽园里的玲珑,慕容又觉得不安。罢了,现下最要紧的事是准备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给央儿,至于其他事,一切都先放一放。

    南越皇宫。

    南越皇后黄氏,是上一任丞相黄国忠的女儿,一向以柔和的手段治理后宫,周全得体,后宫上上下下莫不交口称赞。此刻这位温柔贤惠风韵犹存的皇后正为她的夫君揉着肩膀。

    “皇后,你每管理后宫也累了,不必再每时每刻做这等事。”皇帝一边享受着皇后的服务,一边说道。

    “陛下是臣妾的夫君,夫君在外累了,为人妻者只能为夫君稍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皇后温柔地道,在皇帝看不到的角度眼中暗光一闪而过。

    算是过渡吧,喜欢的亲请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