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慕容的孩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慕容震惊地坐在椅子中,脑海里消化着下人刚刚禀报的消息。

    玲珑,有孕了!

    玲珑是打小陪伴在慕容边的侍女,小时候是慕容的玩伴,现在则是贴婢女。因为小时候玲珑陪着慕容度过了那段黑暗的不祥之子的岁月,慕容一直很感激她,但心中却没有一丝男女之,纵然知道玲珑掩藏着的少女心事,慕容也聪明地没有点破,只是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而现在,他的娘,玲珑的亲生母亲说什么?她有孕了,还是他的孩子!

    简直是无稽之谈!

    慕容没有碰过玲珑的记忆,玲珑的哭哭啼啼令他心下烦躁,只是玲珑又不像是作假,令他心中不安。想到丞相都庆临走时的话和卿央的即将到来,慕容一时头大。

    娘还在抹眼泪:“下,玲珑这孩子就是有委屈也不告诉我这个当娘的啊!您说说,偷偷摸摸有了孩子,要不是我这做娘的心细瞧见不对,请了大夫看,您说说她还要瞒我到哪一天!”

    慕容出声想打断娘:“娘……”

    “下不必为她说话!”娘却像是气愤极了,竟连份地位都不顾,一味叫嚷起来:“老知道下与这丫头一向感好,想要包庇这丫头,但这丫头是在失德!您说说咱们南越大国,就算是私定终也不会说什么,只是这丫头为了您竟做出这等事来!您心疼她老知道,但也不能这样纵容她怀了子啊!”

    慕容气极反笑。

    这等诡诈妇人,他什么时候与玲珑有过肌肤之亲暂且不说,听她这话里的意思竟然是暗里迫自己承认这个孩子,什么他心疼她?扯淡!别以为他不知道那妇人的把戏,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么?他倒是心疼跪在一旁抽泣的玲珑,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也知道她不是那般一心想要攀高枝的人。现如今如此行径,恐怕是受那妇人所吧。

    “玲珑,”眼见那小的姑娘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抬起泪眼看他,慕容不由得放软了声音,“告诉本,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看见玲珑将要开口,他又加了一句,“不管事实是什么,有本为你撑腰,你只管大胆的说出来!”

    他意料之中,玲珑该要戳穿那妇人的把戏。谁料玲珑竟嚅嗫着,道了一句:“下……玲珑腹中有了下的孩子……”

    慕容狠狠皱眉:“玲珑,要说实话!本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不管你腹中的孩子父亲是谁,只要你愿意把它留下来,我二皇子府也绝对不会亏待了他。”

    玲珑双眼中泪如泉涌:“下,玲珑腹中的孩子着实是下的!”

    “玲珑!”慕容双眸出厉光,没想到玲珑也这般嘴硬!

    “下……下还记得去九品书院的前一夜么?下喝醉了,就对奴婢……”

    去九品书院的前一夜?慕容陷入回忆。

    那天是他要去书院的前一天,一向不拿脸对他的父皇竟特许他在宫中留宿。这是格外的恩宠,一时朝堂之上几个官员家趋炎附势的少爷自以为父皇其实心中有他这个儿子,纷纷来拍马。他本不耐这种事,然而老师都庆却对他暗暗点头,示意他笑脸相迎。那些少爷见状,更是大张旗鼓地为他办什么饯别酒宴。他在心里嘲讽,面上却只能不动神色地接受。那一晚他喝多了,迷迷糊糊被贴侍卫扶进了宫,隐约好像听见玲珑的声音,却是完全没了印象。

    难道,是他迷迷糊糊的时候犯下了错事?

    慕容脸色苍白。央儿已经在路上了,按照老师的计划,央儿会以都月儿的份成为他的妃,那是他满心期盼的事啊!可是现在,月儿的解药没有得到,更发生了这样的事,让他以何种面目面对那个美好的人?

    慕容心乱如麻。半晌,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慕容召来自己的侍卫:“娘偷窃府中财物,欺压下人,拖下去杖责一百!”

    娘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慕容会是这样的反应。难道不该是因为女儿而一步登天么?她不甘地大叫:“下!您不能这样对老下……”没待她说完,侍卫就在慕容的眼色中急急忙忙拖了娘下去,一时院内传来娘的阵阵惨叫。

    慕容心里没有一丝愧疚。的确,他口中的娘的所作所为无一为假,只不过以前因为玲珑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至于玲珑……

    慕容的眼中带着一抹恨意,他本感念玲珑的陪伴之,但是玲珑千不该万不该成为他与央儿之间的阻挡!

    慕容的语气冰冷:“玲珑纵容娘,且为人女,自当与母同罪!将玲珑关进幽园,除非本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

    这是他最大的宽容!至于那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下令伤害它。就这样任它自生自灭吧……

    央儿,不知道你是否看见了我为你留下的东西……

    南潭。

    琉璃凭着极为出色的手击杀了大半的黑衣人,络腮胡子率领的众人也不甘示弱,很快解决了这些死士。

    “主上!”

    琉璃重新穿好外衫钻进马车。

    卿央睁开眼睛看见琉璃手中还拿着柳剑,道:“把剑放在手边吧!把那个金锁箱子拿出来重新找条腰带好了。”

    琉璃听话地翻找出一条淡粉色的腰带,取出来时带动了箱子里的一件物事,只听一声瓷器脆裂的声音,那个东西摔成了两半。

    “主上,琉璃……”琉璃一惊,下意识地请罪。

    卿央摆摆手,疑惑地道:“是什么?我记得并没有带瓷器。”

    琉璃捡起碎片仔细地拼在一起:“主上,是只小老鼠!”

    小老鼠?卿央疑惑更甚。自己的箱奁中怎么会出现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

    “您瞧。”琉璃素净的手掌中拖着勉强拼合在一起的瓷老鼠,小巧玲珑却精致的做工很是讨喜,只是可惜已经碎了,纵使拼合在一起,缝隙还是清晰可见。拿起小老鼠仔细一看,底部有小小的字“容华”。

    慕容的字就是容华。

    卿央心中泛起苦涩的滋味,手上一滑,可怜的小老鼠再次摔在地上。

    “主上……”

    卿央收回手,面无表

    “仔细收拾收拾扔出去吧,免得割了脚。”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