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出发南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天元晋帝四十年的冬天,史书上所说“镜天之动”的开始。

    天元晋帝四十年,狼穹内乱平息,先帝第四子完颜弋即位,然而不久之后,完颜弋突然暴毙,不知何因,因王室无人,先帝之弟完颜亮继承皇位,然完颜亮在登基典礼上竟拿不出象征其份的王室之戒,由此引发了狼穹诸人的质疑,又一次动乱开始,史称“边臣之乱”。后世之人多有猜测,此次狼穹之乱背后是否有大夏元曦帝未央的手笔,终不得而知。然狼穹式微,大势。

    天元晋帝四十年,南越太子及长公主暴毙,帝闻此噩耗,废饮食,移朝政与丞相都庆及三皇子慕鉴。

    天元晋帝四十年,胤国帝昭,大将军洛晏年老体衰,不堪重用,遣归乡。

    天元晋帝四十年,天元太子夜未央不知所踪。究竟这个不知所踪是何意,后世史学家多有猜测,然史书上竟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这位后世称为千古一帝的元曦大帝在这一年的冬天究竟处何方,众说纷纭。

    在冬天赶路很不是时候。

    遥远的南越边陲,一队看似装备普通的人马低调地前进,马上健壮的男子们面无表地将自己裹在厚实的棉衣里,腰板却得笔直。两辆在路上随处可见的简朴马车被围在马队中间,车轮一路咯吱作响,使人不得好眠。

    “老胡,到哪儿了?”前面的马车中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问询声。

    “老爷,前面就是南潭了。”骑在马上的络腮胡子壮汉恭敬回答。听闻他的话,车队里突然出现了一阵小小的动。

    “南潭!”

    南潭是南越有名的险地。虽然南潭名中有一“潭”字,但那里却没有人们想象之中的绿水青山。南潭到处弥漫着深深的雾瘴脚下一不小心就会踩进沼泽,丢掉命。更兼其中常有许多猛兽出没,令人闻风丧胆。

    络腮胡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征询道:“老爷,是否绕过去?”

    马车中的中年男子沉吟半晌,道:“先停下来歇歇吧。”

    络腮胡子闻声勒住马,朝着队伍扬声喊道:“歇脚咯!”一时马鸣声迭起。

    后面一辆马车轻轻巧巧地停了下来。

    “小姐,歇会儿吧。”俏的侍女接过斜依着的美人儿手里的书,关切地道。

    “唔。”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车中的女子可不就是卿央?

    卿央揉揉有些刺痛的太阳,合上了眼睛。

    扮作侍女的琉璃见状,忙接过手,轻轻为卿央按揉起来。

    “小姐,奴婢实在是不明白,既然您不开心,为什么还要扮作都小姐去南越,您可知道都小姐是暗中定好的皇子妃?您不会真要嫁给南越二皇子吧?”卿央的睫毛颤了颤,沉默了一会,半晌方笑道:“本尊又不是月儿……只是欠月儿的……”

    琉璃眼中闪过迷惑。主上这般语气,纵使她琉璃心思玲珑,也实难捉摸。不收起一颗好奇的心。主上就是主上,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

    “琉璃,到了南越之后,你就是顾侍郎家的二小姐,切记。”

    “可是小姐,琉璃不在您边,谁来照顾您呢?”

    卿央笑笑,“你忘了,碎玉为了照顾月儿,早在月儿回南越的时候就去了。再说,你主子我都多大了,还要你来照顾我?”

    琉璃撇撇嘴,“还说呢,过了新年主子也才十五岁而已。”

    卿央摸摸鼻子,尴尬了。

    琉璃不说她真的已经不记得自己才十四岁而已。明明心里都三十好几了,竟然还能和这一群十多岁的孩子们打打闹闹。却不知道在琉璃众人眼中,卿央才实实在在是个孩子,只不过是个肩负的太多的孩子。

    “过段时间让人给爷爷捎信去,就说我跟着师父在山上,让他们放心。还有,记得给黎将军夫人和孩子多送些东西,他一向无长物,临过年又被派到狼穹边境守着,黎青又在书院,夫人和孩子倒是我对不起他们,你们要多多上心。”

    “是。”

    卿央眯起眼睛靠在软枕上。

    还是要去南越啊。

    因为慕容的缘故,卿央很想避开那个地方,但这怎么可能呢?南越皇室动不安,不是正好的机会!卿央不是为了利益不顾朋友的人,但是对于慕容,也许是慕容本对于南越的归属感不强吧,以至于与他相处,很容易忘记他的母国还是她要握进手中的东西。

    南越啊。

    “小姐,都丞相来了。”琉璃小声提醒,凭她们的耳力,根据脚步声判断来人已经是家常便饭。

    “他不来才怪。”眼神示意琉璃。

    琉璃掀开帘子笑道:“老爷上来说话吧。”

    都庆点头,扶着车辕上了马车,看了赶车人一眼。赶车人怀抱着一个小包裹,眼也没抬。没有多少人知道,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的看似平凡最不起眼的车夫竟然也是一个蓝之境高手,那怀中揣着的是天下最锋利的匕首。

    “下,前面就是南潭了,恐怕得绕过去。”

    卿央嘴角一勾,都庆突然感到莫名的压力落在自己上。

    “都大人不必试探我。绕,真心想绕?绕的过去么?”

    都庆一愣,随即整了整衣袍上的褶子,好整以暇地道:“非也,有天下这样顶尖的高手在,都庆不担心。”

    琉璃端上茶,都庆接过啜了一口。似乎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女儿昏迷不醒的事实,又变成了那个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丞相大人。

    “都大人是个聪明人,央很早就知道了。能与大人合作,是央一直以来的心愿。”

    两人都很聪明地没有谈论都月儿。

    “天元有天子这般的玲珑之人,自然会……呵呵。”

    外间一声清啸拔地而起,瞬间带来一阵浓烈的风,将要吹开车帘。琉璃眉头一皱,斟茶的手一停,茶壶碰撞在案上,带起的音波竟飞快地飞向车帘,挡住了外间来的风。只是瞬间,车帘纹丝不动。

    琉璃躬:“扰了主上的兴致,还请主上恕罪!”

    “无碍。”卿央眯着眼睛,“早些解决那些老鼠!”

    “是!”

    琉璃一个旋,轻飘飘地落在了车外。

    马车内,都庆眸色深沉地看着卿央:“下手下多是能人异士!”

    卿央似笑非笑,道:“月儿是不会让父亲有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