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道不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未央……”慕锦不得已向卿央求,“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慕欣吧?”

    卿央看向慕锦,某种是让他心颤的冷然。“敢做就要敢当,慕欣是南越最受宠的公主,但她首先是一个人!可是她的所作所为,配得上她人的份么!今我可以原谅慕欣,因为她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但若后慕欣有哪里对不住我,慕锦师兄,到时南越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准备!”话音一落,卿央撩袍,转头离开。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鄙夷地看了慕欣一眼,随即无趣地各回各院。

    慕欣泪眼朦胧地看向慕锦,慕锦却也如卿央一般,不屑地离开。慕欣,若再有下次,就算我是你的亲哥哥,也定不手软!

    “未央,等等!”慕锦追着卿央,卿央如愿停下脚步。

    “慕兄要为慕欣辩白?”

    听出了卿央话里的讽刺,慕锦苦笑:“未央,慕欣今所为,我心里已不当她是南越皇室。我来的意思,是想与你聊聊。”

    他的眼中一片真诚,卿央沉默着点点头。“去四海楼吧。”

    四海楼,最近的好多事都是在这里解决的呢。卿央食指抹了把桌面,心里感叹,瞧,有了人气儿,四海楼桌子上的灰都不见了。

    “未央,听我说个故事吧。”

    卿央不应声,慕锦也不在意,自顾自往下说。

    “从前有一个孩子,他出富贵之家,母亲是大宅里的正室,父亲和宠母亲。父亲曾言,只得母亲一个便此生足矣。然而在某个年节,父亲喝的大醉,有一个婢子使计爬上了父亲的,父亲自然大怒,想杀了她,但母亲宅心仁厚,劝父亲留下她命,谁料那婢子竟珠胎暗结,产下一子。那婢子难产而亡,母亲很是喜那个孩子,于是亲自抚养他。但一高僧在见过此子之后言道此子戾气太重,将来恐有杀父弑母之嫌。父亲听闻此言,几度想要杀了他,但母亲怜惜他总是一条命,屡次劝阻。这个孩子被视为家族的不祥之子,除了母亲和哥哥,没有人愿意亲近他。”

    “这个故事的主角究竟是那个哥哥还是那个弟弟?恕央直言,央对你们南越皇室的秘闻没有什么兴趣。”卿央一下子就猜到慕锦口里的孩子是谁。想不到那个妖媚的男子还有这样可叹的世。

    “后来那孩子长大了,几乎所有人都遗忘了他,但是这个不祥之子却偏偏被丞相都庆看重,收为弟子。都庆在南越的地位有多高所有人都清楚,于是这个孩子得了宠,一步步走上高位。他的哥哥是欣慰的。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哥哥其实早就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完全是靠一种珍贵的药吊着条命,那个孩子不清楚他哥哥病的有多重,一心帮助他坐上最高的位子,因此,做了许多错事,也错过了许多好人。”

    卿央渐渐听的入迷,慕锦和慕容,原来竟有这样在皇室中难得的谊。

    慕锦顿了顿,道:“未央,我不希望他再错过你!”

    卿央扯着嘴角笑了笑,“他的过去不是我迁就他的借口。”

    慕锦脸上的血色褪去了些,他笑了笑,“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我一个局外人不便多言。”转离开,眼中竟有一抹决绝。

    卿央闭上眼睛。那个孩子已经变了,慕锦,你该感觉到了吧?

    楼外慕锦抚上自己的心口,苦笑。局外人,只怕自己是在局里陷得最深的一个了吧?还是这样难以启齿的局……

    慕欣坐在桌旁,鲜红的指甲狠狠掐着桌上的花朵。夜未央,看来我的打算一点也没错,我们,不死不休……

    今夜,三个人难以入眠,或许,还有更多的人……

    不知是那里传来的笛声绵延不绝,引得卿央循声而去。

    清冽的湖边,一抹白色影遗世独立。

    “在哪里都会发现你的影,你是打算做我的影子了吗?”卿央轻笑一声,双臂抱在前道。

    笛声停了下来。

    “你喜欢桃花吗?你走后我在完颜弋的发间发现了一片桃花瓣,特来送还与你。”

    卿央的笑容凝结在脸上。“你不好奇么?为什么这个时节会有桃花?”

    出尘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玉笛,月光清冽,映得月光下的人也更加出尘。

    “你喜欢,它便存在。”

    卿央的眼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发,仿佛有一层水雾蒙了上来,她却硬生生压下这些不该有的绪,如往常一般笑。“因为它不仅是桃花,更是杀人的利器。因为我是拈花,所以它四时都不能凋谢,直到我死!”

    出尘轻轻叹息。“是桃花,也是桃花。施主既无心于俗世,又何必招惹这些凡尘债务?”

    卿央的脸上不受控制地滑下一颗晶莹的露水,她却笑得狂妄:“呵,桃花为谁开不是开,我既有这如斯大的花园,为什么不使桃花满园?饮酒拈花,岂不美哉?”

    “就让我为你再吹一曲吧。”出尘手中的玉笛放在了唇边,一曲袅袅的离世之音便如一江水一般涌出,只是笛音中夹杂了浓重的悲哀,似叹息,似哀怨,似不忿。卿央静静听着,眼中是茫然,也是失落。

    第一次见她是在她晋级之时,他一曲笛声驱除她的心魔,那时她惊叹世上竟会有此等不染世俗之气的人;现在也许是最后一次,他一曲笛声与她道别,月光下他的背影一样出尘,清冽比月光更甚。

    “看来是你我无缘,央到底是世俗之人,再无缘分欣赏出尘大师的仙音了。”卿央笑着与他道别,“幸好还有一层淡淡的血缘。”

    月光下,出尘走远。

    卿央倚在一棵树上。怎么才短短几个月,什么都不同了呢?为什么要用这样哀伤的语气道别呢。虽然她追求的是功名利禄,天下最高的位子,与他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她又不去害他,他自然可以寻个隐世之处,每青灯相伴,静静读他的经,侍他的佛。何必搞得好像是生离死别一般?

    卿央走上回寝室的路,空气中只余下一瓣桃花,一地失落。

    卿央哭了~亲们,女主不是万能的,哪怕是重生她还是需要成长……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