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认亲,完颜弋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出来吧!”

    出尘担忧地看着卿央,却见她一甩袖子,面无表地直直走向亭中。出尘微怔了怔,立马跟上。

    完颜弋强作镇定,沉下脸问道:“公子商?”

    卿央连赏他一眼都懒得费劲,一国皇帝的威严在此时然无存。

    夜致转过来,果然是前世一般的容貌。“夜卿央?”

    卿央冷笑:“看起来你的记还不错么?大伯?”

    出尘愣住了,她知道?

    夜致笑了:“看来我的好儿子把什么都告诉你了。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叫我一声舅舅更为贴切。”

    舅舅?卿央冷静下来,发现好像有什么搞错了。“你在说什么?”

    出尘靠近她低声耳语:“他是你母亲的哥哥,你的亲舅舅。”

    卿央眸中闪过迷茫的神色,厉声问道:“夜致,你在耍什么把戏?”

    “大胆,竟敢对先生这么说话!”完颜弋不清楚事的内幕,但他清楚在自己的地盘上容不得别人放肆。

    卿央甩袖,一股淡淡的气流直撞上完颜弋的口,完颜弋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体就不受自己控制地飞向后面,装上背后的大树,噗地吐出一口血。完颜弋惊诧地再也不敢出声。以他蓝之境的武之境,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拈花公子的武之境究竟到了什么地步?他却不知道,以他这样的程度卿央根本不屑看,就连要进极渊都还有待商榷。

    夜致瞳孔一缩。“不错,果然是心儿的孩子!”

    “夜致,不要妄想给我刷什么花样!老实交代,究竟是怎么回事?”

    夜致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出声道:“出尘……现在是叫出尘吧?带你表妹到亭子里来。”

    出尘担忧地看向卿央,拉过她的手,微微使劲把她带进了亭子。

    “你的母亲,是我的亲妹妹。”夜致以这样一句话来开头,成功地吸引了卿央的注意。“你在天元七年,夜晋应当告诉过你,在四国之前,还存在过一个镜天。镜天的王,姓夜。”

    卿央的眼睛瞪大了。“姓夜?”那个预言……

    夜致点头。“镜天的王有一个弟弟,在他隐退之后他的弟弟接受川云大陆,但是他的弟弟治理国家不行,以致于川云大陆分裂为四国,而现在的天元夜氏,则是镜天之王的弟弟的后代。而我们,则是镜天的王的后代。”夜致停了下来,卿央需要时间思考。

    “我们天元夜氏与你们的先祖是弟兄,而我的母亲,是你妹妹,镜天的王的后代。”

    夜致微笑,“所以,从你父亲那一方来说,我是你的伯父,从你母亲一方来说,我是你舅舅。但是,你的母亲是我的亲妹妹,而你的父亲与我们的血缘相隔有些远,所以,你还是称呼我为舅舅更为妥当。”

    开什么玩笑?这复杂的关系!而且夜致究竟是不是他……

    “你与我的关系就这样?”

    夜致一愣,随即点头:“我是你舅舅。”

    卿央垂下眸子,将所有的绪埋藏进心底。

    “为什么要对我的家人放血蛊?”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该问这位帝王。”夜致风轻云淡,卿央突然很想把他提起来暴打一顿,不管是因为那张和仇人一样的脸也好,还是他如此不讲人命当回事也罢。

    “完颜弋,你违背了我的话。”卿央走向完颜弋,不高大的躯投影在完颜弋上,却让完颜弋害怕的颤抖起来。他早该知道!背叛拈花公子的代价不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更何况,她竟然和那人是那样的关系!

    “拈花公子,这件事是你舅舅授意的!”

    卿央置若罔闻,他们她一个都不相信,但是要说取舍的话,完颜弋绝对是被牺牲的一个。谁让他是这么不听话的……棋子!

    “欠了我的自然是要还的。狼穹皇帝,不要忘了我拈花不但是极渊门主,还是天下第二商呢!”

    卿央微微一笑,玉手轻轻放在了完颜弋的天灵盖上。仿佛什么动作也没有,完颜弋却惊恐地瞪大眼睛,断了气。卿央皱眉,合上他的眼睛。睁着眼睛真是太丑了!一片桃花瓣落在完颜弋发间。

    夜致亲眼目睹卿央狠辣的手法,不暗暗叫好,心中满意极了。若是她能够认祖归宗继承自己的衣钵多好,反正这个逆子已经指望不上了。若是没有看错的话,完颜弋此刻看起来安详的仿佛睡着了一般,但是脑子里面已经碎成了一滩泥浆!

    卿央的视线被一个小玩意吸引了。她拿起完颜弋的手,端详着那枚戒指。黑色的戒指上纹着栩栩如生的狼纹,低调的奢华。

    “这是狼穹皇族份的象征。狼穹每一个皇族自打生下来就被赐予这样一枚戒指,一辈子不能离,直至死亡带进坟墓。”出尘不知道何时走近卿央,解释道。

    卿央心中一动,一抹笑意悄悄爬上嘴角。原来七年前不经意的动作竟然赚得了这样一个大筹码!

    回到亭子里坐下,夜致对卿央投来赞许的眼神。“你知道你是帝星么?”

    “嗯。”

    “和我回镜天吧,我会让你接手你该得到的。”

    卿央不屑地笑,“既然你都说了是我该得到的,那还需要你做什么?”

    “你……”夜致面色变得难看,随即又缓和下来,“我知道你可能放不下天元夜氏,但是我相信心儿的孩子总会知道她需要什么。我会等你想通。”夜致扔下这句话,离开了。

    卿央冷哼一声。果然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个人都让他讨厌!前世是偷偷摸摸栽赃陷害,这一世倒是好了些,不再偷偷摸摸,但是狂妄霸道自说自话一样令人倒胃口!

    出尘担忧地看着卿央,话到嘴边却都化成难言,最终叹息一声。

    第二,狼穹皇宫的小太监发现他们年轻的皇帝完颜弋安祥地死在御花园。当时小太监还以为陛下只是在御花园睡着了,虽然好奇还是尽责地上前唤,但是屡唤不醒,小太监不得已拍了完颜弋一下,惊愕地看见陛下的头颅瞬间瘪了下来。小太监当即被吓死,幸好亲王完颜亮及时赶到,才制止了恐慌。于是继香公主的喜庆大婚之后,狼穹很快地举行了国丧。因为前一场宫变的缘故,完颜亮自然地被推举为新皇。狼穹红白事一桩接一桩,国内终是纷乱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