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另一个穿越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出尘又掏出一个白瓷瓶拔下塞子把其中的粉末倒在尸体上,只见尸体上渐渐冒出白烟,然后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卿央这才想起商由刚才说过他是玄智大师的弟子。

    “可以给我看看血蛊吗?”

    出尘擦干将装着血蛊的透明瓶子上的血迹,递给卿央。卿央接过,仔细观察这些蛊虫。蛊虫刚从血液中被吸引出来时是和血一般的红色,所以当它隐藏在血液中时,卿央才没有发现。此时缺少了血液的滋养,血蛊体里的红色褪去,变得如冰块一般颜色。若不是知道这是威力可怖的血蛊,卿央还会觉得它们长得很是漂亮,对自己的胃口。

    “出尘大师可知道这血蛊是何人所饲?”

    出尘沉吟了一下,道:“血蛊由来已久,原本是镜天的王为了增强将士们的战斗力而制。”

    “镜天的王为了夺天下还真是不惜代价!血蛊的宿主一旦发作起来可是六亲不认残暴不仁,他怎么忍心把手下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卿央激动起来。与这样的“吸血鬼”面对面,先前她只觉得担忧,但是现在却是深深的同。他母亲的,镜天的王也不是个什么好鸟!

    出尘摇头。“当年镜天的王饲养的血蛊并不是这样。当年的血蛊的确是为了增加战士们的战斗力,但是这蛊是战士们自愿接纳的。战士们以血为誓,忍受血蛊入体的疼痛折磨,只为了镜天的王能够早一统天下,驱除蛮荒。而那个时候,血蛊并不会使宿主失去人,他们依旧有理智,有感,只是比别人丑陋强壮些罢了。”

    卿央愕然,“那现在……”

    出尘的眸子里染上悲凉,“一个野心极大的人意外地得到了他,然后把它交给他天资聪颖的儿子,把它们变成现在这样,那人把它用在了他的野心与谋略之上。这些仆人,都不过是这野心之下的牺牲品。”

    “你就是他的儿子吧?”卿央看着出尘的眸子,叹息道。

    出尘苦笑,“是,我就是那个罪人。”他突然对上卿央的眼睛,“我起先并不知道的!”

    “我知道。”卿央对着他淡淡地笑,他能感觉到那笑容里的真诚。她是没有谴责他的,真好。

    “看起来他们中蛊的时间不长,那么放出这些蛊虫的人一定还在附近。”出尘提醒她。

    卿央眼中闪过狠戾的光,“由叔!”敢招惹她,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是!”商由敛神,转出去。

    “出尘大师,我们换个地方坐吧。”卿央带头先走,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一直被他握在手心里。出尘也注意到了,讪讪地放开,面色微微有些发红。“以后叫我出尘吧,我当不起大师二字。”

    “嗯。”

    出尘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他不喜欢她叫他这么生疏。师父说得对,他的劫数到了……

    待到卿央和出尘在厅堂落座,商由动作迅速地拎着一个人进来。

    “公子,这人鬼鬼祟祟甚是可疑。”

    卿央眯起眼打量被商由抓进来的男子。他看起来白白净净,年纪不大,像是哪户富贵人家养的少爷,只是那低着头战战兢兢的样子充分表现出这就是一奴才。

    “为何鬼鬼祟祟啊?”卿央抿了一口茶,方漫不经心地问。

    那少年挣扎起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无凭无据乱抓人,咱家……我一定要去报官!”

    是个太监!

    卿央重重扣下茶碗,响亮的敲击声让小太监狠狠打颤。卿央倒是奇怪,这个小太监看起来似乎很是害怕,那双眼睛怎么反而显得镇定呢?

    “由叔,搜!”

    “是!”

    商由指使着两个强壮的家仆一左一右抓住小太监,自己亲上阵。小太监不甘地挣扎,在扭来扭去的过程中小太监上掉下一个如同出尘拿出来的透明小瓶一般的物件。小太监一见这东西显露在卿央面前连忙惊惶地扑上去想要挡住。商由看到了异样,一把推开小太监捡起瓶子递给卿央。

    瓶子里一只只如冰块一般颜色的蛊虫安祥地睡着,一点儿也不为外界的纷乱所扰。卿央一眼就知道这是自己所要的东西,也不多看,转手放进袖中。

    小太监脸色灰白,看起来恐惧极了。

    卿央摆摆手:“由叔,让他走吧。”

    商由愣住了:“公子,这……”公子一向没有妇人之仁啊。

    “我的话不至于再说第二遍吧?”

    “是!”商由感到自己僭越了,连忙冲手下打个手势,放那小太监离去。小太监看了卿央一眼,急急忙忙溜了出去。

    “出尘,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狼穹皇宫游玩?”卿央转向出尘,面带笑容问道。

    出尘也绽开一个笑容,如同初开芙蓉一般美好,“出尘不胜荣幸。”

    狼穹皇宫。

    完颜弋听得小太监的禀报,脸上神色变幻不已。公子商竟然发现了!想起那人告诉他的其实公子商就是拈花公子,完颜弋的额上直冒冷汗。拈花公子有多么狠辣他心里清清楚楚,之所以今夜会对公子商家中如此下手是笃定了公子商一定不识得那是什么东西,更不可能猜到自己头上来。这也带着些试探的意味,拈花公子的深浅他完全摸不到,这让完颜弋心里太忐忑了。可是,她竟然知道!完颜弋只感到眼前一阵阵的眩晕,都说最毒妇人心,她不仅是个女子,更有公子商的手腕,拈花公子的狠辣劲儿,得罪了这么一尊大神,完颜弋心里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完颜弋焦虑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还有那位呢!

    “走,去御花园!”

    “出尘,这里你很熟嘛!”卿央看向从容的出尘。一路走来,她早就察觉到他对这里每一条路都非常熟悉。

    “只是偶然得到了一份狼穹皇宫的地图而已。”

    “记真好!”卿央有些嫉妒地悄声道,她当然清楚出尘不是说谎的人了,那么自然是他的记忆力当真无人匹敌。

    “我们这是去哪儿?”

    “御花园。”出尘为她挡开前的横枝,略微顿了顿,又道:“见一个人。”

    察觉到出尘的凝重,卿央隐约知道是去见谁了。只是出尘,真的没关系么?

    还没走到出尘要带她去的凉亭,就听见完颜弋的声音。“先生,您一定要救我!”

    出尘拉着卿央停下脚步。

    “先生,拈花公子的势力强大到什么地步您是知道的,这天底下若是您不肯救我就再也没有人能救我了!先生!”

    卿央心中一动。完颜弋话语中流露出的意思是,那人比拈花公子还要强大?

    “我早说过有的人不是你可以招惹的,是你自己不长眼睛,自作自受!”

    卿央心中仿佛一颗炸弹炸响,一瞬间甚至压抑不住怒气,周的内力翻涌,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绪的不对劲,叫嚣着:毁灭吧!

    卿央绝对不会听错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前世害死自己的亲生父母,无地拉夜雨柔当挡箭牌,疯狂地炸毁夜家的夜致!

    卿央的怒气实在是无法压制,夜致,你也穿越了么?哼,那就让我们好好算算前世的帐吧!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