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蛊现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狼穹皇宫。

    今是公主出嫁,按理说不该有这么隆重的仪式,但出嫁的香公主恰恰是当今狼穹陛下最为宠的妹妹,所以破例如此隆重也是在众人理之中。

    狼穹年轻的皇帝端坐在龙椅上,焦急地敲打扶手。

    “陛下,陛下!公子商来了!”

    完颜亮眼睛一亮,道:“有请!”安公公拿起拂尘急急迎了出去。

    完颜亮向帘后的一个小太监招手,小太监悄悄点了点头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退出了大

    卿央一进大就看见那个年轻的皇帝端坐在龙椅之上,满面笑意。不得不说完颜家的男子都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仿佛所有的小心思在这样刀子般的目光下都无所遁形。但这只是仿佛而已,在卿央这样的人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

    “见过陛下!”

    卿央没有下跪,这让完颜亮眯了眯眼。但是想到她的份,完颜亮也不敢多说什么。幸好此刻大里没有多少人,算不上太丢脸。

    完颜亮呵呵一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商公子快快请坐!安公公!”

    安公公应声而入。

    “快快为商公子上茶!”

    卿央有些摸不清,但面上一副受宠若惊的神色,急忙谢恩。

    “商公子是我狼穹名副其实的第一商人,朕的国库还要多多仰仗商公子啊!”

    “陛下言重了!”

    完颜弋与卿央你来我往,说着些无关痛痒的场面话,一时倒也显出一派君臣和乐的场景。

    “禀陛下,吉时已到!”

    完颜弋一笑,像极了一个护妹妹的兄长:“商公子,请吧!”说着带头走了出去。卿央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好像要出什么事。

    一国公主的婚礼自然是声势浩大,受尽宠的公主的婚礼更是无可比拟的豪奢。满院的大红色,迎来送往的大臣宾客,数不尽的奇珍异宝,繁琐的礼节,这就是今宫中的场面。来来往往的人中最引人注意的不是风得意的驸马爷,而是一紫衣的胤国太子秦君羽和淡蓝色飘逸如仙的洛逸轩。卿央坐在一个不怎么显眼的角落,一眼就看见了这两人。

    洛逸轩心下自然清楚该出现在此处的是谁,心知自己想找的人此刻定是找不到的,也不着急,端起一杯酒和秦君羽说说笑笑,打发些或是恭维或是探底的狼穹臣子。

    公主和驸马忙的没有意思空闲,院子里众人倒是很有闲做自己想做的事。卿央端起桌上的酒,穿过拥挤的众人来到洛逸轩前,举杯笑道:“逸公子,久仰!”

    旁边早有好事者介绍道:“逸公子,这位是我狼穹第一商人公子商!”很明显此君方才也在大之中,听到了完颜弋的场面话,自以为清楚完颜弋对公子商的恩宠有多重。

    洛逸轩打量着眼前的六君子之一,心下却把她与卿央重叠起来。仔细看了一番,心下有了定论。

    “商公子果然是人中龙凤!”

    “哈哈哈!”两人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而这些落在旁人眼里,则是公子商与公子逸一见如故。于是恭维声更大了,明里暗里挑衅的声音则小了不少。

    “逸公子若是有闲暇,宴席结束不妨到舍下一叙!”

    “一定!”

    秦君羽看着那个已经走远的公子商,凑近洛逸轩:“逸轩,那就是公子商?”

    “嗯。”

    秦君羽赞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太子央是,公子商也是,听说拈花公子的年纪也不大。”

    洛逸轩看了他一眼,“她的主意你打不起。”

    另一个饱受关注的人始终没有出现,只是派了一个看起来份不低的手下来送了份礼。一些人因为那位没有出现而失望,另一些人因为那位对公主婚礼有所关注而倍感荣幸。

    繁华声在半夜都还没有消失,卿央耐不住心中的不安,向完颜弋说了一声就回去了,完颜弋倒是意外地笑眯眯的什么都没说。一出宫门,卿央就召来自己的黑马飒风疾驰回商家。越靠近商家心里的不安越重。但愿不会出什么事才好!

    商由站在门口候着,面上焦急的神色一览无余。远远地看见卿央回来,急忙迎上去唤道:“公子!”

    “怎么了?”卿央翻下马,一把抓住商由的袖子:“怎么了?”

    “公子快去看看,咱们家里出大事了!”

    顾不得多话,三步并作两步跨进院子就听见屋内嚎叫的声音。卿央心下一沉。这声音多么熟悉,曾经在师父的蛊虫发作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声音!

    “公子小心,那里不能随便进去的!”商由拉住卿央。

    “我知道!由叔你放开我,我知道是什么!”卿央一下子挣开商由,冲进了屋子。急得商由在后面一声声叫:“公子!公子!回来,危险!”

    屋内有三个人,一个变成了吸血鬼的模样,惨白的脸,殷红的嘴唇和锐利的尖牙,此刻他正趴在另一个人上,卿央亲眼看见他尖利的牙齿扎进了另一个人脖子里,然后,他下的的人发出了一声声惨叫,而变异后的吸血鬼则是一脸满足。第三个人趴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很明显他已经被吸过血了。屋内地板上墙壁上到处染着血迹,触目惊心。

    “你怎么样了?”卿央摇着第三个人的肩膀,企图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起先第三个人对卿央的动作毫无反应,渐渐地喘气声停了下来,然后卿央惊诧地看见这个人,完完全全变成了这个世界的吸血鬼!

    卿央急忙一抽,清之境的威压从上喷涌而出。但是没有用处,这些人早已经失去了人,似乎一点儿也不知道趋利避害。吸血鬼被激怒了,反而直直冲着卿央而来。卿央顾不得心下的惊诧,手腕一翻,五枚银针出现在指间。只听几声风响,那个吸血鬼应声而倒,在他的周五处大里赫然插着五枚银光闪闪的针!

    倒了一个,多了两个。另外两个吸血鬼闻到了危险的气息,一步步向卿央近。此时卿央手上已经没有可以作为武器的银针了,一个吸血鬼扑了上来,卿央翻手一拳打到了他腹部。以往这样的力量对付一个稍微有些武力的家仆绰绰有余,但是卿央忘了,这是变异的吸血鬼,远比普通人强悍,这一拳不但没有打倒吸血鬼,反而使他狂躁起来,更加凶猛地扑上来。卿央悲哀地发现这些人不是前世认识的俊美的吸血鬼,而是变成了具有吸血鬼能力的野兽。此时仁慈无用,能做的只有毁灭。

    卿央将清之境的内力汇聚在手上,左手一把抓住吸血鬼的肩膀,右手紧握成拳,对着吸血鬼的左重重击下,吸血鬼连哀嚎的时间也没有,瞬间喷出一口鲜血,软软瘫在了卿央上。另一只吸血鬼趁着卿央松口气的时候也扑了上来,卿央此时被死去的吸血鬼挡着,没办法御敌,突然灵机一动从头上拔下紫玉发簪,急速出手,发簪深深刺进了吸血鬼的额头,就在两眉之间,一个青鸟头流光闪烁。

    卿央推开上的吸血鬼,脱下外袍挡住他们的脸,然后走出屋门。

    “公子,没事吧?”商由迎了上来。他的边还有一个卿央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人出现。

    “阿弥陀佛。”出尘依旧是一白衣,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气息。此刻他的眼中有着淡淡的担忧与关切。

    “出尘大师,你怎么来了?”

    “府上有难,出尘特来解此灾祸。”

    商由解释道:“公子方才急着进去,属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这位是玄智大师的弟子,他说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属下请这位高僧进来看看。”

    卿央点头,“那就请出尘大师随我进来看看吧。”本来这样的事是不该让一个外人参与的,但是莫名地,卿央就是信任他。

    “请。”出尘的眼神中藏着太多的绪,跟着卿央的视线偶尔泄露出淡淡的愁思。

    看到屋内的场景,出尘知道卿央刚刚经历了什么。揭开覆在死者面上的外袍便露出扭曲的脸。血水仍然不断地留下来,染湿了外袍,染湿了地板。

    “小心!”出尘拉着卿央的手,急急后退,避过了血水。

    “这是……”卿央不解地看向出尘。

    出尘拉着卿央蹲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打开瓶盖放在了地上。一会儿一只只血红色的细小的虫子蠕动着爬进了瓶中。

    “这就是蛊虫么?”眼看出尘盖上瓶子,卿央问道。

    “嗯,这就是血蛊。”

    求收藏!还有亲们看完这个可以移驾《莫陌血蔷薇》~PS:果然自己打广告没有效果么,墨非大君王,你们家的收藏好惨淡啊55555~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