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莫北辰摸摸鼻子,讪讪开口:“那丫头啊,可是天女!”

    卿央躯一震,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半晌,淡淡道:“师父,这话不可以乱说。”卿央明白,若月儿是天女,她势必要为自己挡下一道生死劫。不消说,这个生死劫一定是要付出生命!卿央对待对手的确是心狠手辣,但是卿央不是一个无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来代替自己的死亡!何况承担天女使命的还是月儿!

    “唉!”

    莫北辰不知是疑惑还是惋惜,他接着道:“央儿,不管你是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这样。现在躺在上的小丫头就是天女,为你付出生命是命数,不可逆!”

    “为什么……偏偏是月儿?”卿央背对着莫北辰,不知道面上是什么神色,仅仅能够从她颤抖的声音中听出她的心

    莫北辰叹息,命数就是这般无奈。生而为人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的天赋才能不同,能力强大,就站在顶端,能力弱小,注定了你只能被别人踩在脚下!而有的人,命数注定要做霸主成功路上的铺路砖!

    屋内沉寂了一会儿。

    “师父,你的解药……凑齐了。”

    莫北辰一愣,半晌又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知道这是徒弟认命了。

    但是,卿央认命了么?

    呵,夜卿央从来不是个服输的人!都月儿这次没死是否意味着卿央尚未度过生死劫?没有人知道。但是卿央下定了决心,既然老天没有趁着这次机会夺走月儿的命,那么,老天爷,你将再没有机会!

    “对了,央儿,要小心那个穿红衣服的。”临走时,莫北辰如是说。

    卿央只是脚步顿了顿,什么也没说。

    月儿受伤的事不简单,即使怀疑她也找不出他的动机。会水落石出的……

    第二

    书院里的气氛又回到了以往,没有人发现都月儿受伤,没有人问过为什么卿央边的小尾巴消失了。对书院里的大多数人来说,一切很平静。

    碎玉被派到梨香院照顾都月儿,黎青常常去看望。慕容、慕锦、洛逸轩、洛子骕都很安静,仿佛昨夜的遇袭只是一场梦。慕欣更是安安静静地变成了一个淑女。

    波涛暗涌当然是在看不见的地方。

    卿央一个人去上课。推开院子的门,卿央就感觉到了诧异,先生竟然不在院子里!这在卿央上课期间还是第一次发生。琴姬夫人一人坐着,手放在琴上,心却不知道去了哪里,脸上一片恍惚神色。

    “琴先生。”卿央喊了一声,唤回琴姬夫人的思绪。

    琴姬夫人回过神来,面上微微发红,似乎被自己的学生看到自己走神是多么丢人的事。

    “央儿,进屋里去吧,蓝先生今有客。”

    卿央疑惑地向屋内看去,的确是说话声隐隐传出。先生那么淡泊冷清的人,不知道朋友又会是怎么的高士呢?只不过自己一个小辈去打扰,貌似有些失礼。卿央向琴姬夫人推辞道:“既然蓝先生今有客,央还是先回去好了。”

    屋内却传出琴圣的声音:“进来吧,央儿!”

    琴姬夫人一笑,看向卿央,神色分明是说还不快进去?

    卿央冲她点点头,走进屋内。

    琴姬夫人的视线跟随着卿央,看着她的影消失在门内,若有所思。

    “这是我的弟子,夜未央。”琴圣向与他对坐的那人介绍,那人含笑点头。

    “央儿,这位是玄智大师。”卿央顺着琴圣的指点看去,只见一位僧人端坐在蒲团上,他手执念珠,双眼含笑,慈眉善目的神色像极了庙里泥塑的菩萨,就连此时他盘膝而坐的蒲团,也好像是莲花宝座一般发出圣洁的光芒。玄智大师,游历四国而四国皇室争相挽留的高僧!

    卿央不敢失礼,连忙恭敬地还礼,道:“晚辈夜未央见过大师。”

    玄智大师打量着卿央,心道不愧是帝星,这般气质确是寻常之人难以拥有的。含笑道:“久闻太子央气质如仙,今一见,果然不同寻常。”

    “大师过奖了。”卿央淡淡道,谦虚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来。

    琴圣摸着胡子越看越满意,央儿不愧是自己最为得意的弟子,进退有礼,宠辱不惊。琴圣暗暗点头。骄傲会使人丧失进取之心,过分谦虚会让人觉得做作。央儿这样的气度正是长辈最为欣赏的。

    卿央垂手侍立在琴圣一侧,任玄智大师打量。没有人顾忌她一国太子的份说什么请她坐下,这是大师与大师的聚会,在这里,卿央只是一个小小的能有幸被大师看上眼的学子罢了。

    玄智大师终于收回了目光,抚着胡子点头。“蓝先生收了一个好徒弟!”

    琴圣但笑不语,显然他很认同这句话。

    “呵呵,太子央,今我有礼物要赠与你。”玄智大师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瓶。

    卿央则心里疑惑,难道说这就是高人?看顺眼了就送东西?她没有忘记,当初镜先生就是这样把镜楼交给了自己。

    “大师,这是?”卿央接过瓶子,疑惑地问。看起来似乎是一种药丸,不知道作用是什么。若是恰恰能解月儿的毒就好了。卿央在心里如此希望。

    玄智大师听不见卿央的心声,他道:“这是取灵丸,能够助人在短时间内提升二阶武之境,若是对战时与对方差距悬殊,凭此药或可一敌。”

    卿央眉头皱起:“大师,天上不会掉馅饼,这药有什么副作用?”

    玄智大师笑了:“不错,小小年纪竟如此沉稳,不错!这药的确有副作用。此瓶中装有三粒药丸,若是在冲阶之时吃一粒,可以助你获得更多的灵力,但是会让体虚弱一个月。若是三粒一起服下,控制得好药力便罢,若是控制不好,轻则伤人心肺脏器,使人双目失明,重则爆体而亡,命不保!”

    是这样!卿央反而放心了不少。所谓是药三分毒,如此强大的药力没有什么副作用反而怪异。

    “太子央,若非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此药!”玄智大师面色虽然还是在笑,但卿央感觉到他其实很严肃很严肃。“太子央,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有用此药的一天。”

    屋内奇怪地平静,但是不安却是悄悄驻进了人们的心底。卿央知道以后的路不好走,琴圣知道玄智大师的话好像是预言一般。不,千万莫要一语成谶!

    从琴圣那里回来后,卿央一直抚摸着玄智大师所赠的白瓷瓶,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就连青音来了都没有察觉。

    “主上!”青音轻飘飘地落到地上。

    卿央眼神一敛,手绘白瓷瓶,问道:“怎么样了?”

    青音答道:“回禀主上,那刺客的份已经查出来了,是阮门世家的余孽。”

    “阮门世家?”卿央垂下眸子细细咀嚼这四个字。阮门世家?好像是天元的名门?

    青音在卿央边呆久了,察言观色的能力也有几分,一眼就看出来卿央没什么印象。他解释道:“主上,阮门世家是您来书院前刚刚被灭门的一个家族,您忘了,阮门世家曾经联络阮妃对您下毒?”

    原来是那个阮门世家!卿央终于想起来了。在来书院前卿央惩治了几个后宫里不安分的小虫子,那阮门世家就是其中之一。卿央借阮妃的侍女之手栽赃阮妃,扳倒了阮家,平反了欧阳家的案子,还收了一个忠心的手下欧阳玉,大赚了一笔。没想到办事的人不利索,竟然留下了祸根!

    青音连忙低下头,不敢触怒眼前面色转冷的男装丽人。那个刺客也真是的,逃都逃了,就好好隐姓埋名活下去呗,主上都快不记得阮门世家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蹦出来搞个袭击事件,还伤了主上最疼的月儿姑娘。傻不傻?

    “查出匕首上的毒是从哪儿来得了么?”

    “这……”青音敢肯定说出真相后绝对有人不会有好下场。

    “别卖关子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卿央冷哼一声。青音孩子心,做事折腾。

    “回禀主上,毒是南越公主慕欣给他的!”

    卿央眼中一抹厉色闪过。果然是你,慕欣!只是小女子的嫉妒天还是另有隐呢?

    “那……慕锦和……慕容是不是与这件事有关?”卿央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青音偷看了一眼主上的神色,小心措辞:“慕锦昨夜未能赴约时因为慕欣临时有事找他,慕容没有什么动作,但是那刺客曾经去投靠南越二皇子……”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