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卿央是女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不管好的还是坏的任何事都不能阻止时间的脚步。

    九月节这一天终于在所有人的盼望中款款而来。

    一大早的,一向安静的书院人声鼎沸。

    “陈师兄,台子搭好了么?”一个瘦子问。

    “好了好了!”台子边上的胖子连声答应。

    “武师姐,今天要表演什么呀?”

    “跳舞!黄师妹,你要演什么?”

    “哈哈,师姐,暂时保密!”

    清心苑里,几个人偷偷摸摸探出头来,满脸的好奇。

    “单师兄,你说央师弟穿女装的样子怎么样呀?”

    被唤作单师兄的男子敲了下他的头:“笨,肯定是大美人一个呗!”

    师弟委屈地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继续蹲点。

    只听屋内一声怒吼传来:

    “夜未央!你让我穿这个?”

    卿央揉揉耳朵,无辜地捡起被慕容一怒之下扔掉的可怜衣服,拍拍上面的灰,道:“慕兄,这是你答应我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穿女装了?”慕容气的跳脚,央儿她……不会真让他穿这吧……

    卿央双臂抱在前:“你答应我要跳舞的。”

    “那不是少将军嘛!是个男的!”

    卿央嗤地笑了:“谁告诉你少将军一定是男的了?”

    慕容傻了眼:“那公主呢?”

    卿央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也是女的!”

    “什么?!”慕容风中凌乱了,“既然是两个女子,那她们还私定终?”

    “有何不可?”卿央斜了眼慕容,“真是跨越别的!”

    慕容的脸色沉得可以拧出墨汁来。原来央儿是这样想的,那她和月儿岂不是……难道说……

    卿央管不了慕容脑子里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只管慕容得穿上这件女装。瞧瞧,大红色,多么配他这种妖孽的气质啊!

    “那你呢?”慕容无奈接受。

    “我自然也是女装!”卿央看不出来有多排斥,毕竟是女儿。虽说一国太子着女装实在是有失风范,但卿央是谁?是穿越来的!在前世别说是男扮女了,就是男变女也多得很。

    卿央转过眼,等慕容把衣服换好,然后催他出去,自个儿拉好屏风换装。

    卿央的是一月白色的女装,穿在上依旧是飘飘仙。拔下发簪,一头墨发如瀑布般披下。因为昨夜睡眠极好,所以面色红润,黑色的大眼睛也是炯炯有神。因为武之境已经提高到清之境的境界,所以卿央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难言的味道,吸引着人,又明显地与他们划清界限。

    墙边的几人先前看见门打开了,才屏住呼吸,就看见一个满脸复杂神色的红衣美人走了出来,又小心翼翼将门关上。狭长的丹凤眼郁闷地瞄了眼屋门,乖巧地倚在院内的树上。

    是慕容师弟!

    众人奇怪了,没听说慕容师弟也要扮女装啊?难道是为了陪央师弟?果然是同窗谊深厚!扪心自问,他们绝对是做不到的。众人感动的泪连连。

    半晌,门又打开了。众人拉长了脖子想一睹美人芳容。

    只见门内缓缓地伸出了一只手。

    众人的呼吸滞了。这是怎样的一只手啊!素白如玉,肤如凝脂,说它是白玉雕成的,却比玉多了灵气,说它是自然长成的,那是怎样的天地灵气才能孕育这样一只嫩白的手啊!

    在众人的无比期待中,那只手又缓缓缩了回去。

    一时间众人的心仿佛从万米高空摔下来似的,难受极了。

    红衣美人,也即是慕容响应了这只手的号召,走进屋,顺便还带上了门,阻绝了一众窥探的眼神。

    屋内。

    “慕容,我来给你上妆。”

    正沉浸在惊艳中的慕容没听清,傻愣愣地点了点头,任由卿央领着他坐在了镜子前,拿出胭脂眉笔涂涂画画。

    卿央心里暗笑,早知道美人计这么有效,还不如早点使,刚刚还浪费了自己一番口舌。

    半晌,卿央满意地点点头,唤醒慕容。

    只见镜子里那个明眸皓齿的红衣美人先是呆呆怔如刚刚睡醒一般,接着镜中的他眼睛缓缓睁大,缓缓地,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再然后美人儿张开红艳饱满的小嘴。

    紧接着围观众人再次听到屋里传来威力更大的怒吼:“夜未央!”

    某师弟抹抹汗,悄声对边的师兄道:“师兄,以后就是有这样美丽的女子追我我也决不答应!唉呀妈呀,简直就是河东狮吼嘛!”

    师兄僵硬地点点头,其实……他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影之下。想他们天元女子的地位是四国之中最高的,也就造成了女子……额……豪爽的格。只是莫非……南越也有这民风?

    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屋门再次打开,也给众人带来了新的希望。

    红衣美人似乎已经上了妆,更加的美艳如花,虽然脸色稍有不豫,但无损他的美貌。可惜了,是个男子啊。红衣美人牵着白衣美人的芊芊素手,缓步而来。只是可惜,白衣美人面上蒙了面纱,不能得窥真容,真是可惜!

    众人遗憾不已。

    忽然,起风了!

    秋风一阵,吹得那面纱遮不住下面的倾城颜。只是飞快地,两只手拉住了面纱。众人的心底又是一阵唏嘘。

    “容哥哥,你也该遮面的!”

    白衣美人嗔。

    却不料完全把众人的下巴要吓掉了!

    这……这完完全全是女子的柔嗓音啊!

    再仔细看那白衣女子,哪里有喉结?完全是女子长什么样她就长什么样!

    央师弟呢?

    白衣美人和红衣美人悄悄进入了供书院上台的学子休息的地方。

    “月儿!”

    都月儿听闻此声连忙迎上来,悄悄关上门。

    “公子!”

    蓝衣女子迎上来,赫然是碎玉。

    “嗯。”卿央压低了声音。随即摘下面纱。

    “喝!”众人倒吸一口气。

    这、这是夜未央?

    白衣美人墨发如瀑,唇红齿白,乌黑乌黑的眼睛灵动地转啊转,怎么看都是一位风万种的大美人啊!

    似乎读懂了众人心中的疑问,卿央笑了,“不错,就是我。”声音亦是温润的天元太子夜未央。

    都月儿夸张地拍拍口:“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央哥哥是位千百媚的大美人呢!”

    碎玉的面色也由隐约的紧张放松下来,绽开一个美丽的微笑。

    “好了,月儿,准备好了么?第一个就是你的节目。”

    “嗯。”都月儿点头,又乖巧地道:“我再练练。”说着抱琴去了隔壁。

    “慕兄,隔壁那位会教你几个简单的动作。”卿央指使面色一直有些怪的慕容去隔壁练舞。慕容哼了一声,转头离开。

    待屋内只有卿央与碎玉两人时,碎玉才唤道:“公子!”轻手轻脚为卿央沏了杯茶。

    卿央端起茶杯。是碎玉从家里带来的茶,香味与四国的茶都不同,独独清冽这一份。

    “不知公子召唤碎玉来书院……”

    “碎玉,”卿央放下茶杯,“上次青音给本尊传的消息,狼穹完颜弋要嫁妹妹,说是拈花公子要亲去观礼。本尊记得好像并没有答应过这件事。”

    碎玉思索了一下,肯定道:“完颜弋上次给主上来的书信中提到这件事,但主上没有答复。”

    “是么?”卿央用手指敲着桌面,轻哼了声,“完颜弋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真不愧是狼穹人啊,就跟狼似的喂不亲!”

    “主上,需要惩罚他吗?”碎玉撇到卿央隐约不悦的脸色,试探问道。

    “不必,本尊生气的是座下众人似乎都缺了双眼睛!”

    “主上,这是何意?”碎玉急切地问,难道哪里出现了漏洞?不会吧?

    “完颜弋的后一定另有其人。”卿央肯定地道。

    九月节给亲们一个欢乐的气氛,后面有事要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