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慕欣脸色惨白,围观的众人更是大惊失色。没有人预料到卿央竟然下如此重的手。要知道这慕欣可是南越皇帝最宠的公主啊。

    慕欣夺过另一个侍女手里的剑指向卿央。剑尖颤抖着,却仍然固执地对着卿央风轻云淡的脸。

    卿央用两根手指夹住剑道:“慕欣公主,央敬你是南越公主,平里你欺负月儿种种,央从来不与你计较。”

    慕欣气的牙痒痒,这是什么话!说得好像自己是什么恶人一般,难道自己与都月儿争锋相对的时候都月儿就是只弱可怜的小白兔?

    殊不知卿央心里是又气又喜。气的是都月儿这个傻丫头不知道惜自己。南越最大的权臣堂堂丞相之女,再加上天元太子撑腰,比她一个南越国君的女儿能差到哪里去!何况今天的事本来就是慕欣没道理。可是这丫头就是单纯善良,竟然丝毫不懂得辩驳。喜的是这丫头对自己的维护,因为牵扯到自己,所以那个一贯率直的丫头竟然也学会了忍气吞声。卿央只想对都月儿说,傻丫头,站在你前面的可是堂堂天元太子夜未央,名闻天下的拈花公子,就算你杀了那只乱吵乱叫的母猪,有我护着,谁又敢把你怎么样!

    停了停,卿央接着道:“可是如今你竟然想对央不利!莫非南越看不起我天元,还是你南越对我天元怀有虎狼之心?”卿央走近一步,得慕欣连退两步。

    慕欣什么话也不敢说。该死的都月儿,她只是为了教训教训都月儿罢了,夜未央竟然给她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她虽是一介女流,到底也知道天下局势。如今四国表面上和和气气,就算私底下有多少不入眼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也没有人摆上台面说。谁要是先摆上台面说,谁就是搅乱天下的罪魁祸首。她只是气愤不过一时大意要对都月儿动手而已,根本没想过招惹夜未央!谁会想做一个千古罪人!

    卿央接着道:“慕欣公主相比早已看不得央了吧?今找这样拙劣的借口对付央吗?嗯?”

    那声“嗯”刺激了慕欣,她疯狂地摇头,慌乱地解释:“不、不……”

    卿央怎么会给她辩解的机会呢?这时卿央给人的感觉又变了:“慕欣公主有什么就冲着央来!您南越地大物博,有精兵强将,而我小小天元土地贫瘠,尽是老弱病残!谁不知道您南越陛下、南越皇后是如此地宠你,南越皇室人丁兴旺,所以来欺负我只剩下老弱病残的天元皇室?慕欣公主,南越真是好狠的心,好辣的手!”

    这已经不是在政治局面上了!南越最受宠的公主代表着南越皇室,夜未央太子代表天元皇室。天元皇室人丁单薄众所周知,如今只剩下年迈的夜帝、年岁尚幼的夜太子和几个女眷,慕欣如此欺侮夜太子,根本就是道德沦丧!

    围观众人不在心里骂起慕欣甚至是南越!真乃虎狼之辈!无耻之极!

    慕欣啊慕欣,难道国仇家恨你都要结下?

    慕欣在众人带着异样神色的眼神中狠狠颤栗。

    都月儿擦擦眼睛看着卿央。想不到央哥哥心里竟这么苦!以前只是觉得央哥哥无所不能,根本没想过央哥哥也需要人关心。哎呀,埃及还老是给央哥哥找麻烦!都月儿心里充满了愧疚。

    路过此处恰巧听见的镜先生无奈地摇摇头,心里笑道:不愧是央儿,真是聪明啊。明明是把慕欣一步步引进言辞的陷阱,这会儿却自己装可怜博同。若是这些人知道这会儿引得她们同心泛滥的翩翩公子是江湖上传言最为可怕得到拈花公子,不知道她们又会怎么想?

    再看屋内,众女都以愤怒的眼光谴责着慕欣。慕欣已经不知道怎么解决了,大大的眼睛里泪珠滑落。若是换个地方,也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儿,只是可惜,美人儿的眼泪作用也是不一样的,就像此时围观的众人见慕欣落泪,反而更加激愤。

    “这样对待央太子,她还有脸哭?”

    “哼,一定是装的!”

    “还是堂堂一国公主呢,根本比不上月儿嘛!”

    “就是就是,还是月儿可善良!”

    ……

    话题已经转移到了都月儿上,卿央的嘴角若有若无地挂上一抹微笑。难道你以为堂堂天元太子是个吃软饭的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

    慕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她是南越最受宠的公主,自打出生一来还没有人敢如此对待她!

    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慕锦的影出现了。

    “皇兄!”

    慕欣见他来怯怯地起

    慕锦却没有搭理她,而是转向卿央:“未央,舍妹愚鲁,还望见谅!”

    卿央露出一个客的笑容:“无妨!只是希望慕兄照看好令妹,免得误伤人!”

    慕锦见卿央似乎没有再追究的意思,心下大喜,连忙扯了慕欣过来:“还不向央太子和都师妹道歉!”

    慕欣心不甘不愿地低声道:“对不起!”

    卿央觉得闹够了,对这种人是在提不起什么兴趣。遂淡淡点头,领着都月儿出去了。众人见刚刚的形,怎么也想不到就这么平淡的收尾了。难道慕锦的面子那么大?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外面。

    镜先生逗着手里的绿毛鹦鹉,打量着面前的年轻男子。嗯,不错,似乎是个人才呢……

    “先生可否将四喜还给学生?”

    镜先生挑眉:“小子,这鹦鹉不是你的吧?”

    慕容一愣,点点头。

    镜先生笑了:“不错。”将鹦鹉递给慕容,随即别有深意地道:“无论遇上什么,都不要伤害它。”

    慕容难得地愣了一回。这位先生似乎话中有话?

    “想什么呢?”后有人拍他的肩膀。

    慕容回头笑笑,摇摇头。算了,他应该是说鹦鹉吧,这可是央儿的东西,怎么会伤害它呢。

    卿央接过鹦鹉给都月儿:“月儿,送给你的。”

    都月儿破涕为笑,泪珠儿还挂在睫毛上:“谢谢央哥哥!”

    “记住,它叫四喜。”

    “嗯。”月儿一定会记得的,这可是央哥哥第一次给月儿送礼物呢,月儿一定会把四喜养的白白胖胖的!都月儿心里如是想。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卿央急于脱

    “未央,怎么了?”慕容直觉卿央上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

    “没事,就是去找找师父。”卿央不等他们回答,急急忙忙就离开。

    这么急惹来慕容的怀疑也不是卿央预料之中的。卿央只得苦笑,谁让自己冲冠一怒为红颜竟然误打误撞冲击了清之境的壁障呢?进阶实我愿,时机不待人啊!

    慕容皱眉,央儿怎么了?这样慌张,不是她的个啊!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