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再见镜先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卿央推开琴院的木门。这样秋的清晨微微有些凉意,木门上似乎有着薄薄的霜,触手顿时令卿央清醒不少。

    老早的,琴圣和琴姬夫人已经坐在了蒲团上对坐饮茶。看见卿央和他后的都月儿,琴圣只是柔和脸色,点了点头,琴姬夫人则笑着道:“央儿,月儿,今倒是早。”

    卿央和都月儿向着两位大先生行了一礼,亦是恭敬地笑答道:“蓝先生和琴先生每清晨便早起煮茶琴,我等为弟子,虽然修为及不上两位先生,但总不可懒惰,每能够多聆听先生们的教导总是好的。”

    琴圣赞同道:“央儿说的不错,学习总不可懒惰。世人只道读书需要三更灯火五更鸡,却不知不止读书如此,习琴,练武大抵都是这样。”

    卿央点点头。

    都月儿已自搬了两个蒲团摆在琴案旁。卿央冲她轻声道声谢,两人一起坐下。

    琴圣放下手中的紫砂茶杯,道:“央儿,月儿,今你们自行练习吧,熟悉熟悉这几先生们教导的技巧。”

    都月儿满心欢喜,央哥哥还没有为自己弹过《弄仙》呢,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让央哥哥为自己弹一曲。

    卿央一眼看到了都月儿的星星眼,不失笑。这丫头,这是太单纯,不管开心与不开心,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

    不管都月儿小丫头,卿央兀自拨弦。卿央的这把琴虽然仅仅是书院用来练习的琴,音色却也是极好,在卿央指尖下全无一丝杂音。卿央断断续续地拨了几个音,感觉自己进入了状态,便起焚了一支香。都月儿知道这是卿央要真正弹琴,自己不能打扰了,便安安静静拿了本琴谱看,然而眼睛却不受控制地偷偷飘向卿央。

    卿央的手贴着琴弦,就这样静了一会儿。随即面上带上笑意,美妙的琴音便从指尖倾泻而出。

    都月儿的心随着卿央的手指一起舞动。

    一滴露水从青翠滴的草叶上滴入山泉,山泉里无数滴水顿时欢腾起来了,欢迎这个新加入的伙伴。听着黄莺的歌声,一起欢快地向前跑去。在进入大河的那里瞬间,她们惊讶地张开嘴,看着无数的同伴从四面八方而来拥挤地进入河流,然后终于收起了她们的吵嚷,带着一丝紧张,带着一丝兴奋,期待着大海的方向。大海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面带着和蔼的微笑张开怀抱接纳这些小儿女们。

    琴声渐渐消散,都月儿还沉浸在琴声里,直到听到琴圣的夸赞:“央儿的琴果然是名不虚传!”

    卿央谦恭道:“先生过奖了,学生的琴尚不足火候。”

    琴圣抚着胡子,很满意自己学生的表现。

    都月儿睁大了眼睛问道:“央哥哥,这支曲子莫非就是《弄仙》?”

    卿央正要说话,却听得门外一人抢先答:“这支曲子并不是《弄仙》!”

    院内众人齐刷刷看向门口。只见一个长相清瘦的中年男子推门走了进来,含笑对着都月儿道:“小丫头,这可不是《弄仙》。《弄仙》若是那高山之巅,这支曲子便顶多算的上是那山脚罢了。”都月儿的小脸上写满了震惊,转向卿央。

    早在中年男子进门之时,卿央的双眼就已经紧紧锁住了他,惊喜之溢于言表。待到琴姬夫人起让座,为中年男子沏上茶,卿央才叫了一声:“镜先生!”

    镜先生捧起茶杯向卿央示意:“未央小友,好久不见!”语气中并无一丝诧异。

    都月儿看着院子里含笑的众人,悄声问卿央:“央哥哥,这位先生与你是旧识?”

    卿央点点头,向都月儿介绍道:“这位便是我的启蒙师傅,镜先生。”不管有没有镜楼的存在,卿央都已经把镜先生当做了自己的老师。

    都月儿连忙行了一礼,面上竟带着些初见家长的羞怯,镜先生看在眼里,不在心里暗暗咂舌:臭丫头,又祸害了人家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琴圣向着卿央和都月儿道:“你们恐怕还不熟悉,这位便是棋院的大先生,镜先生。”

    卿央惊讶道:“镜先生何时成立书院的大先生?镜先生与央相别那说要去寻的人寻到了么?”

    镜先生温柔地看着琴姬夫人,答道:“是呀,寻了这么多年,终是寻到了。”琴姬夫人红着一张脸,慌忙避开他的视线。

    卿央看见这光景,心下早已明白了几分,怪不得几年前见琴姬夫人,她眉宇间尚有些淡淡的忧愁,而今却全然不见,原来如此。一本正经道:“不知道琴先生与镜先生竟有如此故事,以后却叫学生为难。”说着立马变成一张为难的面色。

    琴姬夫人疑惑地看向卿央,不解地问道:“央儿,你为难什么?”

    卿央叹了口气:“学生是如此地为难,以后究竟是称呼您为琴先生还是师娘呢?”

    一院子人顿时笑起来,唯有琴姬夫人面色愈发发红。

    琴圣道:“好了,琴姬脸皮薄,莫要再打趣她了。你们要叙旧得到以后再叙,央儿,月儿,且去练琴吧。”

    卿央忙答了是,乖巧地退到一角去练琴,都月儿不必说自然是跟着她。

    这壁厢琴圣和镜先生对坐品茶,气氛和谐宁静。

    看着卿央和都月儿,琴姬夫人满眼的慈:“央儿和月儿格倒是颇为相合,若能凑成一对,定是佳偶。”

    镜先生看看那一对,对自家娘子道:“这却未必。这都月儿再好,也不是央儿的佳偶。”

    琴姬夫人看着这个拆台的夫君:“月儿格善良可,哪里与央儿不配?”

    镜先生安抚自家娘子:“我并不是说月儿配不上央儿,只是那小丫头的命……何况那个人是夜未央。”

    琴姬夫人嗔怪地看着夫君,很是不满,也唯有在镜先生面前一向端庄温柔的琴姬夫人才会耍耍小子。琴圣听出了几分门道:“镜先生,你是说月儿这孩子……”

    “是。”镜先生点头,目光中带着惋惜,“一切都抵不过命数。”

    “命数……”琴圣默叹一声,竟是如此的落寞与悲痛。

    镜先生自知失言,顿时住了口。琴姬夫人面上浮起一抹尴尬的笑,想安慰下琴圣,镜先生拉住她轻轻摇头。一时院里只剩下卿央的琴声,随纤手拨弄流转。

    都月儿没有听见的,卿央没有听见的,一律都随着袅袅的琴音消散于青天之上。

    天色渐晚,卿央一个人走在回清心苑的路上,都月儿被她早早打发走了。她不想与她相处太多时间,害怕给这个单纯可的小姑娘带来危险。这几天,卿央总是感觉到一道视线跟随着她,无论是与其他人在一起,还是单独一个人,这道视线几乎不曾消失。卿央没有查探,她在等,等着这一场名为“跟踪”的游戏的结束,她敢肯定这视线并不是一个被派来盯梢的探子,因为这视线中带了太多绪,不是那种人该有的,卿央很有些好奇。

    只是卿央今有些浮躁了,她故意加快脚步,很好,依旧在跟踪她。卿央猛地转过——什么都没有,除了摆动树叶的风。

    谁,究竟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