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猜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柒九小 书名:拈花未央
    来人正是洛晏与丞相林贤。

    林贤与洛晏年纪差不多,形略微发胖,看起来很和蔼。但是有本事居于相位多年,林贤的心思与本事又岂会差。卿央老觉得林贤像一只狐狸,还是只成了精的千年老狐狸,总是有种被他看穿的感觉。但是林贤与洛晏相交几十年,卿央自认看人很准,知道林贤和洛晏相交完全是惺惺相惜,不会对洛家不利,因此不会排斥他。

    洛晏上前抱起卿央。虽然卿央的小板已经七岁了,但在洛晏怀里,还是显得那么小。

    “小央儿,刚才干什么呢,那么入迷?”

    “爷爷,我在看花,种的花可漂亮了。”

    “呵呵,我看呀,小央儿可是比花好看多了。”林贤笑眯眯地开口,“老洛呀,看你家两小子那样儿,莫不是小央儿是他们的亲侄女、亲妹妹,我还担心这俩小子将来会拜倒在小样儿的石榴裙下呢!”

    洛晏听到这话,抬头用满含深意的目光打量了洛逸轩和洛子骕一眼,被打量的两人头更低了,不过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两人脸上晕起的红色。

    洛晏转头对林贤高深莫测地说:“将来的事谁说的准呢?不过,我家小央儿长大后倾国倾城那是一定的!”

    林贤忽略了洛晏眼中隐藏的笑意,笑道:“你这句话我认同。不如这样吧,我先为我那小孙儿柬洵定下一门亲如何?”

    “你真这么打算?该不是早有预谋吧?”

    “哈哈,知我者,老洛也!”林贤一拍洛晏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既如此,那好,你府上那本《奇兵阵法》我要了!”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边两人哥俩好,这边卿央满头黑线,就这么简单?自家老爷子为了一本破书就把自己给卖了,连自己这个当事人的意见都不问。有这么当爷爷的吗?

    林相笑呵呵像只老狐狸,不想张着的嘴巴里像是突然飞进去了什么东西,想起自己就站在花丛边上,林相心下一抽,不会正巧有只蝴蝶飞进去了吧?连忙呸呸两声,看得众人不明就里。直到感到喉咙再无异样,林相这才注意到大家好奇的眼神,尴尬的红了老脸。

    卿央眸子俏像只小狐狸。哼,老狐狸,让你乐!

    洛晏心里乐开了花。《奇兵阵法》是自己寻觅多年都未寻得的兵书,偏偏机缘巧合下被林贤那老小子得了,问他要又不给,原来打的这个主意,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不还是得乖乖双手奉上?哈哈哈,书我要了,卿央又没许给你家,就算你家小子赖着,但是许的是洛卿央,等卿央长大了,终归姓夜,到时候说不定连我家那两小子都要争,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家小子那时候都不知道到哪个旮旯去了。

    洛晏的小算盘打得响,却不料这边还有人黑了脸,这两人自然就是洛家两小子了。把自家老爹和爷爷腹诽了千百遍,也因此使得两人以后很长时间见到林柬洵都没有好脸色看。

    卿央终于忍不住出了声来打破这诡异的气氛:“爷爷,林爷爷,你们肯定有正事吧?”没事别拿我开涮!

    林贤这才恢复成以往儒雅的“相”模样:“呃,今晚宫里设宴款待天元来使,各大臣要携带家眷赴宴,所以我特地来跟你们说一声,记得要带上小央儿一起去,我家柬洵也会去的。”

    卿央好奇地问:“接待使臣的宴会一直以来不是都不许女眷上么?”

    林贤捋了捋他的小胡子,笑道:“因为这次的使臣与以往不同,自然接待的礼数也不同。这次来的是天元的公主和驸马,自然要有女眷上作陪。”

    “那天元为什么不派皇子或者王爷来呢?”卿央眨眨大眼睛。

    “那是因为天元只有一位太子与一位公主啊。当年天元太子不知何故出走民间,一直未得其踪,所以如今天元皇室只有一位公主。”

    “天元皇室是姓夜吗?”

    “是呀,小央儿真聪明,当年的那位太子便叫做夜凌风。”

    卿央陷入了沉思。当年天元太子出走与自己父亲出现在胤国时间相差不多,且夜姓在川云大陆很少见,夜凌风,夜少枫,该不会……爷爷恐怕也猜到了吧,才会答应这门亲事,若是自己不姓洛,那么这门亲事也便同一页废纸无异。恐怕天元皇室也查到了些什么,才有了此次胤国之行。毕竟自己由某些渠道得到的消息中说,天元与胤国目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派遣公主出使的事。

    “央儿,央儿,想什么呢?”林相在卿央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挤眉弄眼地笑道。

    真是为老不尊啊!卿央撇撇嘴:“林爷爷不要敲央儿的脑袋,变笨了怎么办!”

    “额……”看着卿央一本正经的笑脸,林相一愣,随即挤挤眼睛,“没事没事,你是我林家的媳妇嘛,变笨了有柬洵小子养你!哈哈!”

    卿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至于方才的事,还未发生谁知道会怎样呢?诸事随缘罢了。

    午后。

    卿央坐在桌旁,写完了一张小楷,转头对娘秋兰道:“娘,我想午睡一会儿。”

    秋兰体贴地整理好毛笔和镇纸,为卿央铺好,看着卿央躺到上,然后拉好帘子,搬了张凳子准备守着卿央。

    卿央玲珑白皙的小手掀开帘子,甜笑着对秋兰说:“娘,人家想一个人睡,你不用守着我啦!”

    秋兰笑着摸摸卿央的头:“小小姐,奴婢怕你等会儿踢被子呢,还是让奴婢守着你吧。”秋兰自卿央进洛府就在照顾卿央,早就把卿央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卿央撒道:“娘不要,卿央已经长大了,要自己睡!”

    秋兰失笑,连忙哄着她:“好好好,娘让你一个人睡。”

    卿央闭上眼,听见娘起走出房间,并带上了门。悄悄起,将被子弄成好像有人躺在里面的样子,万无一失,再轻轻打开窗子,翻了出去。

    福源茶楼。

    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夹杂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谁也没有注意,这个孩子走路抑或蹦蹦跳跳的速度远远快于常人。混在人群里,这抹小小的影一转眼溜进了福源茶楼。

    茶楼生意正好,大堂里坐满了人,大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汉子,聚在一起聊聊天,吹吹牛,高谈阔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大堂。小二来往穿梭在这些客人里,忙得满头大汗,因而小孩进来没有什么人注意到。

    卿央笑笑,真好,小孩子就是容易被忽略,这也省的她再卖萌装傻。轻轻撩起衣袍,径直朝掌柜走去。扒拉着算盘的掌柜抬眼瞅见卿央,连忙放下手里的帐,迎了上来。卿央冲他点点头,便由掌柜带路,两人径直走向后堂。

    铁掌柜怎么也没有想到,恩人今天会来茶楼。他知道恩人的份是将军府的小小姐,按说这会儿不应该出门的。不过转念一想,恩人是什么人,怎么能和其他小孩子相提并论呢。

    一间单独的客房,可以看得出来铁掌柜心思细腻,知道帮忙隐瞒自己的份。卿央笑了笑。道:“铁大叔,别来无恙啊?”

    铁掌柜忙恭恭敬敬地垂下头,答道:“托小姐的福,小人一切安好。”

    卿央摆摆手:“铁大叔,您还是坐下和我说话吧,您老这样怪别扭的。”这个傻大叔,说了很多次不用老拿自己当救命恩人看,就是听不进去。谁能想到自己只是偶尔的心泛滥,在一帮杀手小喽啰手上救了一个人而已,竟然凑巧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铁算盘铁掌柜。偏偏这位铁掌柜还是个死心眼,愣是要报恩,没成想这次竟真的有了需要铁掌柜帮忙的地方。“铁大叔,我知道你在江湖上很有一把子朋友,不知道能不能为我打听些事呢?”

    铁掌柜忙恭敬地回道:“但凡小姐所命,我老铁定不推辞!只是不知道小姐想要知道什么事?老铁知道小姐是官家的人,老铁只在江湖里有些朋友,如果小姐想知道朝堂上的什么事,老铁怕是没办法。”

    “无妨。”卿央笑着点点头,这个铁掌柜当真是不错。不骄傲不谦虚,分分寸寸拿捏得正好,对自己的要求既不拒绝又不满口答应,深有自知之明,不愧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还混出了名气。

    “铁大叔,请你把我查一查当年的天元太子夜凌风。我知道当年的事闹得很大,就算是天元皇室压下去了一些,还是有不少知人。无论如何,还请铁大叔尽力帮忙,我要知道夜凌风的生平和最后他去了哪里。”

    铁大叔疑惑地看向这个在自己心中很是神秘的小女孩。夜凌风,天元太子,一个普通的官家小姐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果然小姐不是一般人啊……

    “老铁一定尽力而为!”

重要声明:小说《拈花未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