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李式问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清风和煦。

    时间如白驹过隙,三天一晃而过。

    刘玲的报告,被退回了两次,在第三次交给钟新月的时候,报告变成了两份。一份是她自己的,一份则是陈颖的。

    钟新月只是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律所的其他人,也从一开始的惊讶于陈颖突然的积极和亲近,换成了淡然处之的态度。再见到陈颖和刘玲偶尔神神秘秘的讨论着什么的时候,心底的好奇心算是彻底地起掐灭了。

    “律所最近真不接有罪和最轻辩护的案子吗?”刘玲探过头,看了眼对方得出的结论,再与律所最近接案子的方向挂钩,显然对方的结论较为接近。但是,为什么?

    “你没见谈话记录中写着要构建‘和谐’社会吗?”

    “与这个有关系吗?”

    “在讲求效率的时代,你以为达到和谐的标准,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呃,加班?加派人手?缩减审限?”黑色签字笔的笔头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桌面,刘玲咬着唇,绞尽脑汁,尽可能说出自己所有的想法。

    到底还是幼稚。陈颖歪着嘴,不屑地嗤笑,那高傲讽刺的姿态,险些让刘玲误以为以前的陈颖又回来了,“降低犯罪率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是即使明知有罪,也判成无罪……”

    刘玲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跟你说……”

    ……

    “又在观察她们两个了?”

    办公室里,李承泽坐在椅子上,嘴里问着站在纱窗前的人,修长的十指,骨骼分明,在键盘上翻飞舞动,在纯白色的屏幕上,敲打出一串串深奥难懂的程序符号,煞是好看。

    “嗯。她们看起来相处得不错,出乎意料了。”钟新月淡笑。回到李承泽旁的位置坐下,拿起早报,快速浏览了一番,挑出重点,这才认真阅读。

    “我们也相处得不错。”李承泽跟着说了一句。

    钟新月低头笑了笑,满含温,对于李承泽的话,她无法不认同。时间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

    谁会想到之前她还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只是相差了几天,便让她主动进他的办公室,打发无事可办时的闲暇时光;谁又能想到,只用了短短的三天时间,偶尔不间断的摩擦,便消磨了彼此体之间的违和感。

    亲吻,拥抱。

    不可思议的令人安心眷恋。

    在这之前,上班时间,像这样如此儿戏的举动,她决计不可能会有;在这之前,若有人告诉她,总有一天,她的感观,她的体,会如此迅速的适应另一个人的存在,她也决计不会相信。

    微微侧抬头,觑了眼不知在编写什么程序的人,钟新月澄澈深邃的眸光,又柔和了几分,或许,真的没有必要用一个月的时间。

    “李承泽。”

    “嗯?”

    他转头看她,如神祗般的俊颜,专注而认真。

    “快下班了。”

    “嗯。你晚上想做什么?跟之前一样,爬山看夜景?”

    南市周山环绕,说是开门见山,一点也不为过。但是看山近,登山远。

    看似近在眼前的山峦,想要靠近还没被开发完善的山脚,汽车七绕八绕,左右颠簸也得花费长的时间;而登山,绵延起伏的山势,最高点的海拔也不超过一百米。

    至于看夜景?钟新月觉得,李承泽更像是旨在让她爬山,在怡中,不忘让她锻炼体。不过,不论是哪种目的,她都不想再经历了,她的体吃不消。

    “看夜景,等有时间再去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你说。”

    钟新月微笑,对于他,她不必拐弯抹角,话语轻松而直接,“我现在在省外,老人家,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爸爸喜欢喝酒,我妈喜欢吃榴莲,姐姐嫁人了,弟弟是应届高考生。”

    李承泽并没有在钟新月说完后,立即给出反应,反而是敛眉沉思了一会儿。狭长的丹凤眼,在沉思的时候,更是如漆了墨一般,黑得浓郁,只是那不是闪烁的亮光,威严冷冽,让人心生敬畏,不敢放肆。

    墙上的圆形时钟,敲定了五点。

    五点,是他们工作时间的终结点,也是生活时间的开始。

    “新月。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钟新月……

    她怎么就忘了,李承泽调查过她的,自然不会落下她的家人,只是他的回答,让她有种,即使她再不说,他也要说了的直觉。

    果然,李承泽下一句就是,“明天是周末,我原打算跟去你家拜访一下的。”

    拜访。

    这个词,在他的字典里,出现的次数为零记录。就讲这一词的功夫,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奇怪的光芒,话语中更是机不可察的停顿了一下,时间极短,敏锐如钟新月,也没再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绪,钟新月慨叹,不只是要说,而是直接安排要做了……

    “你还有什么是没有准备好的?一起说了吧。”在他面前,她的适应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低。

    李承泽认真的思索了一番,然后询问道:“你想先登记,还是先结婚?”

    典型的李承泽式的问句,委婉和刚硬并存。

    顺着回答,只有他想要的答案,直接有效,思路也容易被他带着走。钟新月揉了揉额际,声音有些无奈,“有第三种选择吗?”

    她还没说了一下家人的喜好,他就准备好礼物登门拜访了;若是她刚才没多问一句,他是不是打算直接到民政局里领了证,末了再告诉她,她已婚的事实?

    钟新月无奈了,是真无奈了。

    从没有这么一刻,她觉得李承泽的效率高的得让人有压力,最糟糕的是,她还没有被婚的想法,反而有种兴然的冲动,仿佛就算他说明天去登记,她也会点头答应一般……

    “单选,也可以双选。”

    还是个不定项的选择题。钟新月轻笑,连这都出来了,为什么就没有她想要的第三选项?

    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被坐在角落里的莫于川听了去,硬气刚烈的脸上,有着对钟新月的同。对于她想要的第三选项,莫于川心里暗笑,照少爷的想法,估计即使忍不住说了,十有**会是订婚!

    只是,为什么两人都没想过还有求婚这一说?看了眼还在交谈的两人,莫于川头一次觉得,少爷和夫人果然般配,连想法都异于常人。

    “李承泽……”

    钟新月深吸了口气,打算再说什么,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止住了话头,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来电显示,愣了一瞬间,却也只是一瞬,她快速接通。

    “喂——”

    她的语调轻松,有着不着痕迹的依赖,嘴角更是不自觉的弯起,李承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

    莫于川也惊讶于她语气中的随然亲近,跟她讲电话的人,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