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tou师学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莫于川目送钟新月转离开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入,冷漠的脸上,似乎散发着点点温度,略微急促的步伐,透露出主人激动欣喜的绪,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确实让人欢喜得很。

    “少爷,钟律师说想请你吃饭。”钟律师回避了这么久,终于有点回应了。单是他这个旁人知晓后都暗自高兴,更何况是一直隐忍的少爷?

    果然,听到这个消息,李承泽将视线从手中的书移开,深眸璀璨的笑意浮现,成熟低沉的嗓音宛若大提琴般,缓缓流淌,浑厚动人,在空中微微浮动,透出点点欣愉,“什么时候?在哪里?”

    “今天中午。她家。”

    早上太早,晚上暧昧,中午正好。果然是她的格。而且地点,也如他所料。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你直接回复‘好’。”

    “是的。”而且他已经自作主张地答应了。

    “今天的水果,到了没有?”

    莫于川眸光微动,快速回道:“到了。”

    少爷从钟律师住院开始,就每天派人从国外运送新鲜的水果,都是纯天然的,非转基因。每天到医院陪钟律师时,少爷都会带去一点。只是钟律师出院了,水果还是照样运送过来。

    今早上班不久后,就有佣人发来短信,说是今天的水果已经签收了。他本来还在疑惑,如今听少爷这么一说,似乎有些头绪了。只不过,“少爷是不是早就料到钟律师会请客?”

    甚至连地点都猜到了。那些水果,明显就是要去钟律师家时,要带的礼物。

    李承泽望不见底的深眸,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决心,以及丝丝缕缕成竹在的自信,完美白皙的手指,轻叩着桌面,发出无规则的“咚咚”声。半晌,他开口为莫于川解惑,高贵中透着他独有的细腻和温柔。

    “你别忘了,这几天,我每天都亲自煮了粥的。”作为回报,她怎么也会请他吃一顿才对。更何况,勉强说来,他也算救了她一次,她更该有所行动表示,还有那晚,她……

    话到这里,李承泽似乎停顿了下,补充道:“你让人在律所下班前送过来。”

    对于李承泽后面的要求,莫于川点头,尔后蹙眉不解。“少爷亲自动手,难道不是因为陈主任说的话吗?”

    这跟钟律师请客有什么关联吗?

    “当然有一部分原因。但是诚意,就它的表现方式来说,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所以少爷亲自动手,是诚意。作为有诚意的回报,以钟律师的格,自然也会亲自下厨。亲自下厨,地点自然就是钟律师的家里了……

    莫于川似是恍然大悟,眼角可疑地动了下,忽然同起钟律师的处境……

    “果然……”是少爷的风格,凡是都比别人想得更深刻些。

    谁能想到,只是因为一碗粥,借诚意之名,表明自己的心思,然后就博得了钟律师的好感?博得了一个光明正大,登堂入室的机会?还能吃到心上人亲手煮的饭菜?

    真是……一举多得……

    虽然前提是,少爷肯先纡尊降贵,亲自动手,为她洗手作羹汤……但是作为回报,他怎么都觉得,会是钟律师比较吃亏。

    “可是,少爷为什么会想到要送水果?”而且,只送水果,会不会太寒碜了点?

    “平常人首次登门拜访,都喜欢送些水果,以示礼貌。另外,礼物不太贵重,她收下时也会安心。”

    如愿以偿的李承泽,心甚好,对于莫于川的不解,几乎有问必答。那微微上扬的语气,毫不掩饰地表露出他心中的欢愉。

    莫于川愣住,不会太贵重?都是空运过来的,光那运费就不便宜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少爷为什么懂得这些?”

    他很清楚,这不可能是钟律师主动要求;而少爷话里的细节,别说是少爷,就算是他,也不曾仔细地了解过。

    交际往来时,在应酬送礼方面,他从来只是听少爷吩咐,打个电话,让秘书看着安排,直接送过去就行了。可以说,很多时候,他们是送了礼没错,但是具体送了什么礼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但他异常清醒,他们送人的礼物中,就从没水果这一项。

    而现在,少爷不仅自己想到要送什么礼物,更是说出这么一堆闻所未闻的道理……

    莫于川彻底惊讶了,觉得自己的头脑快不够用,一连串问出了几个毫无营养的问题。然后后知后觉地感悟到,原来自己也能像范愉一样,多嘴多舌。

    “书上写的。”没有理会莫于川吃惊的神色,李承泽面不改色,平静地说道。书上写的,而他,正在学。

    他可不希望,他的恋,因为所谓的缺乏经验不了了之。没有经验,他可以学。就如同,他猜不透她的心理,就去找心理咨询师解决一样。

    现在才发现,原本在他眼里只是一堆垃圾、毫无思想内涵的书,如今看来,却还是有些道理的。比如他手中的这本《专家》,就有提到男方到女方家里,应注意些什么。

    书……书上写的?

    莫于川登时噎住。他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还是该哭笑不得?

    少爷什么时候买了那种书?什么时候开始看的?为什么他一直跟在少爷边,都没注意到?难道他过去几天认为少爷在很认真地审阅企划案,其实都是在研究那种书?

    莫于川的表似乎言又止,但最后选择沉默。算了,即使都问清楚了,又有什么意义?

    如此,少爷这段时间太过反常的行为,以及那些貌似经验老道的手段,也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他早该想到的,既然少爷会去找心理咨询师分析钟律师的心理,那从书中偷师学习恋经验,也不会太出乎意料了。

    少爷,真的很在意这场恋。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是单恋,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不过,钟律师能主动请少爷吃饭,也算是一大进步了。

    思及此,莫于川的心,也稍稍欣慰了点。想来,钟律师对少爷,也不是毫无感觉。那么,少爷想要的回报,也就指可待了。

    看了眼视线转回书上,态度严肃认真的李承泽,莫于川脸色已经完全淡定下来了。他想,以后少爷再作出任何不合理常理的举动,说出不合份的言语,他都不会惊讶了。

    果然,快下班时,莫于川跟在李承泽后,听着李承泽半是邀请半是胁迫的话,他已不再有惊讶的绪了。

    “怎么了?”还未开始收拾东西走人的钟新月,抬头,仰视着眼前高大的影,问道。虽是问话,但钟新月心中已有了答案。只是——

    李承泽低头,眸光柔和,唇角似乎漾着愉悦的笑意,“不是要去你家吗。你坐我的车去,还是我和你一起坐公交?”

    “……你的车。”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