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欠债还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钟新月放下筷子后,李承泽便起,背着她,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现金,看也不看是多少,象征地结账。所幸事先都安排好了,店里的人,很干脆地接过,也没有找钱。

    见他回过来,钟新月酝酿了下绪,组织语言,刚想说话,李承泽就先她一步开口,截住她的话,“我送你回去。”

    钟新月果断摇头,语气清冷,“等一下,我们之间的事,先说清楚。说完后,我自己回去。”

    这也是她会和他一起吃饭的原因,既然无心,就不要平白耽误别人的感,给人遐想,造成错觉,然后越陷越深,轻呼了口气,她开口,“我想,你应该调查过我吧。”

    她说得直接,李承泽眼神微闪,只一瞬间,他选择坦诚以待,“不错。”

    而且,他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错误,不调查,他根本没机会再见到她,也没机会跟她相处。那样,他错过的,岂是一段感那么简单?

    调查,是为了更好的拥有。以往没遇到能让他上心的人,也就算了,既然遇到了,他岂会轻易放过?此外,他不打没准备的仗,如果因为不够了解而错过,那是最不可原谅的。

    意料之中的答案,她笑得淡漠,却不在此纠结,“那你应该知道,在这二十五年里,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人,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李承泽挑眉,“你说。”

    “我相信。”清淡的话语,让他错然,却在她的下一句话,错然的神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心疼。

    “但我不相信那种感,会发生在我上。”亲,已足够让她疲惫。至于,她不相信他的感,亦不相信自己,还存有多余的心力去维持一段感

    没有深刻的剖析,只一句“不相信,”便毁尽他所有的期待。深沉的眸子敛起,闪过桀骜专横的神采,李承泽压下心底涌上的怒意,尽量不让自己的怒火伤着她。

    “所以?”

    钟新月微微一笑,是无奈,也是请求,“所以,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从今天开始,保持距离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李承泽想,他该发脾气的,他该狠狠的抓住她,直接到民政局里登记,直接成为最亲密的夫妻,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保持距离。”

    可是,放在侧的大掌,干净修长的五指微微握住,可是,他舍不得。

    “律师不是最讲求权利和义务吗?”李承泽声色先是微软,而后上扬,“新月,你有权利拒绝,但我没有接受你拒绝的义务。你无权替我做决定。关于保持距离之类的话,我不希望再听到。”

    跟她谈法律?

    钟新月哭笑不得,沉淀了下思绪,以牙还牙,“权利义务本是相对而言,它的存在,需要一定的基础,我们既无债权债务关系,也无合同契约关系,李承泽,你所谓的权利义务,在逻辑上,根本不成立。”

    见他眼里闪过错愣的神色,她顿了顿,缓下了脸色,继续说,“而在法律上,我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有绝对的意思表示自由,可以对任何人,任何事,表达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与你无关。”

    “同样的道理,我的确不能左右你的思绪,但是,你的言行,已经严重干扰到我的生活,对我造成了困扰,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停止。”

    至于停止什么,两人心知肚明。

    她这样的灵牙利齿,他不是第一次见识,也很欣赏,但若是一直用在他上,李承泽的眼里,微闪着凌厉无,却转瞬即逝,仿佛不曾出现一般。

    李承泽低下头,深邃孤高的黑瞳,望进她的,压下心中涌动的愫,捉住她话语间的漏洞,沉声道,“债权债务关系么?”

    他的语气,似乎带着得逞的意味,钟新月回味了下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心里闪过不祥的预感,她瞬间戒备,“怎么了?”

    “刚才,是我请你吃饭的吧?”

    她错愣,“一份拌面扁,四块钱而已?”

    她虽然鲜与人交际,但偶尔也会和同事之间互请,交流职业心得,除了大钱AA制之外,小钱,她们都是随意付账的。

    李承泽的嘴角,泛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微笑,四块钱?别的不谈,就那个掌勺的师傅,一道菜,就要一百万,她真以为,那是普通的食物?

    只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狭长凌厉的黑瞳,闪过掌控一切的凛冽,很好的隐藏起心底的笑意,李承泽脸上的神色,严肃而认真,“债不在多,有欠就行。”

    这两者,有着实质的区别。

    “我可以还。”

    钟新月懵然。拿起黑色皮质的公文包,掏出扁平的钱包,钱包也是黑色,还没打开,那边就传来了李承泽浑厚的嗓音。

    “按照你刚才的说法,你有义务还债,但我有权利拒绝你的还债。所以,不用找了,还是欠着吧。”

    “……”钟新月僵住,瞪着他,难得的恼怒。对此,他浑然不在意。良久,她挫败道:“李承泽,我说不过你了。”

    他拒绝她还钱,只说欠着,那就是想让她还,至于怎么还,还什么,钟新月的脑海里,荒唐地闪现出四个字:欠债还

    她颓败地叹气,不得不承认,她词穷了。

    只一瞬,他就敏锐的捕捉到她话里的漏洞,以眼还眼,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这样敏捷的思绪和迅速的心思转换,她也不得不折服。她的律辩口才,在他面前,似乎成了一纸空谈。

    所有的理由,所有的借口,都只有被驳回的份。又或者,从她怀着目的跟他踏入小店开始,就已经是个错误,以至于划清界限的目的没达成,反倒更是纠缠不清了。

    “所以,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他一语双关,话里蕴含着微微的纵宠。

    见她毫无反应,李承泽欺近她,大掌悄然握住她的手,察觉她的挣扎,他加大了手中的力度,不让她逃脱,“新月,不要总想着拒绝,试着给自己一个机会。”

    挣扎不过,她垂首看着两人交叠的手,神色莫名,无辜的委屈,在深瞳的极深处瞬间闪过,声音平淡到听不出任何感,“我试不起。”

    是的,她试不起。

    她爸妈不念她,她已经够难受了,不会自找麻烦,在自己边放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在她猝不及防的况下,伤到她。

    关乎感,上心,是伤心的开始。若是体受伤,疼过,痛过,忍忍就过去了;感却不一样,入了心,便会被人牵动绪,左右思绪,一旦受伤,那会是一辈子都弥补不了的痛。对她而言,只会是累赘,增加精神上的负担。

    况且,感需要两个人一起用心维持,如果她点头了,却不付出点什么,那是她不负责任。那么,恋失败告罄,是必然的结果,亦是她咎由自取。而她很清楚,现在的她,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经营一场,是不想,亦是不敢。

    猜出她在担心什么,李承泽眼一沉,“先不用你付出,接受我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

    切实的表现,比虚无的话,更令人心动。但是,她也要正视他的存在,给他表现的机会。否则,做得再多,也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什么?!

    “这对你不公平。”他的建议,他的妥协,让她惊愣。倘若她一直独善其,届时,他的付出,该如何自处?

    “是否不公平,现在下定论,为时太早。”

    看穿她的心思,李承泽简而言之。这个机会,他若赢了,就能得到她的心,她的人;若输了,她的人,也是逃不掉的。如此,最后的结局,横竖左右,要么双赢,要么都输。她想要独善其的想法,永远不可能实现。

    沉默的对峙,他眼神执着,她平静无奈,好一会儿,她移开视线,素颜泛起清然的笑意,酸酸的,涩涩的,为他,也为自己……

    “我知道了。”

    她不会再提什么拒绝的话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对面的莫于川立马收回游离的思绪,赶了过来,视线触及两人相握的手时,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讶异,少爷,成功了?

    想问,却明白现在不是时候,默默的跟在他们后,听着他们的对话。

    “现在,要回家吗?”

    “你以为一个小时的时间,能有多长?”

    ……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