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期限已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初七很快来临,跟家人吃完最后一顿午饭后,钟新月便收拾行李,回到市区的出租屋,将忧伤藏起,露出微笑,准备新一年的工作。

    初八,律所正式上班的时间。

    经过节假期的洗礼,律所人人精神抖擞,服装的搭配也都是焕然一新。眼神里也都带着信心十足的冲劲和干劲,为新一年出色的业绩拼搏奋斗。

    上午临近十点,律所迎来了新年的第一位主动前来咨询的人。来人是一位波浪卷发的中年妇女,面容松弛,眼角存了几条深刻的鱼尾纹。

    “你好,我是陈律师。”见到来人,陈颖快速放下手中的化妆棉,抢先上前服务。

    如果新年工作第一天,她就接了案件,不仅能让周围的同事羡慕,更是一个好兆头,预示着她新的一年,业绩有成。想着,陈颖笑得更加殷勤,“这位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姓严。”

    肯接话,就代表有希望。陈颖心一喜,将同时赶来的刘玲挤到后,毛遂自荐,“严女士,我是律所里最好的律师,你有什么法律需要,可以直接跟我说,我可以……”

    “我……我找人。”严女士不好意思的打断陈颖的话,说明来意。

    “找人?”不是来办事的?

    陈颖脸色一僵,欣喜碎裂,既然不是来办事的,自己也不用那么客气了。于是,陈颖的语气立马变得不耐烦,前后反差极大,问都不问是想找谁,直接回道,“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这里不是程南分所吗?宝华说过,是这里没错啊?”她和宝华同住在天骏小区,宝华离婚后,一直跟她跟她夸她当时请律师很会打官司,如果有需要,可以去找那个律师。

    看了手中宝华送给她的名片,她确定是这个律所,没问题啊。

    宝华?那不是新月姐上个案件的当事人吗?被陈颖挤到后,一直没来得及插上话的刘玲,眸光微动,“请问你找谁?”

    “我找一个叫钟新月的律师。”

    “哦,你等一下,我帮你叫……”

    ……

    律所会客室里。

    钟新月和严女士,面对面坐着。刘玲也在,她刚入行,没什么经验,陈主任临时决定,暂由钟新月带着。此刻,她坐在钟新月的左侧旁听,拿出笔记本记着两人的对话,吸取经验。

    看着妇女局促不安的神色,钟新月温和的笑,安抚她紧张不安的心。然后率先开口,主导话题的方向。

    “严女士,你不用紧张,就先说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吧。”

    “哦,好。他是我的小叔,当初我们说好,我借他两万开店,一年还清就可以了。我不收他的利息,只要本金就行。但是已经三年多了,我好几次催他还钱,他都找借口赖账,不肯还。”

    “有借据吗?”

    “当时我们有写过一份,但是我弄丢了。”

    钟新月微一沉吟,“那么,有复印件吗?”

    “这个,没……没有……”严女士话短。她当初根本没想过小叔会赖账,自然也不会想到要去复印借据,留存备份。看着对方的神色似乎为难,严女士紧张到手心出汗,“钟律师,你看,我的钱,打官司的话,能要得回来吗?”

    两万块不是小数目,如果小叔肯好好还钱,她也不会撕破脸皮,将他告上法庭,他还钱的。

    只是,为什么钟律师皱眉?

    “严女士,不打官司对你有利,你不必再费时费力,白花诉讼费和律师费。”

    听完严女士的讲述后,钟新月果断的劝诫,“你的况,先不谈你没有借据作书证,没有证据支撑你向法院主张权利;就诉讼时效而言,就已经过了法定的主张权利时间,即使法院受理了,你的诉讼请求也会被驳回。”

    “被......被驳回?”严女士语结。

    “对,正常况下,法定的民事权利主张时间是两年。严女士,你的主张,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没有胜诉的可能。”

    “怎么会这样?”严女士颓败的垂下头,双肩拉冗了下来,极度失望。

    送走脸色灰败的严女士,钟新月回到座位上,整理资料。刘玲跟在她后,没有直接回座位。不解的看着她,“新月姐,为什么你不接严女士的案子?”

    “我刚才的解释,你没认真听吗?”没有丝毫胜算的案子,接了只会浪费当事人的诉讼费和律师费,也会花费律师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

    “有啊,我还有做笔记的。”担心被责怪,刘玲赶紧拿出笔记,上面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证实了她刚才确实是有认真听的。她问这话,是因为——

    “我只是在想,反正严女士也不知道案子会败诉,我们先接了再说,还可以赚点律师费……”

    刘玲的话,在钟新月冷静的注视下,越来越小声,最后的几个字,轻得几乎听不出来……

    “刘玲,你要记住一点,我们是律师,我们的利益和当事人的利益是一体的。但我们要维护的,首先是当事人的利益,其次才是自己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赚钱没错,但是你的目光,要看的长远一点……”

    刘玲咬着唇,神色委屈,稚嫩的脸孔,还带着校园大学生的青涩和纯真,只是她的想法,却更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的一些人,唯利是图……

    看着她委屈倔强的神色,钟新月无奈地揉了揉额际,猜不透为什么陈主任突然要让她带刘玲,严格说来,她自己也算是新人……

    在律师界里,十年以下的从业年龄,都是算是新人,更何况,她才从业两年……

    新人带新人,心里抗拒是难免的。她明显能感觉到,从陈主任宣布决定开始,刘玲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觑了眼还在纠结的刘玲,钟新月尽量选择温和的用词,引导她的思路,却又不会打击她的信心。

    “只有先考虑当事人的利益,当事人才会信任你,找你帮忙。就拿严女士的例子来说,如果我明知道会败诉,却为了那一点律师费硬接了下来,当严女士知道后,发脾气是无可避免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会丧失在律师界的信誉,断送自己的前程,这么说,你明白吗?”

    人无信,不足以立世。一个只为自己利益着想的律师,他的路途,或许会辉煌,但也只会是短暂的灿烂……

    说到最后,钟新月以自己为例,说的道理浅显易懂,刘玲的眼里,似乎还有着一层迷雾,似懂非懂的点头,“哦。”

    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刘玲忍不住转头,看了钟新月一眼,嘴里不服气地小声嘟囔着,“可是,我们不说,严女士又怎么会知道?就算她知道了,大不了以后都不接她的案子,干嘛讲得那么严重?”

    经过她侧的李承泽听到了她的低语,颀长的躯,没有丝毫的停顿,一丝余光都吝啬于给她,只是心里,却划过两个字:肤浅。

    桌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抹影,钟新月抬头,李承泽正站在她的桌旁,桌上的影,就是他留下的。

    “喝吧。”

    一杯温开水,稳当地放置在她眼前,透明的玻璃杯里,水色的液体没有因他放下的动作,扬起一丝波澜。她错愕,“李承泽,你……”

    “说了这么多话,口渴了吧。”从她在会客室和人谈话开始,他就关注她,看到她不着痕迹的唇,再看她略显干涩的唇畔,他就知道,她没适时地补充水分,体缺水了。

    而照顾女友的体,是男友的本分工作。所以……

    感受着周遭递过来的暧昧的眼神,钟新月不自在的皱眉。“我认为我说的够清楚了。”

    “我知道。但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我的答案,你也应该明白。”对于她的再一次拒绝,李承泽的表不变,他的眼里,甚至泛起愉悦的笑意,“我只是在做男朋友该做的事。”

    “男朋友?”

    “别忘了,今天是第十一天。”

    他给她十天考虑,如今期限已至,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