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李少发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看完从南市传来的新的资料,放下。

    “相亲?”

    李承泽轻语似呢喃,却嗜血冷漠,带着致命的危险。她就是这样考虑的?为了拒绝他,就直接找个男人结婚?

    两个字,却承载了巨大的寒意,恍若南极冰川,雪白晶莹,却尖锐刺骨。莫于川低头,眼神盯着桌上从南市传来的资料,平复心中的惊惧,不敢多话。

    他从十岁就跟在少爷边了,今年二十九岁,追随少爷快二十年了,却还是没能适应过来。不,应该说是,没人能适应得了。

    “出去。”

    莫于川不多话,默默的出去。这几天,对于钟律师的事,别的没查出来,倒是收到了她将要相亲的消息。也不怪乎少爷会不满。

    刚关上门,便听到“啪”的一声,他猜是什么古董夜光杯被摔碎了。

    “少爷怎么了?”范愉不知从何处出现,显然也听到了房屋里传出的声音,看着如门神般笔直的站在门口的莫于川,问道。

    莫于川面无表,“跟你听的一样,少爷生气了。”

    范愉好奇的表僵住,“怎么回事?谁胆肥了,居然敢招惹少爷?”

    他惊讶,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的问法不太恰当,于是重新问了一遍。“不是,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竟然能让少爷生气?我都不知道,现在的少爷还会生气。”

    莫于川默然。他也没料到,少爷居然会这么愤怒。

    少爷很少生气,可以说几乎不生气。就跟范愉说的一样,没人敢惹他,即便是有,少爷也是抱臂旁观,看猴耍戏,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绪波动,因为不值得……

    而今天……

    少爷是真在意钟律师,所以对钟律师的做法,才会惊讶,失望,继而是愤怒。

    “你说呢?”

    “未来夫人?”范愉不可思议的猜测。看到莫于川点头,范愉脑袋脱线,竖起大拇指,佩服道。

    “天,太强悍了,我现在承认你说的是对的。虽然还不知道未来夫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吸引了少爷,但是,就冲能让少爷生气,我就服了。”

    说完,范愉还意犹未尽的咂咂舌,莫于川的额头,青筋直冒。“你给我严肃点。”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范愉躯一抖,似乎能感受到被摔碎的瓷器的怨念,以及从那破碎声中,传递出来的主人心中的愤怒。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少爷生气时,恐怖的样子。可是,他不敢想……

    少爷上一次生气是什么时候,至今为止,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之所以记得牢固,完全是因为少爷那时的做法,谁经历过,都会记忆深刻,终生难忘的。

    他记得,那时的少爷,突然对从商产生了兴趣,想要进入商界。

    但士农工商的思想,在李老爷子的脑子里根深蒂固。根本容不得少爷的任。最后拗不过少爷,硬是将少爷锁在二楼的房间里,不让少爷出门,同时断绝了房间里所有能与外界相联系的通讯设备。

    少爷安静了三天,当所有人都以为少爷放弃了从商的想法时,却在第三天夜晚,一片静寂时,乍然听到一声爆破,响彻天际——

    以少爷的房间为中心,整个楼层瞬间被炸得粉碎,一片狼藉,没有一处干净完整的地方。而诡异的是,少爷竟毫无无伤的站在房间中央,面色沉静,看着众人慌得手忙脚乱,吓得冷汗涔涔的模样。

    而他的嘴角,甚至还挂着冷静的微笑!那样的笑容,他所感觉到的,是寒意渗人;他所能想到的,是玉面修罗,宛若死神般冷酷和沉……从那以后,他见到少爷,本能的就想躲……

    那个时候,少爷只有十一岁……

    那这一次——

    范愉很没骨气的打了个寒颤,刚想临阵脱逃,屋内传来一声冷酷的命令,“进来。”

    范愉看了一眼莫于川,谁知对方瞧都不瞧他一眼,直接推门而入。

    “少爷。”

    “少爷。”

    小心的越过满地分散的碎渣片,在李承泽面前站定。

    范愉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少爷的神色,却见他脸色平静,谷波无澜,哪有一点愤怒的样子?而那犀利深邃的眼,幽深莫测,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屋里没有一地碎片提醒着他,如果不是他刚才就站在门外,亲耳听到这一切,就算最不可能说谎的莫于川告诉他,少爷刚才生气过,他也不会相信。

    哪有生气过的人,表能在一秒内恢复的如此神速,如此冷静的?

    范愉想问,但更想好好的活着,这时候玩八卦,无疑是在老虎上拔毛,自寻死路。拼命压下心中的疑惑,他乖乖的站着,等候命令。

    “玩死他。”

    李承泽面色平淡,残忍的决定,从他凉薄的唇飘出,风轻云淡。

    她的过去,他没办法参与就算了。她的现在和未来,他不许再出现别的男人,占据她的心神。对那个即将被他用权势碾压折磨死的男人,他不会有丝毫的同心,亦不会愧疚丝毫。

    李承泽没有具体说是谁,但莫于川心知肚明。

    他的眼里飞速划过一抹讶异,少爷这样做,明显是把气都撒在那个倒霉的男人上。换个角度,也就是说,少爷是不舍得朝钟律师发脾气……

    “我马上去办。”

    李承泽没有迁怒于范愉,所以范愉经历里一场惊险的心理压力测试后,安全的跟着莫于川退出房间。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他指的是谁?跟未来夫人有关系吗?难道未来夫人红杏出墙了?”

    风暴过后,已经脱离危险区的范愉,好奇心又活络了,那个“他”一定是个男人,而未来夫人是女人,男人和女人,能发生的通常就是那些事了。

    结合莫于川刚才说过的话,他一边猜测,一边追着莫于川,坚持不懈的问。

    只是,听完他的问话后,莫于川脸色一变,厉声责备。“小心你的用词!别用你那肮脏的思想侮辱少夫人!”

    红杏出墙?亏他说的出来?!虽然他不认同少夫人的做法,但是也不会许任何人这么说。

    范愉头一缩,“我这不是比喻来着嘛。谁让你不说的。”软硬不吃,他只好用激将法了。

    “未来的女主子的闲话,也是你能说的?比喻?就算比喻也不行。不尊重主子,自己去暗堂领罚。我会找人监督。”

    “老莫,你……”被莫于川冷硬的话语喝住,范愉神色严肃了起来,复杂深沉。“你已经完全承认她了?”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