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南市春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南市是个小县城。过年的方式比大城市的更为传统。不论是离乡多远,很多人都会在守岁前赶回来,跟所有的家人吃个团圆饭。

    钟新月是二十七号到家的。一回家,就被叫去大扫除了。将家里屋里屋外打扫得相当彻底,干干净净,弄得里外一新。

    然后是供橘买吉,贴联驱除恶鬼,保佑平安。

    钟新月在省外的和三叔,回来时刚好赶上年夜饭。来不及做了,就凑合着跟他们一家一起吃。

    吃完后,一大家子,围在一起看晚,当做是守岁间的消磨。

    在这期间,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谈天说地。从国家大事说到家常小事,从某某国主席又出国了说到谁谁家养的猪又生了几只猪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自己没话说,那就听人说,气氛融洽。

    大年初一,按南市这里的风俗,家里必须有人坐镇,招呼前来拜访的亲朋好友。

    钟父是男人,对家长里短应付不过来,跟着大部队出去串门,只要坐一坐,喝口茶,吃点甜食就算完成任务,基本上不需要开口。而钟杰好动,坐不住,一大早就不知溜哪儿去了。

    于是,坐镇的工作,就落在了钟母和钟新月的头上。新来家里拜访的人,一波接一波。同宗同族的,左邻右里,男女老少,不一而同。虽然如此,但闲话家常时,很多话的意思都是相近的。

    “你家真厉害,出了一个律师……”

    “你很会教育孩子呢……大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小儿子又高又帅,老二还是个律师……”

    “是啊,听说你们家老二很会打官司,聪明着呢……”

    “听说她大姨妈帮她介绍了对象,初五就要看人了,对方还是个留学生呢。也许不久后,你要又多了一个有钱的女婿来孝敬你了……真让人羡慕啊……”

    “哪里哪里……那小伙子叫戴波,家里条件也还好啦……等事成了,你们都要来吃喜糖啊……”

    钟母被夸得飘飘然,呵呵直笑。看着安静坐在她边的二女儿,心里一阵满足。虽然长得不好,但是工作不错,还是很给她长脸的。

    想着,钟母的脸色愈发和煦,难得的剥了个橘子,递给她,语气温暖。“吃吧。”

    “谢谢。”钟新月愣住,伸手接过,低低的说了声。

    初二初三,就换成钟母都带着钟新月,在邻里四处串门了,类似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听到。

    初四晚上,钟新月的姐姐钟瑜到了。

    钟母立马的迎上去,一个劲的想要请他们一家上餐馆搓一顿,钟瑜他们拗不过,半推半就的去了。

    钟新月一个人呆在家里。她的姐姐来了,也就没她什么事了。餐馆,她去只是多一张嘴,多吃一口饭,而且,姐夫那辆面包车的位置也不够坐。

    南市靠山,空气质量很好。钟新月深深的吸了一口夜间清新的冷风,不经意侧首,看到院子里坐在摇椅上的人,一愣。

    “,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

    钟回头,沧桑的脸上皱纹遍布,看到走过来的钟新月,慈祥的笑了,“一个人,睡不着,也不想睡。”

    钟新月搬了条凳子,坐在摇椅旁,吹着冷风。闻言,沉默了一小会儿。她的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只留下一个人,辛苦拉拔着三个儿子长大。

    “,今晚我们一起睡吧。就像以前一样。好不好?”少顷,钟新月扬起暖暖的微笑,真心美好,平凡的脸,在这一刻,熠熠生辉。

    “嗯,好啊,也好久没跟小月一起睡了……”

    知道孙女心疼自己,钟笑着答应,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摩搓着。

    感受着瘦骨嶙峋的手,钟新月心里涩涩的,“,要不,年后就留在这儿吧。三叔那边,让他们自己请个保姆就好了。”

    她的三叔在外省工作,三婶不会煮饭,一家的伙食通常都是在酒店里解决的。以前一直没什么问题,但是有一年三叔回来过年,吃饱饭后,无意间说了句,“还是家里煮的饭菜好吃,酒店的饭菜,我吃的都腻味了。”

    听着心疼,那一年就跟着三叔出省去了。为他和三婶洗衣做饭。

    钟听后,不好笑,“自己的儿子,当然要自己照顾比较放心了。再说了,请个保姆,那得花多少钱?你三叔赚钱本来就很辛苦了,何必在多花这一份冤枉钱。”

    “可是已经六十二岁了,可以享清福了。我也可以就近照顾你啊。”

    钟新月抿着唇劝说,心里对三叔的做法不甚满意。

    赚钱辛苦?

    没去时,她只听说他们一家天天都上酒店吃饭的,穿的是西装,开的是奥迪,住的是别墅,再辛苦,请一个保姆的钱也能出吧。

    三叔心里想什么,她清楚。不仅因为让帮忙做饭是免费,更因为做饭用的食材,都是用自己的私房钱出的……

    摇摇头,甩开这些没用的思绪,钟新月心疼的劝说,“我现在有工作,可以赚钱孝顺你了。放假的时候,还可以带你四处游玩,就留下吧。”

    “傻孩子。”钟笑嗔了句,怜的抚摸着她的手,声音里带着老年人独有的沧桑,“这样,你三叔会不高兴的。”

    “…。”钟新月还想说什么,但钟却已闭了眼,不多说。钟新月黯然,扯了扯嘴角,忽略心中的哀伤,“,想睡的话,到上去睡吧。这里风大,小心冻着。”

    躺在上,钟辗转反侧,无法入眠。钟新月很快便感觉到了,关心的问道。“,还是睡不着么?”

    钟叹了口气,突然间开口开口,语气沧桑如残烛,低低的,沉甸甸的。如果不是她靠的近,或许就听不到了。

    “小月,如果有一个人,许了你未来,又会因你悲伤的过去而心疼,因你现在的样子而开心,那么,就是他了。你一定要紧紧抓住他,不要放手……”

    “,又想起爷爷了么?”

    “嗯……”钟闭了眼,回忆着过往,神色似有追悔之意,“你爷爷走后,一直在想,如果当初不那么任,懂得珍惜眼前的人,你爷爷是不是就不会被气走,跑到大西北去,结果一去不回……”

    钟新月静静的听着,和爷爷之间的事,她从小就听到大,小时候是不懂,现在是不想懂……

    珍惜眼前人……在她眼前的,除了她的亲人,就剩下那个和她隔了千山万水的人了……也许,不久之后,还会再多一个……那个叫戴波的男人……

    偶然间,脑海里闪过一张优秀的面孔,诚挚的对她说。

    “钟新月,我是认真的。”

    有瞬间的犹豫和动摇,钟新月立刻眨眨眼,挥去脑海中的不切实际的影像,她向钟保证,“如果相亲后,我们彼此满意,我会珍惜他……”

    珍惜他,不步的后尘。

    “相信你……”

    “我不会让失望的。”

    亲昵的抱着的胳膊,像小时候一样,蹭了蹭,钟新月欣愉的笑开,黑眸闪烁着星光,隐在黑夜中的脸上,嘴角的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

    若是李承泽见到,一定会惊叹,然后高兴。

    因为她这样的笑,就跟他第一次见她时一样,眼底让人看不清的迷雾消散于无形,不见丝毫疏离,不是那种礼貌的微笑,而是真正的笑,发自内心的笑……是他一直期待看到的笑容……

    但是,他看不到,他所看到的只有——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