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如此平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少爷,消息查出来了。”

    李承泽漆黑的瞳孔深邃而幽寂,让人看不透心思。他的表,平淡到了极致,即使这样,却无损他上与生俱来的凌厉和压迫感。

    “说。”

    “我们查到,钟律师、沈致和以及江洁,是一起长大的。钟律师和沈致和有过一段往事,因沈母绝食反对,最终没有发展下去。两人很少联系,最近一次见面,是不久前沈致和的婚礼,钟律师到场参加。”

    莫于川面无表的禀告。心里也讶异,没想到钟律师那样的小人物,居然和沈致和、江洁是好友。

    沈家和江家是九年前先后从南市迁进北城,在北城商界混久了,也闯出了名堂,算的上是北城新晋的权贵。他们的信息,他们自然要清楚的掌握。

    至于沈致和,因少爷有心提拔他,更是他们注意的对象,但是他们调查的资料中,关于钟律师的字眼,只有初中同学录上,一个名字而已。

    他本来也没在意,没想到细查下去,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关联……

    李承泽脊背直的坐着,透着一股古朴而沧桑的尊贵和傲岸,淡淡的威压,却得人喘不过气来,他一手放在膝上,一手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桌案。

    “还有呢?”

    他们相遇的那一天,正好是沈致和结婚的子。

    她来参加沈致和的婚礼?李承泽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在暗忖,她那次的笑容,是否就是因为他?或是因为江洁?

    见少爷正在思考着什么,莫于川不急着答话。直到李承泽抬眼看他,示意他继续,他才迅速回道。“……没有了。”

    “没有?”李承泽危险的重复。

    李承泽说完的一瞬间,莫于川只觉得一阵难以言语的压迫感向自己袭来,仿佛窒息了一般,低头,平复心中的颤抖,平静的陈述。

    “钟律师太过安静,从小学到大学,几乎不参加任何聚会活动,很少跟同学说话。就连我们查到的信息,都是从与她相处过的同学口中问到的。不过,就算是钟律师的同学,谈到钟律师,也都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他们有最先进的报网络,最顶级的黑客入侵团,能查到世上最机密的信息。但是这些信息,多数是关于高官政要,或是商户名流的的权贵。最不济的,也要有点成就。

    钟律师太过平凡,也太过渺小,如果不是少爷对她动了心,他们这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这样不起眼的人物,更不会一开始便组派人手,经年累月的跟踪调查。

    所以对于钟律师的经历,一方面,他先调出了她从小到大的档案查阅,只是对于那份档案,他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空洞。

    除了基本的个人信息和家人信息,没有任何奖惩经历,也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的有关记载。那些信息栏里,都只有一个“无”字。甚至连特长也是“无。”

    而另一方面,他从和钟律师相处过的人入手,但他们也对她不了解。而她的家人,他又不能去问。因此,他们的资料,自然也不会完整到哪里去。

    希望少爷看到他们调查到的资料,不会对他们太失望。

    资料很少,李承泽只翻了几下,就全记住了,只是视线在特长和好一栏里,停顿了一会儿。

    没有好,没有特长?

    李承泽皱眉。视线转向墙上挂着的“枯木逢”。

    那是陈秀的作品。

    对于艺术这种东西,他向来嗤之以鼻。什么都没经历过的人,只凭想象和技巧就想画出惊世之作,根本就是无病呻吟,他连看一眼都觉得碍眼。对于陈秀的作品,他自然也不会在意。

    它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上面的两对脚丫。一双她的,一双他的。至于画的到底如何,他不好评价。

    笔直的站起,踱步到画像前,他问道。“你觉得这幅画,画的怎么样?”

    “我不懂画。”莫于川如实说,严格算起来,他算是个武夫,哪有闲去研究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

    只是少爷这样问,必定有他的理由。想了想,莫于川又说,“但是,买的时候,画行的老板的老板,曾说过这幅画一千万的价格虽然偏高,但却是值得的。”

    画行的老板,本也是个艺术家,他能这样说,也算是间接肯定了这幅画的价值。

    “只凭感觉,如果舍去了画上的脚丫,你认为如何?”没有得到精确的答复,李承泽也不奇怪,继续问。

    这幅画,跟钟律师有关系吗?为什么谈到一半,话题就扯到这里了?

    莫于川眼底露出淡淡的疑惑,听了李承泽的假设,他赶紧甩掉脑海里无关的念头,正眼看起画来。

    没有脚丫……如果没有脚丫……想着,在莫于川刻意的忽略下,仿佛看到了一片死寂萧索的世界,感受到一种世界末般的绝望。这种感觉……

    “很压抑,很难受。”

    像被浪花冲到沙滩上的鱼,脱离里海水,暴露在阳光下,生的渴望让它死命的蹦跳,垂死挣扎,却仍旧无法摆脱死亡的结局……

    “嗯,可是现在画上,有两对脚丫。你再感觉一下。”莫于川的话,跟新月后来的解释一摸一样,都是难过的压抑。李承泽嗯了一声。

    莫于川双眼盯着它看了许久,才吐出一口气,心中的压抑消散,慢慢的说出心中的感觉。

    “感觉……像是松了口气……”

    如果说没有脚丫的画,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那么添上了脚丫的画,便是那濒临死亡的鱼,意外的遇到了海潮,重新回到了大海,获得了生命存续的机会,欢乐畅快……

    愈是这样想愈是惊讶,到了最后,莫于川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感叹:“我明白为什么这幅画叫‘枯木逢’了。怪不得那老板会那样说。那两对小脚丫,可以说是整幅画的点睛之笔。有则生机盎然,无则死气沉沉。”

    那样柳暗花明的心境,连他这个外行人都感受出来了,不得不说,那个陈秀,还真有两把刷子。

    看穿莫于川的想法,李承泽也不点破,只是语气不轻不重地说道。“如此,你还认为新月无特长?”

    “难道这是……”莫于川惊讶,在李承泽严肃的脸色下,快速低头,惭愧道。“我马上再去查。”

    出了这么大的漏洞,他们居然没发觉。如果不是少爷提示,他们也许……

    退出房间的莫于川,还是一脸汗颜的模样,只不过,少爷是怎么知道画上的脚丫是出自中律师的手笔的?

    回望了眼紧闭的房门,脑海中似有什么念头闪过,转瞬即逝,来不及捕捉……

    莫于川摇摇头,想不通便不想了。不过,对于刚才那幅画……他的眸光,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看来他们的线索,又多了一条。从绘画这一行入手,或许会有不一样的信息出现……

    莫于川离开后,李承泽的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

    眉目沉沉的看了那副画,很久,久到李承泽感觉自己的体,已经略显僵硬的时候,他才发出一声机不可察的叹息。

    莫于川的能力,他是信得过的。他查不到这点,不是因为新月太平凡,而是因为她刻意隐藏,从小到大的同学,朋友,她一个都不说,也不曾表现出来……

    到底是什么理由,要让她将自己伪装在平凡的外壳里……二十几年……

    猜不透她……

    然后想到什么,李承泽的视线从画中移开,踱步回到桌案,拿起桌上的手机把玩着,嘴角间漾起了一抹期待的弧度,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打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