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李家夫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范愉长得很清秀,唇红齿白,要是搁在古代,再穿上长袍,整一个活脱脱的白面书生。不过,白面书生,格大多温吞有礼,酸儒气息浓厚。

    而范愉不是,他可以很严肃,也可以很随意。无论什么样的场合,都可以随意变换出适合的面孔,迅速融入周围的环境,对自绪的掌控能力也超乎常人的好。

    就像现在,知道了他敬而远之的少爷居然看上了个女人后,认真严肃的表瞬间龟裂,只剩下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她姓什么?叫什么?多大了?哪儿毕业的?做什么的?聪明不?漂亮不?配的上少爷不?”

    一连串的问题,范愉问的欢快,眼睛星光闪闪,脸不红,气不喘。

    “就你问题多。”莫于川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我只提醒你一句,只要她把心交给少爷,就配得上。”

    他话里的含义,一方面,是指少爷还处于单相思阶段;另一方面,是对那女人的……变相认可。范愉怔住。“你确定?”

    这问话,语气里的怀疑直冲云霄。

    仔细的观察着莫于川的眼睛,见他丝毫没开玩笑的意思,清秀的眉眼眨了又眨,就是没发现一丝破绽。

    他一直以为,既能拒绝得了少爷的魅力,又能配得上少爷的人,还没出生!

    范愉伸手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兴趣浓浓,语气里透露出不知名的意味,“好想快点见到她……”

    莫于川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该见到的时候,自然会见到。还有,还不快去准备,少爷回来了。明天一早,估计老爷夫人也会到。”

    听言,范愉不以为然的赏了他一个白眼,然后点点头,示意明白。少爷虽未成婚,但已从大宅院搬了出来,独自居住,也很少回去。

    基本上是过年的时候回去一次,参加家族宴会。而且,宴会一结束,少爷就立刻走人。就算是老爷和夫人,也是很少见到少爷的。

    所以少爷一回来,老爷和夫人一得到消息,也会立马赶过来,期望多一些和少爷相处的时间,只是那其中的目的……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果然,隔天一早,就有一辆高贵典雅的雪白宾利驶入大院。在华贵古老的大屋门前停下。

    司机利落的下车,打开后车门,一个雍容高雅的妇人,从后车厢走下。

    半老面容,画着精妆,眼角的鱼尾纹,被浓浓的脂粉掩盖住,显得尤为平滑。她全上下,只戴了一条漂亮葡萄石碧玺钻石吊坠,晶莹剔透,价值连城,极为耀眼。

    尔后,另一个富态龙钟的男人跟着下车,肥厚的国字脸,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隙,皮肤白嫩,经年的养尊处优生活,让他练就了一细嫩的肥,连那大大的将军肚,看起来像是八月怀胎的妇女。

    出门迎接的范愉见到两人,眼里飞速划过一抹惊讶,只因来的不是他们以为的老爷和夫人,而是……

    “夫人……邓书记……”范愉的话里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停顿,“少爷已经等着了,请进。”

    李承泽一凛然的坐在沙发上,如雕刻般的五官,深邃凌厉,浑上下,透出一种淡淡的威压,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见到来人,也不起,直接点头。

    “妈,你们来了。”

    “承泽啊,你爸很久没看到你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李夫人也不介意儿子的冷淡,笑呵呵的打招呼。拉着弟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一样。”

    李承泽挑眉,不浓不淡的说,对于母亲眼里的失望,视若无睹。

    “这样啊……”李夫人有些失望的点头。儿子说的一样,就是跟往年相同,只在家里吃顿饭就走人。他们一年内相处的时间,也就节前后的几天,少的可怜。

    “那……”

    “姐姐……”李夫人还想再说些什么,拉近下母子的感,衣角就被自己的弟弟扯了下,她皱眉,明白弟弟是在提醒自己。暗地里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稍安勿躁。

    她还要先联络一下感,待会儿提要求时,才更好说话。她这样想,邓忠金可不这样想,直接忽略掉她的暗示,一个劲的扯着她的衣角不放手。

    懦夫。

    莫于川和范愉站在李承泽的后,将邓忠金的动作全部看在眼里,心里嗤笑了一句。一个男人,亏他还是个市级的副书记,连自己的要求,都得靠老夫人开口,这样的人,能有什么作为?

    “想要我做什么?”两人私下的动作,太过明显,也太过碍眼,李承泽不动声色的挑眉,率先开口。

    李夫人似乎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整了整脸色,恢复和蔼可亲的样子,笑着说。

    “还不是你舅舅。做了这么多年的市副书记,还是没做出什么成绩出来,他的冲劲和干劲都快被那小小的职位磨光了。妈想着,承泽是不是可以帮衬着你舅舅,拉他一把,把他调到……”

    “想要书记的位置?”李夫人没说完,李承泽就接了口,依旧面无表,只是那语气,却比之前冷淡和严厉了不少。

    范愉瞧着邓忠金的厚重的双下巴和肥胖的肚腩,眼睛眨了又眨,冲劲?干劲?这么能掰,怎么不说他还是个血少年?

    “这……政治的事,妈也不清楚,让你舅舅亲自跟你说吧。”被戳中心思,李夫人脸色有些难看,将问题丢给了自家弟弟,也把机会一齐丢给了他,“有什么事,你快说……”

    “外甥,舅舅……”被姐姐催促着,赶鸭子上阵般,邓忠金硬着头皮开口,还没说完,便被李承泽一个冷凝的眼神扫过,立马又呐呐地改口,不敢再随意近乎,语气惴惴不安。

    “大……大帅……现……现在恰逢市里的书记换届,我认为,我可以胜任这个职位,只要……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做的比现在的这个更好……”

    “做的更好?更好的上酒吧?更好的亏空公款?还是更好的欺骗我的家人,得到更高的位置?”

    听他这么说得声色俱厉,邓忠金的脸色,闪现出一抹苍白和仓皇,“我……我不会。”

    邓忠金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如果不是没路子了,他也不会来求这个外甥,灭自己的威风。

    他之前放出大话,说自己今年绝对能当上书记。眼看着书记的的人选都快确定了,他却希望渺茫。现在市里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这点,他绝对不能忍受。

    枪杆里出政权。这个世道,有军权就有一切。

    他这个外甥,就是军界里不为人知的大帅。份神秘得只有他们几个宗族的人知道而已。虽然他没有亲涉及政界,但在政界中,却有好几个能人手下。具体是哪几个,叫什么名字,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至少有两个以上是省长级别的。

    所以,只要他这个外甥一开口,他想要的书记的位置还不是信手拈来?何必他再多费什么心思?

    想着,他谄笑着开口,递上一份文件,“大帅,这是我这些年的业绩,是我能力的证明,你可以看一下。”

    准备还真是充分?!

    范愉心里笑骂,上前接过那份白皮书,交给李承泽。

    这种资料,能信?不能信的话,他何必浪费精力?李承泽冷笑,连翻看一眼都不曾,只将那份资料甩在桌上,冷然的开口,“这种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就看你有多少决心了。”

    市书记的职位,对他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就看他肯不肯开口了。

    “有有有,只要大帅开口,能办到的,我就一定做到。”本来见他的动作,邓忠金以为没希望了,听到他后面的话,原本失望的眼,立刻灿烂起来,不停地拍着脯,保证道。那一脸横,随着他的激动的心,一颤一颤的。

    “一年的试验时间。所有非法所得,归我。”

    李承泽平稳的开口,提出自己的条件。

    他要名,他自然不会给他利。这个所谓的舅舅来之前,他已经知道他来的目的了。一个市长书记的职位,足够他风光一阵子了。至于一年后,下台还是被迫下台,就看他的表现了。

    母亲要的面子,他也已经给足了,李承泽直起,不理会神色震惊的母亲和邓忠金,淡淡吩咐,“送客。”

    邓忠金哭丧着脸,朝李夫人哀嚎,“姐姐,全部非法所得归外甥,那不是着我去做清官吗?”

    贪污的款项要双手奉上,那他还贪污做什么?只有风险,没有利益的事,谁干?

    李夫人满意地松了口气,看来她的儿子,还是在意她的。不然也不会答应这样的事了。毕竟,她自己的弟弟,有几斤几两,她还是清楚的……

    瞥了眼脸色暗沉的弟弟,她没好气的开口,“好了好了,你来不就是想要那个职位,能达到目的,就该偷笑了。”

    看向已经走到楼梯口的儿子,李夫人又换了另一种脸色,高声温柔的叫喊,“承泽啊……那你记得除夕夜时,要早点到啊……我和你舅舅就先回去了……”

    李承泽的脚步不曾停顿,只是回头看了莫于川一眼。莫于川会意,立刻跟上。摸了摸上的资料,那是,关于钟律师的……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