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他是绅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下班回到家后,钟新月脱了高跟鞋,查看脚底的伤势。

    果然,右脚脚掌处起了好多水泡,也磨破了好几个。水泡的脓水流了出来,合着黄色丝袜黏在伤口处,忍着疼用力一拉,将丝袜脱离伤口。

    把剩下没破的水泡一一挑破,钟新月一连用了七张创可贴才了事。看了下时间,五点四十分。

    下周一开庭。明天是周末,这两天她可以在家好好休息,准备开庭的资料,撰写总结陈词。

    看来,除了今晚的晚餐,她又得到超市准备这两天的干粮了。试着蜷缩了下脚趾,伸展了一下脚部的皮肤,伸缩之间,还是疼得很。

    出门的时候,钟新月低头看了看右脚,又看了看高跟鞋。犹豫了下,还是穿人字拖好了。冷着总比疼着好。

    “钟律师,周末加餐啊。”

    在柜台结账时,钟新月遇到了她房子的主人,房东太太。

    “是的。房东太太今天也加餐?”

    看了一眼太太堆积的满满的购物篮,除了猪蹄和青菜,大部分都是小孩子喜欢吃的零食。钟新月估计是房东太太的外孙来了。

    果然,提到这个,房东太太富态的脸,都快笑出一朵花儿来,“是啊,今天我外孙过来,小孩子就喜欢吃这个,多买一些才足够吃。”

    “我女儿女婿也过来,他们难得来一次,总得准备点好吃的。现在的年轻人只知道工作,都不顾着点体。每次看到我女儿,我都觉得她又瘦了好多……”

    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早,寒风呼啸。

    只穿了人字拖,她的整个脚丫都暴露在外面,感受着周围冰凉的空气,冻得有些麻木。

    钟新月和她并肩走着,微笑着听房东太太心疼的抱怨。房东太太斥责的话,并不严厉,反而很温馨。被人这样叨念着,会很幸福的吧。

    心里羡慕着,她的脸上,却并未表露。

    自己一个人时,钟新月走得很慢,很放松。但是今天跟房东太太一起走。房东太太急着回家,脚步略微急切。钟新月手里帮她提着东西,也不由跟上她的步伐,急促起来。

    快进小区时,清凉的坡跟人字拖胶带微微松动,钟新月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低头看了下,果然,右脚拖鞋上最前面的那个夹趾带松动了,钟新月右脚脚板一扬,胶带被宽松的掀起……

    果然,鞋坏掉了。

    抬头,看着已经走了一大段距离的房东太太,“房东太太——”

    “诶?怎么了?”

    房东太太扭着胖胖的躯,折了回来,见她脸色不好,关心的问道。

    “我拖鞋坏了,能不能……”

    钟新月未说完的话,在看到房东太太不时的看手表的动作中,停了下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

    “房东太太,你赶时间,就先回去吧。”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钟律师,你自己看着办吧。”

    看着办?

    还能怎么办?

    她现在站的地方离小区还有一段路,走回去大概要十分钟左右。但返回到超市临时买一双代替,起码也要十五分钟。

    虽说路程不长,又贴了创可贴,但灰尘土染的地面,加上长时间的接触,足够引起伤口感染导致恶化了。

    两权相害取其轻。钟新月弯下腰,提起两只拖鞋,还是赤脚回去好了。回去及时的清洗一下伤口,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你怎么了?”

    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钟新月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李承泽,“你怎么在这里?”

    李承泽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看着她赤着的双脚,眉目深沉。她是注重形象的人,现在又是冬天,她怎么会突然想到在外面赤脚走路?

    看了眼她手里提着的坏掉的拖鞋,顿住。视线下移,重新仔细地盯着她赤着的双脚,像是要看出什么。

    她的脚很干净,没什么不对劲,但是看着她弓起的右脚脚背,和脚背上露出的一点点创可贴的痕迹,李承泽皱眉。

    “受伤了?”

    “磨破了几个伤口,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钟新月心里疑惑李承泽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但她问过一次,对方显然也不想答,她也就没再问。

    “你这样,伤口会感染。”对于钟新月的话,李承泽不置可否。“介意我抱你回去么?”

    他面色认真的询问,并没有什么轻浮的神色。

    钟新月愣了愣,低头抿唇。

    “介意。”她轻声说。朝前走了几步。

    知道他是好意,但是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这种亲昵的举动,不适合用在陌生人之间。

    水泥路面,很平整。但因为脚底起了水泡,她的感觉变得特别敏锐。即便她用了好几张创可贴,但小小沙石与她脚底之间不断的摩擦,她仿佛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弓起脚背,尽量用脚趾头和脚跟着地,将脚掌的伤口隔离地面,最大限度的减少摩擦。

    只是,似乎没什么用。脚底,传来磨人的疼,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钟新月的唇,抿得更紧了。

    看着她一步一步,难受的走着,偏又不愿意让他帮忙。李承泽眉心紧蹙,看了看自己的脚,沉思了下,也只能这样了。

    “等一下。”

    钟新月回头,“怎么了?”

    李承泽没有说话,只是弯腰,将自己的皮鞋脱了下来,放到钟新月的面前,自己则只穿着黑色的袜子站在一边。

    “穿上。”

    “谢谢你。但是不用了。”很绅士的男人。她想。

    钟新月真心感谢,笑意多了几分真实。但是,也诚心婉拒。

    “你还是穿回去吧。”

    说着,便打算越过面前程亮的皮鞋,刚一抬腿,手腕便被人狠狠的抓住。

    “穿上。”还是之前的两个字,却带了一丝薄怒,一丝命令,和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隐隐散发出久居上位的上位者的气息,霸气凛然。

    钟新月下意识的服从,等回过神来,才反应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你……”

    “你打算就这么让我光着脚回去?”李承泽接过她的话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我马上回去换鞋。你等我一下。”

    他的鞋很大,带着他的体温,很暖;脚底的触感,很软。

    钟新月就这么穿着他的鞋,小跑回家换了一双凉鞋。而那双坏了的人字拖,在经过小区路旁的垃圾桶时,就随手扔掉了。

    穿着凉鞋出来时,远远的看到李承泽的影,在微黄的路灯下,傲然立,如同一个不可一世的王者,即使黑夜,也无法掩盖住他上凌厉的气息。

    钟新月的脚步顿住,不可一世的王者?摇摇头,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好笑。

    气息微喘,钟新月深呼吸了几次,呼吸才平稳过来。

    “谢谢你。”

    她弯下腰,将他的皮鞋放置在他脚跟前。笑着真心的道谢,七分真意,三分疏离。

    “嗯,我接受。你自己注意一下,这两天伤口不要碰水。”李承泽细细的叮嘱。他认真的模样,看上去比她还重视她的脚伤。

    李承泽走后,钟新月还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幽深复杂,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一股强力的冷风吹过,她不住一个颤抖,回过神来,甩开不该有的心绪,慢慢的往回走。

    李承泽回到别墅后,立刻脱了鞋袜,吩咐佣人。

    “皮鞋拿去清洗,袜子扔掉。”

    跟在他后的莫于川怔住。

    李少有轻微的洁癖。他衣服,很多都是一次的,不管多贵的牌子都一样。鞋子的话,虽然没有像衣服那样更换的太频繁,但是拿去清洗,却是不曾有过的。

    “不直接扔掉吗?”

    李承泽微一沉吟。“不用。清洗后,收起来就行了。”

    那一夜,的种子,在不为人知的深处,埋下,生根,发芽……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