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你在这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钟新月重点的部分完成后,随意拿起画笔,将不足的部分稍微修饰了下,收尾完工。

    灰色的画卷上,立时多了两个鲜艳的黄色脚丫。一大一小,一高一低,一前一后。皆是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和谐美好。两双脚丫,微微拉开的距离,像是追逐一般,斜斜朝着枯木奔跑过去。

    天空的暗沉萧索,脚丫的和谐鲜艳;枯木颓废的死寂,脚丫动感的活力。鲜明的色彩对比,动态和静态的相互转化,让陈秀看的眼睛都直了。只剩下不可置信的感叹。

    “枯木逢犹再发。”

    竟然是这样……

    终于得到了陈秀保证会到庭的许诺,钟新月和李承泽满意的离开。想起陈秀最后如获至宝的神,钟新月心中一阵好笑。

    冬的午后,阳光潇潇洒洒的落在上,微暖。

    “你懂画?”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李承泽看着她,问道。

    “不懂。”她摇头否认。

    “不然,你是怎么想到那个方法的?”

    “我说碰巧,你信不信?”

    圆满的完成任务,没有意外的话,三天后的官司,有九成九的把握能胜,她的声音,透露出点点欣愉,点点轻松。

    “或许陈秀自己没有注意到,他用了浓墨重彩渲染哀伤。天空的云朵,落幕的夕阳,甚至连那棵枯树,也隐隐的呈现出倒三角的形状。”

    “倒三角,在画作里代表哀伤。过多的应用,如果处理的不好,那会弄巧成拙。但是陈秀就是处理的太好了,反而加重了悲伤的气氛,变得严肃沉重,像面临世界末一般。让人压抑。”

    “一幅好的作品,可以让人喜悦,可以让人绝望。却不能只让人感觉压抑。压抑,本不是一种绪,只有透过绝望或哀伤,才能表示出来。”

    “就像心里头有一块大石压着,本来应该是难受的,但是如果被压在石头下的,是另外一块石头,那样,大石的沉重便显得多余。那幅画刚开始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只有沉重,没有难受。可以说,它就是因为太过沉重,使得它想表达的感变得空洞了。”

    “他对自己的绘画技巧太过自信,知道瑕疵在哪里,却不舍得改动任何一处。结果反而被我这个外行人捷足先登了。”

    她轻轻的笑,眉眼弯弯,“我的运气真好。”

    李承泽若有所思。

    他不相信运气这种说法。

    “倒三角,在画作里代表哀伤。”如果没有特别注意过,怎么会知道?如果没有了解过,怎么可能迅速的发现其中的瑕疵?

    陈秀是一个职业画家,他都没发觉,她却如此轻松的点出了其中的不足,并完美的解决。运气?谁会信?

    既然她不说,他虽好奇,但也不打算追问。就算问了,她也不一定会说。

    只是,总觉得她的笑,似乎少了点什么。

    李承泽突然顿住,脚步停了下来。他想到了。是笑意。

    那个让他动心的笑,满含温的笑,自他和她接触开始,就不曾见过。就像刚才,他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开心,但她的笑意,却不及眼底。

    见人三分笑意,举止温和有礼。实际上,却将所有人排除在外。只因她嘴角的弧度太过温柔,温柔到足以让人忽视她眼里的疏离,像隔了一层雾一般,没人看得见她的眼里真正的想法。

    他差点,也被她糊弄过去了。

    越接触,越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她的世界,并不是他所调查的那么简单。起码,会画画这一项,他就没看到。

    而且,那时候,那让他心动的微笑,是为了谁?他嫉妒了。

    他来时只调查了她的经历,很平凡。平凡到,近乎隐藏着一切。如果不是他今天跟来,或许都不会发现,原来她还懂得绘画……

    到底还有多少,他是不知道的。突然迫切的想要了解她的所有,而不是限于纸上单薄的信息。

    “你怎么停下了?”

    许久没见人跟上,钟新月折了回来。见他一脸深思,不解的问道。“在想什么呢?”

    “也没什么。对了,现在这个时候,也该吃午饭了。”

    钟新月看了下手表,果然,都下午一点半了。听他这么一说,肚子也有点饿了。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们现在已经走出小区了,不出意外,在小区外面应该有很多小吃店。

    “在这里吃?”

    站在一家沙县小吃店面前,李承泽愣住,呆呆的问她。脏乱的店面,窄小的空间,他从没见过,这么破的餐馆。

    “不然呢?进去吧。”钟新月看了他一眼,率先走了进去。

    早过了午饭时间,店里就只有老板和他们两个客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钟新月熟练的点菜。

    “老板,一份拌面扁。对了,你要吃什么?”

    李承泽跟在她后,见她坐下,还是站着不动。

    眉心紧蹙,油腻的桌子,视线下移,是一层起了污垢的塑料椅,再下面,是泛黄的地板,雪白的纸巾随地都是。

    好……脏?

    “好嘞。”小吃店应该是夫妻搭档。

    钟新月的话刚落,老板一声高和,快速的下面,他的老婆,则手脚麻利的包起扁食来,然后一个盘子倒扣,所有的扁食一咕隆的下了锅。

    “另一个小伙子吃什么?”

    老板的问话,吸引了李承泽的注意,目光随着声源处看了过去。他看到了什么?

    发黑的墙壁,油腻腻的涂了一层污垢。两个人都没有洗手,就直接拿起面团下了锅,其中一个,甚至没有带手,就直接包起一个个白白的东西,那东西,应该是用来吃的。

    用来……吃的……

    李承泽的胃里突然一阵翻腾,喉咙恶心。没有回话。抿着唇,大步的走了出去。

    “你怎么了?体不舒服吗?”追出来的钟新月见他用力的深呼吸,关心的问道。

    李承泽摇摇头,岂止不舒服,简直是折磨。那样的环境,煮的东西能吃吗?光想着,他都觉得恶心。

    “既然没事,那就回去吧。估计面都煮好了。”

    李承泽一把拉住她的手,在她疑惑的眼神下,艰难的说。

    “不要吃。那种东西,不干净。”

    钟新月愣住。轻轻的抽回手。定定的看着他,见他脸色嫌恶,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我们分开吃吧。然后自行回去。”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光看他高贵的气质,想也知道,不会是平常人家。想来,他不曾到过这种地方,吃过这种东西吧。嫌恶,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理解了,不代表就能接受。

    李承泽站在原地,没有立即跟上。脸色复杂。

    他厌恶那种食物。但他喜欢的女人却是吃那种东西长大的。他能说什么?不能说粗话,那就没话说了。薄唇紧抿,认栽的又走了进去。

    “如果难受,没有人强迫你进来。”

    钟新月淡淡的说,脸色恢复以往的平和。却又多了丝疏离。

    可是你在这里。李承泽心里这么想,却没明说。皱着眉头,在她的对面坐下。默然以对。不点餐,只是看着她吃。

    她也不再说话,默默的吃着。一分一秒,分分秒秒,她吃的享受,他坐的难受。

    “吃完了?”见她放下筷子,他立刻问。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老板,结账。”

    “这个……”老板为难的搓搓手,才四元钱,刷什么卡?不对不对,他的店里哪有什么刷卡机啊?

    钟新月无语的掏出零钱,付账。

    “现在直接回去吗?”见她直直往公交站走去,李承泽问。

    “不然呢?”

    “当然不能直接回去了。我还饿着呢。”

    ……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