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你请辞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男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她面前,面容清绝,笑看着她,“认识下,我叫严以仁,程氏律所总部人事部主任。钟新月是吧。”

    问话,却是陈述的语气。

    “钟新月。”她微笑着重复。“至于你刚才的问题,我只能说,你问错人了。”

    既然说是认识,钟新月也没再用敬语了。派谁来,是陈主任的决定,与她无关。

    严以仁挑眉,认真的看她,“我刚才看了你的资料。23个案子,21起胜诉,2起调解成功,0败诉。能力不错,有没有意愿到这里工作?”

    没有。钟新月这么想,却不能直接说。

    “谢谢您的赏识,我会好好考虑的。”他不是陈主任,所以她的意思表达得更加委婉。

    考虑怎么拒绝?严以仁摇头失笑,“我知道了。如果改变主意,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许晴在旁边,一直没机会说话,只是复杂的眼,紧紧的盯着钟新月。

    出了程氏律所,钟新月紧绷的体放松了下来。侧首,看着一直沉默的许晴,眼神复杂,“许晴,你……请辞吧。”

    刚才严以仁的意思很明确,分明是打定主意要陈主任辞掉许晴。而陈主任……发生了这样的事,自然会听从总部的建议。

    如果许晴自动请辞的话,以后找工作会比较容易点。毕竟有被程氏律所开除的前科,到哪个律所都不大可能再被聘用。许晴的律师生涯,也许从此就结束了。

    她这样想,不代表许晴也这样想。

    低低的笑了起来,许晴讽刺的看着她,“你得意了?被总部的人事部主任赏识,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随时升职!”

    她用心打扮了那么久,也准备了那么久,居然是为他人做嫁衣!许晴愤懑的看着她,完全忘记刚才无助的处境,明艳的脸上,满是愤怒和鄙视。

    “你什么意思?”钟新月收起了惯常的微笑,平淡地问。

    “什么意思?哈哈……你会不知道什么意思?”

    天还在下着雪,微冷。

    许晴摩搓着双臂,嗤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我来的时候,你手头上根本没有要处理的案子!”

    “我会在北城,只是碰巧而已。”

    “碰巧?你以为我会相信?”许晴冷的嘴唇发颤,下颔抖动厉害,却坚持着完整的说完,“碰巧高管发现我作假?碰巧你出现了?碰巧你轻松的解决了问题,让总部赏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许晴每说一句话,钟新月的脸色便冷一分,直到面无表

    “你怀疑是我告密?”说了这么多,她再不明白许晴的意思,她也可以跟着她一起辞职了。

    “难道不是吗?”许晴尖锐的反问,声音高亢。

    引来周围人的围观。

    程氏律所的地理位置很好,在三环路中央。来往的人群很多。许晴高调的质疑声,将周围的人群聚集了起来,将她们围成了一个圈,好奇而冷漠的看着。

    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一向淡然的钟新月也不住烦躁起来,不想再多做解释。

    “我问心无愧。”

    许晴一把扯住她的衣服,不让她走,心中认定了是钟新月告的密。

    “放手。”

    “不放!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认?这样陷害同事,难道你心里就不会内疚吗?”

    钟新月眯起眼。她几乎不发脾气,却不代表她没脾气。

    “找个地方,坐下说。”将自己的衣服从她的手中抽出,钟新月冷声道。

    她的疑惑,她会一一为她解答。但不是在众人当猴子观赏的况下。说完这句话后,她率先朝最近的一家咖啡店里走去。

    许晴红着眼,看了下围观的众人,咬着唇跟了上去。

    没看到什么闹,围观的人无趣的散开,各自继续自己的生活。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刚从律所追下来的严以仁,随手抓住一个路人,问道。他的手里,拿着一件小巧的外

    那是,许晴落下的。

    “不清楚,只听到什么碰巧……告密……陷害什么的。”被问的路人,不无遗憾的说着。

    严以仁皱眉,略微思索,便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死不悔改的女人。

    嫌恶地看了眼手中的外,随手将它丢到路旁的垃圾箱里。借用那种女人的外跟钟律师近乎,他都嫌脏了。

    转,毫不留恋的离开。

    咖啡厅里。钟新月和许晴面对面坐着。

    “你解释吧。”许晴心高气傲的说着。

    走了一段时间,钟新月心绪平静了下来,听许晴这么说,脸色也没有太大的波动。淡然的开口,不是解释,却比解释更具说服力。

    “今年六月十号。南市基层人民法院,李雯诉讼离婚案开庭。案件由许晴处理,胜诉。”

    “今年六月十号。闽市中级人民法院,华言公司诉华岩商标权侵权案开庭。案件由许晴处理,胜诉。”

    许晴的脸色顿变,青红交接,显然意识到了什么。饱满的唇,开开合合了几次,终是没说出话来。

    “今年六月十号。开河基层人民法院,张东入户盗窃案开庭。案件由许晴处理,胜诉。”

    “同一时间,三个不同的案子,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开庭,你告诉我,你一个人,是怎么同时处理这些问题的?这么明显的漏洞,这么粗糙的作假手段,你以为会没人发现?”

    特地跑到总部告密,她也太高看自己了。

    许晴的脸色,随着钟新月的话,越来越难看,终于在钟新月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崩溃了。趴在桌子上大哭。

    “呜呜.....怎么会这样?这些细节……我以为……我以为他们不会注意到的。”

    钟新月摇头,到现在她还不清楚她到底错在哪里了。

    “你以为总部的人都是傻子吗?”

    年度汇报分两份。一份是分所的,一份是按照律师个人的,都按照法院结案的时间整理。

    两边时间一对比,只要是明眼人,就可以马上看出其中的瑕疵。更何况是那些精得不能再精的经验律师。

    “总之,你好自为之吧。”

    走到门口,钟新月似乎还能感受到许晴心里的难受,叹了口气。犯了错,只知道难过,有什么用呢?

    抬头,看了看漫天飘雪,白茫茫的一片。

    紧了紧上的羽绒服,阻挡住一切风寒,这天,似乎更冷了。

    钟新月离开后不久,一个面容英俊的男人,出现在了许晴的面前。朝她伸手,“美女,很伤心吗?”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