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现实无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阳春辛未 书名:豪宠律政妻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沉默了一下。

    “谢谢。”温润的嗓音如故,仿佛风拂面,暖暖的,散去了冬天的冷意。

    “……”

    “你会来吗?”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一紧,她语带笑意,“如果这是你的要求,我会。”

    “我只希望你能来。不是要求。”

    “我知道的。什么时候?”她问。昨天刚听到婚期时,遥控器就被夺了,事后她也没去查。

    “……今天。”

    这么快?钟新月完全愣住,不是昨天看的新闻么?

    “我会到。”现在去的话,还来赶得及。

    “嗯,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她还没接话,他突然叫了一声。

    “新月……”

    “嗯?”她问。

    “……没什么,就这样吧。”北城,沈致和收起电话,看着屏幕发呆。新月,是不是我不打电话,你就不打算表示什么?

    结束通话后,钟新月立马收拾东西和证件。打电话跟陈主任请了两天假期后,就直奔机场去了。

    下午三点的飞机。买好机票,不过九点半。想了想,又去附近的精品店买了礼物,坐在候机室里静静等待。

    飞机起飞时,那一瞬间腾空的感觉,让她不安。苛求自己闭上眼,不去注意自己翻江倒海的胃。

    而另一边,北城,豪庭大酒店,正闹。

    温雅的新郎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婉约的新娘一露肩的雪纺婚纱。一黑一白,近似的气质,让两人看起来很是和谐。

    新娘挽着新郎,跟着新郎一桌接一桌的敬酒。

    好不容易敬完了酒,见其他人都还在劝酒,新娘笑着推拒,“好了好了,致和今天喝得够多了,晚上还有一场,你们就别再欺负他了。”

    “哟,现在就开始疼老公喽……”

    “致和好福气啊,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

    一帮走得近的好友开始起哄,一人甚至学起了新娘的话,只是他的声音太过轻挑,刻意做嗲的声音,显得流里流气的。

    “致和今天喝的过多了,晚上还有一场,你们就别在欺负他了……啊哈哈哈……”学到后面,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够了,范愉,江洁脸皮薄,别笑话她了。”望着成为老婆的新娘,沈致和温柔的神色一闪而过,温吞的警告。

    范愉一瞧,可不是,新娘的脸,都红成煮熟的虾子了,一脸甜蜜的模样。

    “好好好,我不笑,我不笑成了吧。”见好友严肃了脸,范愉笑着告饶。

    他的两个好友都是富二代,肚里藏得都是墨水。他还真开罪不起。只是,那裂到耳边的调笑,怎么止也止不住。

    喜宴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半,人渐渐离席散去。

    三三两两的相伴离去,很快,空旷的酒店大厅,人影稀疏可见。

    “好累啊……真没想到原来结婚这么累……体都快散了……晚上还有一场……想着都累……”

    江洁换下雪白的婚纱,换上一粉红的连衣裙,遮不住的甜蜜气息周环绕,心俱疲的发出感慨。

    沈致和也换下了严肃的西装,换上了休闲的衬衣,坐在休息室里,听着老婆的感慨,不发一语,脸上温柔而深

    “那是,我告诉你啊,义生,也就初婚才这么累。要是二婚就简单多了。”

    “怎么个简单法?”

    “办个离婚证,再领个结婚证就算完成了,宴席什么的,早省了……”

    “你懂得真多……”

    “那是。”

    范愉一脸得瑟的和旁边的人打趣,丝毫没有顾及某个新娘僵硬的脸色,一个劲的炫耀着他微薄的常识。

    沈致和叹了口气,拿起好友放在桌上的手机,毫不犹豫的拨打了个号,一接通后,立马丢到范愉的怀里,范愉下意识的放到耳旁。

    也只有那个人,能制住他了。

    “什么事?”

    电话一接通,一个清冷威严的声音,透过薄薄的手机壳,传了出来。范愉脸上的笑,倏地僵住。

    恶狠狠的看着沈致和,混蛋,设计他!范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心里转了个弯,打算祸水东引,小心的询问道:“李爷,致和今晚的宴会,您要不要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一个小小的婚宴,还不够格邀请他。但直接拒绝,不是最有效的做法。

    “沈致和在你旁边的话,让他接个电话。”

    如果他不在电话旁,明确拒绝也没人知道;如果他在,他的做法也不会令沈致和难堪。

    左右,都不会对他产生不好的影响。

    “在在在,我立马给他。”

    范愉无声的笑弯了眼,迅速将手中的电话交给沈致和。眉宇得意洋洋的翘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活该,叫你设计我。

    明白自己被好友绕进去了,沈致和无奈的接起电话,带着敬意的问好。

    “致和是么?新婚愉快。晚上我会让助手过去,玩的尽兴。”

    “嗯……谢谢李爷的关心。”语气恭敬,不温不火,也没有趁机相邀。

    “那就这样吧。”

    “好的。”

    等手机传来嘟嘟的响声后,沈致和才挂断电话。回头想找范愉算账,谁知范愉溜得比谁都快,连手机都不拿了。温和的笑笑,没人看得懂他眼里的复杂。

    “怎么了?”见他望着手机发呆,江洁不解的问。

    “嗯?没什么。你赶紧去休息一下,晚上还得辛苦一场。”收起复杂的心思,沈致和温柔的宽慰。

    “啊,对了,不是说通知新月了么,怎么还没见到人?”

    “她没那么早到,你快去休息吧。她来了我叫你。”沈致和没有明说,只是让江洁先去休息。江洁也确实是累到了,对他的安排也没意见,真去歇着了。

    走时不忘嘱咐了句,“新月到了,要马上叫我啊。”

    “知道知道。”

    见江洁离开了,沈致和才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轻轻的摩搓着,手中的动作,甚是眷恋,倏尔轻轻一笑。

    她说会来,就一定会到。他还在急什么?

    望了望外面的景色,雪花飞舞。

    李氏集团,高层办公室。

    “范愉打的?”莫于川好奇。

    “他还没那个胆。”为了一件无意义是事,主动找他。

    莫于川点头,也是,范愉对于少爷,能不接触尽量不接触,更别说主动找少爷了,那么,“是沈致和?”

    “应该错不了。”背着光,李爷的脸上,有着少有的赞赏,不甚清晰,“他倒是个难得的人才,懂得把握机会。进退得宜,只混个耳熟。”

    “能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在房地产界站稳脚跟,没两把刷子怎么行?不过他再有能力,那也得少爷给他机会才行啊。”

    要知道,范愉的手机是不轻易离的,除非故意让人拿到,否则别人是无法接触到的,更别谈用他的手机给少爷打电话了。而这个故意,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少爷应了的。

    “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他的实力,远不止如此。他现在缺的不过是个机会,就看有没有人肯给了。江家老头同意联姻,显然也是看中他的潜力。”

    莫于川惊讶,他从不知道,少爷很少这么看得起一个人,现在居然对那个沈致和评价这么高?

    “那少爷晚上要亲自去一趟吗?”

    “不,你派个人去。如果他的能力足够,早晚有见面的一天。不够的话,见了也没意思。”

    “是的。”

重要声明:小说《豪宠律政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