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入魔

    重生的傅心染,眸光之中更多了笃定和邪魅,她本就流光潋滟的星眸微微挑着,嘴角勾起一丝妩媚的弧度,紫色的眸光映衬着她一袭雪白的衣衫,竟妖艳的令人畏惧。

    冰心淡淡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中暗叹:果然还是来了。

    狐妖来不及喊不,来不及逃跑,先前被离忘初束缚住的子此刻挣扎扭动着,似乎十分恐惧那个形同修罗的女人。

    三万年前的事,是六界隐秘,却暗中流传着,似一个神奇,也似一个黑洞。

    她早就听说女娲元灵与伏羲元灵走火入魔的故事,知那二人力量如神,行事如魔,心智如妖,他们出没的地方,是修罗炼狱,是无间地狱,是厮杀血场,是万人不可敌的无上力量,而她这千年的修行,恐怕要付诸一旦了。

    浅蓝一动手,狐妖才知自己所想实在太潦草了。

    她根本不会废你修为,而是让你灰飞烟灭。

    “心染,不要……我们的手上已经沾了太多鲜血……”离忘初阻止,但他苍白的手刚刚抬起便缓缓落下,因为他看到浅蓝眼中闪现的那一丝讶异,似乎在说:你怎能阻止我,你难道不是和我站在一边的么?

    浅蓝邪佞一笑,伸出柔荑素手,指尖指向狐妖,修长的食指在空中划动,画出一个柔和的圆圈,她嘟了嘟嘴巴,轻轻的吐出一个“啾”的口气,然后俏皮的眨眨眼。

    可狐妖却觉得,她这状似俏皮的一笑,却将她送入了无边黑暗。

    从她的食指冒出一道聚光,似离弦之箭,“嗖”的飞入狐妖心口,准确无误的戳穿她的心肺。

    她双眼怒瞪,一时间不能言语不能动作。

    浅蓝抱臂看着她言又止,语还休的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

    从狐妖的心口处,一道伤口开始扩大,似是融化的冰川,打开一道口子就不停的不停的扩大疆域,直到,她的体变成中空,甚至虚无,就这样,悄无声息不留痕迹的消失了。

    离忘初定定的望着浅蓝,望着她杀人不眨眼,甚至以此为乐的神色,她似乎还有些不尽兴。

    面容,还是那张清秀的面容,五官分明,美丽动人,可她的本质却真的改变了。

    三万年前,离忘初也曾走火入魔,届临神和魔的边缘,总是做出意外的事,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和手,可他不想滥杀无辜,所以一直在磨练意志,以致于今可以控制自如。

    但,浅蓝怎么办,她重生后便只记得当的血海深仇,以致嗜血成

    玄赢定定的望着瞬息万变的形,一时间惊愕恐惧充斥于心。眼看着母后竟是狐妖假变,而后竟被浅蓝轻轻一指命丧黄泉,而他的太傅与其周遭竟都是些大有来头的人!

    一个凡人,哪里见过这般阵仗,杀人于无形,以一敌万或者都是轻松小事。

    若他们能为他所用,那他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一统天下!

    他悠悠的站起来,走到离忘初边,嘴角带笑,十分欣赏的说,“太傅大人,没想到你们竟都是奇人!如今母后已然不再,今后还望你能够辅助我完成大业!”

    离忘初淡淡扫他一眼,狐妖死了那拉皇后自然也不能复生,可他竟没有半点难过,此刻所思所想竟是利用他们来控股权利,这个人,心思极深,说他有,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无

    可,为帝之人应当拥有这样的气魄,玄赢比之另两位皇子,更为成熟。

    离忘初淡淡一笑,也不拒绝,说,“还请陛下予我等休息之处。”

    “那是自然。”玄赢心大好,连忙招呼人来,竟将一所宫分给了他们住。

    这件事在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另两位皇子也是嗤之以鼻,但当转,玄赢拿着那拉皇后的令牌和一道“假”懿旨出现在朝堂之上,那意气风发的帝王风范不得不让人折服。

    明国,改朝换代了。

    离忘初坐在屋中,看着冰心在他面前踱来踱去,似乎十分不安。

    他端了杯茶递了过去,淡淡道,“从未见你如此惊慌。”

    冰心瞥他一眼,没好气的说,“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她一出手,别人很快就会发现咱们的踪迹,倒时候恨不得斩草除根了!”

    “你若是怕了,回玉壶园去不是正好?”离忘初戏谑道。

    冰心萎蔫的一股坐在椅子上,深吐一口气道,“罢了罢了,上了贼船哪还指望能够下去,恐怕即便我单飞了,他们也会把我当同党抓了,不如与你们在一起,你俩的功力这样高,搞不好能够逢凶化吉保我平安呢。”

    离忘初摇头无奈的笑了笑,道,“堂堂大将军,竟出口寻求庇护,不要忘了,有人还需你的庇护。”

    “谁?”冰心讶然问,此时从他的袖中滚出一块石头来,那石头叽里咕噜的在地上转了转,没好气的问,“你倒是将我全然忘了,今竟是连水都没给我喝。”

    冰心哈哈一笑,连忙将茶水递过去浇灌了石头,抚慰的说,“你且莫急,玄赢已经做了皇帝,权利只手遮天,帮你找一个冯郎比翻掌还要容易,昨我从昆仑镜中给他看了如今冯郎转世的模样,他已经让画师临摹,派到四地八方去寻,恐怕不你就能见到心之所属了,真是羡煞旁人啊!”

    “太傅大人。”

    正在说话间,一个小太监行色匆匆的来报,一个叩头在地上,欢喜的说,“恭喜大人,大人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此人正在台城之内,眼下已经进了宫。”

    小太监眉梢带喜,接过冰心赏的一锭金子,眉开眼笑,瞥见地上的石头竟然自己动了,他不由的揉了揉眼睛。

    冰心见状连忙挥了挥手,笑说,“这是磁石,另一半母磁在我上,所以它被吸引的会动了。”

    “原来如此,大人手中总有奇物,实在稀罕。”

    冰心窃笑,捡起地上的石头入怀,说,“太傅大人要找的人我去见见就好,走吧,带路。”

重要声明:小说《师父,徒儿不好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