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解法

    浅蓝的心突的一跳,清楚的意识到,这并非是意外,分明是有人故意捣乱,她正了一下视线,然后挽起裙子打算摸黑走到事故现场去看看,可刚踏出一步手腕便被人抓住了,离她最近的皇甫艾伦手抓的紧紧的,说,“危险!”

    她轻轻一笑,安抚的用另一只手覆住他的,说,“没事。”

    他们就这样牵着手,站着,看着不远处人们都掏出手机借着点点光亮四处逃窜,因为太过混乱分不清门窗的方向,只看到有一处冒着灰色的烟雾,便是那焦糊的味道的由来。

    “看不见火光,难道根本没有起火?”浅蓝呢喃着,皇甫艾伦接着说道,“或许根本就是个吓唬人的招式。”

    他们站在台边,离烟雾最远,离门窗最近,可是分明没有想要动换的意思。俯视着下方的众人,看着那些穿着华丽的宾客们像是惊慌失措的耗子,因为慌张逃窜撞翻了桌子椅子,更有些人因为害怕哭哭嚎嚎的。

    “什么人最惜命最怕死知道么?”浅蓝冷笑,问。

    “有钱有权的人。”皇甫艾伦嗤笑回答。

    “若是今天真的让他们死在这了,咱们两家的名声怕是要坏透了。”浅蓝笑了笑摇摇头,然后领着皇甫艾伦向着门边走去。

    “陪葬也用不着他们,我嫌脏。”皇甫艾伦的视力极佳,浅蓝也能够在黑暗中清晰视物。二人相携着走向门边,然后拉开了封锁的大门。

    “各位请出去吧,注意安全。”浅蓝挂上甜美的微笑,表现的从容不迫,这番高贵的优雅的姿态再一次被娱乐记者们的镜头捕捉到,如此落落大方。最有的便是未婚夫皇甫艾伦,携着妻子的手紧紧握住,然后微笑着送走宾客,还礼貌的说着抱歉。

    这一幕,比任何浪漫的拥吻,比任何震撼的宣誓都要有说服力,两个人的恩与互相信任,在这一刻得到了诠释,而他们面对危难的镇定大方,比所有商业名流要好看很多,这两个商业集团的新秀,两个未来的接班人,具有这样的气质实在难得。

    而在黑暗中却有一双眼睛,本该是明眸善睐,此刻却充满了毒的气息。

    “浅蓝,变化很大呢,呵……”

    “看看这报纸写的,把你们俩都夸到天上去了,百姓都说无不商所以厌恨商人,这回你们俩算是出尽风头了,都成模范夫妻了。”肖澳抓着报纸赞叹不已,今的报纸头版头条是那两个人携手送客的照片,笑的温和有,令人歆羡。

    “话说,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佑泽,你家的电压那么不稳啊!豆腐渣工程。”肖澳瞥他一眼,嘟着嘴说,“把我们家思琪都吓跑了。”

    “吓跑了?”浅蓝挑眉笑问,“伴郎伴娘不是都在一起的么?”

    肖澳大笑,说,“她胆小死了,灯一黑她吓了一跳,愣是不知道钻哪去了避难了。”

    “什么啊,我是被人群挤到一边了。”白思琪不好意思的说,然后将话题引到佑泽上,嘟着嘴咄咄人的问,“佑泽,到底怎么回事嘛!”

    佑泽坐在沙发上,右手缓缓放下那盛着拿铁的杯子,优雅一笑,点头致歉说,“对不起,是我看管不善,昨天不知道是谁剪断了闸线,整个农庄都停电了,这件事我会派人去查,可惜,这人行动都是避着有摄像头的地方,竟什么也没有录上。”

    一阵沉默,只听得到汤匙搅拌咖啡杯的声音,叮叮当当。

    浅蓝默默的搅动着,侧着头看着落地窗外的一片绿色,心尚好,皇甫艾伦坐在她边,目光触及她的,只在那美眸中看到清澈却不见底的光芒,属于这个女人认真思考时的魅力。

    “蓝蓝啊!”白思琪拉起浅蓝的手,笑着说,“昨天仪式没成,我白白准备了一肚子话要祝福你呢!”

    浅蓝微微一笑说,“那就等到结婚典礼好了。”

    她看向皇甫艾伦,皇甫艾伦也忽而微笑,看向她,又对白思琪说,“结婚时候的伴娘还会是你。”

    白思琪有一秒钟的呆滞,然后灿笑着说了些祝福的开心的话,肖澳也跟着活跃起来,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讨论几人下一步的行程。

    浅蓝看着皇甫艾伦英俊的侧脸,忽而想起昨晚,那个男人贴到她的耳边,说,“不如,我们结婚吧。”

    “好啊,让想看笑话的人,浮出水来。”她这样回答。

    两个人,像两只狡猾的狐狸,笑的那么美,充满了夜色的妩媚。

    在佑泽家的山庄玩的不亦乐乎,但几个人都准备打道回府。

    浅蓝回到家里之后,先是洗了个水澡,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项链摘了下来,一时找不到地方放置,便吊在了一边的玻璃镜子的挂钩上。

    鬼差曾经说过,到了午夜时分,如果想要呼唤他帮忙,就面对着镜子默默等待。

    浅蓝看了看钟表,23:47,她穿好衣服,锁好门,在门外挂了“美容睡眠止打扰”的牌子,一切就绪只等着时间来临。

    00:00。

    她睁开眼睛,镜子里的面孔已经不是浅蓝的,而是傅心染的。

    “有什么事呀?”鬼差穿着黑乎乎的宽大袍子,看不清脸,一片乌黑,只看到两只眼睛,发着黄色的幽光,像是丛林中的豺狼那双锐利的眼睛。

    “你应该知道我最近发生的事了吧。我现在就想知道我怎么才能再回去。”

    “回去?”鬼差挑声说,然后挪了挪子望向那挂项链,说,“哎呀呀,慧明这个老东西,怎么把这穿越时空的宝贝给毁了。”

    鬼差将项链放在手心,摇头叹息十分可惜。

    鬼差的眼睛放了放光,浅蓝了解这个表,那是用钱买消息的眼神,她抿了抿唇说,“你放心,我买一车的冥币烧给你。”

    鬼差这才凑了过去,小声说,“慧明的血,可以打开对项链的封印,它就重新变回那个有用的宝贝啦!别忘了我的钱,上级召唤,我先撤了。”

重要声明:小说《师父,徒儿不好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