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梦境

    慧明大师一直被白眉遮盖的眼帘终于抬起,皮肤已经褶皱,眼角也开始下垂,但那眼皮之间的黑眸却是清亮如水的,仿佛能够洞穿世间一切事物,心无旁骛一般清澈透明,就是那样的眸光让浅蓝一颤,那其中灌注的对她的忧心和明了,是如此深刻。

    “女施主,你并非这世界的人,但也非那世界的人。从何而来应归于哪里,莫要再执着了。这项链,乃是邪物,会给施主带来灾祸。”

    浅蓝望了望那钵里的项链,似乎与平的光芒不同,项链坠子上环绕着紫色的雾气,颜色妖娆,而那清透的叶片越来越浑浊,像是浸泡在稀饭里的泡腾的米粒。

    “还给我!”浅蓝这一刻突然有些害怕,害怕那条项链会这样被毁了,因为她不知道除了项链,自己还能找到什么方法尽快的回去。

    **大师沉默了一会,然后将钵递至她面前说,“此项链非彼项链,施主想要拿回,就拿回吧,老衲要走了。”

    浅蓝急促的接过那钵,**大师已经扬长而去,撵着念珠一步一步的走,很快就消失在林荫路里。

    浅蓝迫不及待的取出那条项链,紫色的雾气已经没有了,空空的碗里躺着那条项链,却已经不似从前如水晶剔透如钻石璀璨,现在兀兀秃秃朦朦胧胧,倒像是一块中等质量的白玉,里面充满了云絮。

    她握着那挂项链,然后看了看那残次的钵,望了望早已没有踪迹的**大师,决定先将那钵收好有机会再还给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回去。

    将项链挂在脖子上,有一些凉森森的感觉,她走回自己的房间,反锁好门,然后关了灯躺在上。

    回想起自己每次梦回异世,是的,先要睡着了才行。

    于是她静下心来,慢慢的入睡。

    梦里,云山雾绕,她仿佛踩踏在云层之上,只能看到万里无疆的云朵,还有露出一些尖尖的头的山麓,浓郁的白色里冒出一些青色,景色宜人。

    这里还是云密布,那里就已经是艳阳高照。她走了几步,还是四处无人,但是已经看到初生的太阳,光芒万丈,将那些云层也打的金光闪闪,她快走了几步,忽然看到前方一只鸟儿冲了过来,她蹲下子一躲,鸟儿已经从自己的头上掠过,再回头一瞥,那哪是一只鸟,根本就是雄鹰!

    “天啊,我在哪里。”浅蓝有些心慌,难道自己又来到了第三个世界?而且还是如此洪荒之地。

    “有人吗?”浅蓝以手做弧,大声喊了喊。

    无人应答,一望无垠,广袤无边的,都是孤寂的空气,没有人气。

    远处风光旖旎,近处风景秀丽,仰望苍穹,静卧云彩,青山飞鸟都在边,可这番美景依旧让她静不下心来。

    忽的,时空又转换了一下。

    她正坐在一只小船上,轻舟在湖上,碧水清透可以看到来回游弋的小鱼。高山环绕,青翠而又浓郁的是密密匝匝的植被,河流两边有浅浅的岸,岸上花开遍地五彩缤纷。淅淅沥沥的,是每隔一段就会有山泉从高处向下涌着,哗哗啦啦的,是重峦叠嶂之后一片飞腾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可这番美景,亦让她心急的想要跳河。

    风景时不时的在变,不论到了哪里她都是孑然一人,扮演着观光者的态度,就是回不到那个世界。

    最后,她站在山顶,狠狠咬牙。

    “既然是梦境,倘若我在梦里死了,就可以回到现实了吧?”这话对自己说,也对作祟的人说。

    她闭目,从容的从山崖跳下,耳旁是呼啸而过的烈风,但那风声越来越小,她的嘴角挑起的越来越高,果然不出所料。

    睁开眼睛,仍旧是自己那个昏暗的房间,项链闪了闪白光又静谧下去,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咚咚咚咚!”砸门的声音不绝于耳,轰轰隆隆。

    “蓝蓝,开门呀!是妈妈!蓝蓝!”是浅太太焦急的询问。

    “快开门呀浅蓝,肖澳他们要撞门了!”白思琪的声音很尖很细,然后便听见肖澳说“让开让开”,紧接着是一二三开始喊口号的声音。

    浅蓝无奈的摇摇头,紧急下想去开门,然后便听到佑泽温柔的声音,说,“总管,拿钥匙。”

    野蛮人,浅蓝无奈的想,然后重新回到上,蜷缩在被子里假装睡熟。

    门轻轻的开了,一群人呼啦一下子走进来,浅蓝眉头一皱,然后继续装睡。

    “快去看看。”白思琪推了一下肖澳,肖澳又推了一下皇甫,“未婚夫去。”

    皇甫艾伦嗤了一声说,“她生龙活虎的,你们太心了吧。”

    佑泽又笑说,“让医生去看看吧。”

    医生刚刚走到病前,浅蓝就装不下去了,省的要像死猪一样接受检查不如自己爬起来,于是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睡眼惺忪无厘头的问,“你们怎么都来了,看猴子的么?”

    浅蓝眨了眨眼,然后揉了揉眉心,拢了拢头发,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她慢慢坐起,然后扶了扶枕头,靠在背上,缓缓抬起头,问,“你们是来看我的么?”

    皇甫艾伦被肖澳一个踉跄推到前方,变成了最应该发言的人。他蹙了蹙好看的眉,眉峰坚毅的弧线带着倔强和桀骜,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上那个柔弱无骨的女人,突然在她那双充满疑惑的眸子里找到一些因子,让他增加了一些温柔。

    “你没事就好,我们多心了。”

    浅蓝笑了笑,将碎发挽在耳后,说,“我没事,只是太累了睡了一觉而已。现在,是快到晚饭时间了么?”浅蓝望了望窗户,夕阳的余晖已经斜着入,将窗帘打成璀璨的金红色,她摸了摸肚子,对着浅太太撒的说,“我饿了。”

    浅太太终于舒心了,深吸口气拍拍口说,“子好了就行,晚上,你们年轻人一起吃吧,我和几位太太打打牌聊聊天。”

    浅蓝点点头,然后目送浅太太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师父,徒儿不好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