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满月

    “鬼界的人,说起来也和我有点渊源,我现在不就是单独的一个灵魂么?之前我死过一回,便听到过这些巫铃的声音。”浅蓝略有忧心,听到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还伴随着混乱噪杂的叫声,那些声音她一生也忘不了,有鬼怪的笑声,有的高扬有的低沉,有的咯咯的发出好像在咬骨头的声音,有的尖声细语十分猥亵,但是他们人人上都系着一个铃铛,称为巫铃。因为每个鬼怪都是被地狱困住的,他们随便出没人间会引起动乱危害世人,所以便在每一个鬼怪上栓一个下了咒语的铃铛,闲置着他们的行动和行踪,传言,这巫铃是打穿在鬼怪的心脏位置,像是穿锁骨一样镶嵌进去,除了地狱之王阎罗,谁也没有权利取下。

    “你仅仅算是灵魂,但非鬼怪,你的魂魄是我召唤而来的,所以你留在我边就好。”离忘初淡淡的说着,手掌一下一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浅蓝也不挣扎,乖乖躺在他怀里问,“你估摸着他们来了多少人?”

    “现今地狱中有三万鬼怪,除去不受控制的恶鬼和即将返阳重生的,应是全部派出来了。”

    浅蓝扑哧一声轻笑,问,“师父,你到底是惹了多大的祸,人家兴师动众全家老少都找上门了。”

    离忘初也微微笑着,回应说,“不过是找阎罗借了件东西。”

    “哦?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难不成是像孙悟空一样借去了人家的镇海之宝?寻常物件岂会入你的眼。”

    离忘初用下颔蹭了蹭她的头顶心,笑着说,“不过是他儿子的真元而已。”

    “你……”浅蓝言又止,这才知道为何离忘初会受伤。

    阎罗之子是极,若要涉足阳间,必然要用离忘初的大部分元气来保护周全,故而离忘初功力大减,让鬼界的人钻了空子伤了他。

    浅蓝叹息一声,“这不就是将人家心的儿子弄成行尸走了吗,没有了真元,他和常人无异,甚至比常人还要有缺陷,据我所知,阎罗王之子今年只有三个月大啊!”

    “正因为他儿子只有三个月我才这般好借,阎罗王之子乃是时在间的河中初生,世间再也没有比他更属的真元了,我只是借来一用,当他一岁之时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奉还。”

    “你用来做什么?”浅蓝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

    “为你。”

    “为我?”

    “你无须多问,无需知详,留在我边就好。”

    外面的喧哗声嘈杂刺耳,在众多声音的汇集中一道响亮的声音显得尤其清晰。

    “临兵斗者,阵列在前。哈哈!昆仑镜果然好用,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想在我冰心眼皮子底下作祟,还嫩点!”他爽朗的笑,充满了自信,骄傲的像是一个孩子在炫耀玩具已经归他所有,那声音让浅蓝舒心很多,起码表示他很安全。

    当三万鬼怪冲破了冰火五重天,到达了玉壶园的入口,冰心才知道势竟严峻如此。

    当年盘古开天辟地,他上唯一的配饰乃是一颗天然形成的玉石,自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玉石打造成昆仑镜,配合香袋可以降妖伏魔,但是当年七仙女花费九百九十九天编织的香袋容量过小,三千倒是可以收纳,三万就地域不足了。

    他将崆峒镜放置在玉壶园入口的大石碑处,镜面反光,对于鬼怪来说是极大的伤害。每一个鬼怪在奋力冲破崆峒镜的光线时都会遭受莫大的压力,灵力微弱的鬼怪甚至会灰飞烟灭不留痕迹,以至于十个闯入者只存六七个,并且都被削减了气力,战斗力丧失很多。

    但是,寡不敌众,更何况是以一敌万。冰心耳力极佳,听到那些巫铃重重叠叠的发着噪音便知地府全员出动了。

    他一边咒骂着离忘初做事不计后果,一边运用一切办法抗击制敌。

    “临兵斗者,阵列在前。”他每念一句咒语,就飞速的降落在十几个鬼怪的上贴上符咒,被符咒影响的鬼怪行动减缓,全被定住,只有少数修为高超的鬼怪难以受到束缚,挣脱了符咒的枷锁向着百花园林中行进。

    “你们这群死鬼!”冰心急的额头冒汗,还不忘振振有词的咒骂,他忙的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挥汗如雨,眉心川字堆积如山。

    “琳琅,我们帮你你不帮我啊!”冰心冲着静静在一旁观看的蜜树大吼,这是他唯一可以颐指气使的家伙了,彼此在玉壶园相伴数百年,好歹也熟稔的很。此刻他在前线奋战卖命,琳琅却在欣赏朦胧月色,着实的过分。

    “冰心,你不觉得今天有些奇怪吗?”琳琅思考了半晌终于开口。

    “是奇怪,最能拼能打的离忘初搂着美人入睡,偏偏要我当苦劳力在这打杂。”冰心手舞足蹈,青色的袍子在空中翻飞着,他踩着鬼怪的脑袋或者肩膀在半空中来回游走,忙着画符贴符

    “我不是说这个,你看,今天云密布雷电滚滚,月亮竟然如此皓洁清澈,而且,今天是月初,竟然是满满的圆月。”

    琳琅这一说,冰心才注意到头顶那轮明亮异常的圆月,沉黑沉黑的天空如同白纸被黑墨泼写,黑的凝重,而闪电一道道的犹如长龙划过长空,在黑幕上盘旋飞驰时隐时现,雷闷在暗处,发出呜咽一般的巨响,天空如此不平静,但那轮圆月却静谧的可怕,悬在当空,这种皎洁明媚的程度只有晴空万里时才会出现,而它今夜古怪出奇,像是一个看客俯瞰着园内的一切。

    “这倒霉后羿,非留下这么一个祸害,每天看着那太阳月亮我就心烦,现在它还高高在上看着我跟看耍猴似的,真是不爽!”冰心努着嘴嘟囔着。

    玉壶园内的月和人世间的月不是同一个,当年后羿,其他的太阳都被的稀巴烂,惟独剩下一个完整的,就当做无关紧要的发配扔到了玉壶园这个世内之世,就像是冰心当初嘲笑自己:所有的垃圾都被扔进了玉壶园。

    琳琅没有理会冰心的唠叨,而是兀自揣测着,忽然惊声说,“难道,阎罗之眼开启了?!”

    这一声尖叫和质问让冰心也不由的心底一颤。刚刚就觉得奇怪,三万地府鬼怪出动怎么会没有个领导,原来真正的领导藏在最上方俯瞰全局呢!

重要声明:小说《师父,徒儿不好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