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德行有亏宁采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我和肖宁吃了早饭之后,继续去查账。

    路上,肖宁又神秘兮兮地对我说道,“小满,皇上姑丈闹心呢,全国都出现了大量的传单,说大禹国即将亡国,因为忠良被诬陷叛国,没收财产。传单上说大禹国的皇族就是强盗,强夺富商的财产,毫不手软,令人心寒。”

    看来冷心绝已经替我做出的舆论宣传了,还是巫医门的人手多,可以在大禹国一齐发起行动。

    原本我还以为冷心绝就是随口一说呢,没想到他这样快就付之行动了。

    我笑了,“是意有所指花富贵的事吧?”

    肖宁点头,“就是,看来皇上想要了结此事也不容易了,今天早晨我来你家的路上,看到了那些书写花富贵善行善举的大字报了,也知道了花富贵有多么富有了。难怪这次皇上大方地赏了我一万两银子,以前的话,也就是两三千两银子就不错了。我估算了一下,花富贵的财产怎么也有几十亿的银子,以前真不知道花富贵如此有钱,以为他给花满溪的陪嫁已经不少了,谁知那些只是九牛一毛。”

    肖宁还不知道,那些也只是我爹财产的一半,另一半在我的手里,就是一间铺子也够我富裕地生活一辈子了。

    “那么皇上会不会重新审理此案?”我问道。

    肖宁说道,“不重新审理怎么办?怎么堵住悠悠之口?说来这次皇上姑丈也是有点过了,怎么可以凭着在花府找到的几把大刀和一些伪造的信函,就定了花富贵的罪呢?人人都看出来信函是假的,可是皇上姑丈却找人鉴定说信函是真的。大有强夺花富贵财产的意思,我长这么大,总是坚信一个道理,别太过分了,否则没有好结果的。”

    我点头,“但愿皇上能够公正严明地处理大伯的事,大伯那样一个大善人,被人坑害,我只能说某些人的良心让狗吃了。”

    肖宁大笑起来,“是呢,某些人的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怎么可以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呢?我娘子说了,让我以后少和某些人走在一起,省得学坏,我娘子说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过简单的子就好,不求什么大富大贵的。我大儿子那个招人喜欢啊!也就我娘子能生出这么好的儿子吧。”

    我笑了起来,“能让你给出这么高的评价,看来你娘子真的是个不错的女人。”

    “嗯,我娘千挑万选的,给我找了一个贤妻。有时候啊!孩子还真得听娘的,我娘说她一眼就相中了我娘子,说她长得一脸旺夫相,果然,娶了她以后,我的一切都顺利的。尤其看到五表弟那副鬼样子后,越发觉得男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娶一个贤妻,别的都在其次。”

    “其实女人也是一样,要是找个好夫君,也会很幸福的,这个也是女人一生里最重要的事,别的也在其次。”

    肖宁附和道,“是呢,我娘子也说,她幸运地遇到了我,要是遇到了五表弟,她准要倒霉了。”

    “因为康王爷只喜欢美人,中人之姿的人,他不会喜欢的,他看人只看容貌,不看内在,所以吃了大亏了。他以为花满楼会是他的一生的幸福寄托,谁知大错特错了,也怨不得别人了。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有道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肖宁指指前面,“皇上倒是淡定,没让人撕了那些大字报。”

    我心里想,皇上要是撕了,我晚上会换个地方再贴,反正写几个字也不费劲。

    我望向我贴大字报的地方,那里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地围了很多人,人们纷纷议论着我爹的事

    “真是大善人啊!真是作孽啊!为何善人不得善报啊!”

    “我家老爷就得过花老爷的资助的,要不哪里会有今天的地位啊!”

    “对,我家邻居的小孩失了父母,就是他帮着养大成人的。”

    “可不,那年天下暴雨,他捐出了一百万两白银,安置灾民。”

    “那年地震,我们皇城里好多房屋也是他出钱盖的。”

    “听说皇上打江山时,他就拿出了一半的财产,送给皇上。那时花老爷还没有这么多钱的,可想善人有善报,是老天爷回报给他这么多的财富的。”

    “他要是被冤枉,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我驻足听着人们的议论声,觉得天底下还是好人多,我爹还是大有希望洗刷冤屈的。

    我的心一下子好了起来,“走吧,去查账,宁帮我查好帐,找好买家,我便给宁买一座宅子好了。”

    肖宁马上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好的,我们不要耽搁时间了,还是早点把活干完的好。我都向我娘子吹牛了,说会给她换个大宅子,小满猜我娘子怎么说?”

    “你娘子说现在的宅子也够住了,让你少挨累,多休息,说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不能没有你。”我笑道,“任何一个贤良的女人都会这么说的。”

    肖宁笑道,“真的差不多就是这些话,看来小满也能做贤妻的。”

    我得意笑道,“那是当然了,很多人都这样说的。”

    我和肖宁在一家古董店里昏天黑地地查了两天帐,最后收了一百二十八万两白银。

    我和肖宁忙完了,准备回府吃饭的时候,江枫和南宫瑾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江枫对我说道,“小满又辛苦了两天,江大哥请小满和肖公子过去吃顿便饭,不知是否方便?”

    我犹豫了一下,其实从心里我是不愿意去江枫的府邸的,可是当着南宫瑾的面就拒绝他,又觉得不妥。

    南宫瑾对我笑道,“怎么?小满来了皇城后,就不认我们这些朋友了?”

    我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幸好一路有你们,我才顺利来了皇城。”

    南宫瑾又道,“那就一起过去聚聚吧,那天我喝醉了,听说在你们花府好顿耍酒疯了,我十分过意不去,正好今天我有时间,江少将军说要请小满吃饭,我就过来了。我们一起喝一杯,我好借花献佛,向小满道歉。”

    我只好说道,“那晚也没什么的,康王爷去了花府,就睡了,也算不得耍酒疯。”

    我又对江枫说道,“那么就叨扰江大哥了,其实是小满不好意思麻烦江大哥的。”

    江枫显得很高兴,“小满在皇城也没什么朋友,有时间就和我们多走动走动,别总忙着干活,还是体重要啊!”

    “嗯,好的。”我答应着。

    肖宁对我们说到,“我答应娘子,晚上陪她吃晚饭的,我就不去叨扰了。”

    肖宁对着我们摆摆手,然后走了。

    江枫的府邸不太大,有几座房子,有一个不大的花园,不过就他自己也够住了。

    府里只有几个仆役,没有多余的人,想必江枫也是简朴惯了,不喜欢太奢华的生活。

    我们刚到江枫的家里不久,宁采薇一红衣,艳光四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的感觉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等我花满溪的份一揭晓,我就会告诉江枫,不许迎娶宁采薇,我不会让宁采薇和江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

    花满楼和我有上一辈子的恩怨,她狠点,我也能够接受,可是我和宁采薇可是往无怨近无仇,她未免心思太过歹毒了。

    宁采薇对南宫瑾福了福,“好久不见了,谨。”

    “好久不见了,宁小姐。”南宫瑾客气说道。

    我不知道为何南宫瑾不再喊宁采薇为采薇姐了,自从前年他们再见时就改了称呼。

    江枫指指宁采薇,对我说道,“小满,这位是我宁叔叔的宝贝千金,宁采薇,比小满大上几岁的,小满叫她采薇姐即可。”

    我对着宁采薇笑笑,“采薇姐好,我听江大哥说起过你的,早先江大哥在玉峰山的时候,你每年都会去玉峰山看望江大哥的。”

    我貌似很地说道,对宁采薇笑得也格外美好。

    宁采薇优雅地对我福了福体,然后笑道,“嗯,那时年轻,有些孟浪,让小满见笑了。想不到江大哥和小满倒是谈得投机,还谈到了采薇姐。”

    我又道,“江大哥说采薇姐出武将家庭,自小比别人豪爽些,不像别家女孩那样,特别扭捏。还说采薇姐每次去玉峰山,康王爷都会陪着采薇姐在山上到处逛逛的,所以采薇姐对玉峰山也是极为了解的。”

    宁采薇美美笑道,“那倒也是,怎么的,我也去过十回八回的,所以还真觉得玉峰山是半个家呢。”

    我又说道,“听说采薇姐和江大哥是青梅竹马的缘分,我还很羡慕呢。我要是一个女人,又有个男人如江大哥这般优秀,也和我青梅竹马,我非要嫁给他不可。”

    宁采薇有些羞红了脸颊,别样风地说道,“好男人自然是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对象,小满取笑采薇姐了。”

    我点头,“这话不假,采薇姐的府上离这里不远吧?”

    “不远,只有几步路就到了,所以我常常来江大哥的府上串门。”

    这时江枫对宁采薇说道,“不知道采薇找我有什么事?”

    宁采薇摇摇头,“没什么大事,只是有阵子没见江大哥了,听说江大哥回来了,我便来看看。”

    江枫轻轻颔首,“今天都是男客,我们马上就要开席了,我便不留采薇在我这里吃饭了。”

    听着江枫的意思,大有送客之意。

    宁采薇稍稍露出受伤的神,抿了嘴说道,“我待上一会儿就回去。”

    我还清晰地记得宁采薇最后一次去玉峰山时,大家闹了不愉快,我挨了南宫瑾两个耳光,冷心绝把南宫瑾的腿打断。

    江枫对着宁采薇冷淡地嗯了一声,“我去看看饭菜可准备好了。”

    江枫离开客厅,宁采薇讪讪地坐到了我的边。

    我对宁采薇笑道,“咱们大禹女子出嫁比较晚,在大赵,要是女子二十,通常都是三四个孩子的母亲了。”

    宁采薇的俏脸被我说得通红,却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努力维持她的淑女形象。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小姑娘的俏的声音,“谁啊!这么有才,能说出这么动听的话语,我听。女孩子二十,的确是老姑娘了。”

    一个绿衣小姑娘随即闪进来,一翠绿衣衫,如雨后清荷般清丽脱俗,是难得的小美人,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小脸极其稚嫩。

    不比不知道,比了之后发现,二十的女孩子的确比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要老成很多。

    宁采薇的确该为人妻,为人母了。

    我也是一样,也有点老了,我也已经十八岁了。

    小姑娘进屋,看到我之后,问道,“刚才的话就是你说的?”

    我点头,“不错。”

    小姑娘也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满。”

    “好嘞,我认识你了,来人,打赏小满纹银一百两,因为他太会说话了。”小姑娘对着门外喊道。

    转眼,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黑衣侍卫进屋,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我。

    我接过银票,对小姑娘笑道,“谢谢姑娘的打赏,可是小满愚钝,竟然不知道是谁打赏了小满。”

    小姑娘嘻嘻笑着,露出一对小虎牙,“你叫我萱儿即可,南宫萱。”

    我立刻起,“小满失礼了,不知道是公主驾临,请公主恕罪。”

    小姑娘摆手,“不知者无罪,我五哥哥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小满请坐。”

    我落座,南宫萱对南宫瑾撅着漂亮的小嘴说道,“哼,五哥哥还敢骗我,我猜江大哥一定是和五哥哥一起回来的,五哥哥还敢说江大哥没有回来。怎么样?还是萱儿聪明吧,到江大哥这里一抓一个准。”

    南宫瑾笑道,“不是五哥哥想要骗萱儿,是父皇让五哥哥这样做的,萱儿已经有了定亲的对象了,不该再来找江少将军,父皇和母后为萱儿选的男人,自然是差不了的。”

    南宫萱摇着可的小脑袋,“不行,我还是觉得江大哥好,我就是想要嫁给江大哥。”

    南宫瑾耐心说道,“姻缘都是天注定的事,强求的,未必就好,听五哥哥的话,乖乖回家去,女孩子不可到处乱跑,做出失德之事,否则成亲之后,夫君也会瞧不起你的。”

    南宫瑾的这话说得很对,不知道是不是从花满楼那里,总结出来的经验?

    南宫萱皱眉,然后指指宁采薇说道,“那么她呢?二十不嫁,非要天天赖在江大哥的家里,她就不觉得丢人吗?”

    我失笑,皇家的人是不讲理啊!这样指责宁采薇,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南宫萱听到我笑了,对我吼道,“你笑什么笑?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我忙不迭地道歉,“抱歉,抱歉,我不小心就笑出声了。其实我觉得公主说得很对,不过采薇姐并没有赖在江大哥家的,她也就是偶尔来来,等到江大哥赶明儿成了亲,采薇姐也成了亲,采薇姐就不来了。难不成采薇姐有了夫君,还会天天来看别人的夫君吗?那样可是彻底没有妇德了。”

    南宫萱笑了起来,拍手说道,“嗯,我五哥哥也说宁采薇德行有亏,不是一个贤妻,看来你们男人都很会看女人啊!”

    宁采薇腾地站了起来,“我先告辞了。”

    宁采薇气哼哼地走出了江枫家的客厅。

    南宫萱一股坐到宁采薇刚才坐过的位置,然后看向我,“小满长得太俊了,不过有点女气,还是没有江大哥好看。”

    我露齿笑道,“公主太有眼光了,我也觉得江大哥比我俊。”

    南宫萱又对我说道,“不过你要是一个女人,一定比五嫂漂亮,我五嫂也是有名的美人呢,你们的鼻子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不过你们的神不一样。怎么说呢,就是觉得你比较亲切,给人的感觉是善良,美好,不像五嫂,给人的感觉很暗,明明是个美人,却让人喜欢不起来。”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都能把人看个**不离十,可见南宫瑾多么笨啊!

    我笑笑,没有说话。

    南宫萱又道,“你该不会是和五嫂是亲戚吧?”

    我摇头,“我倒是想要高攀呢,可是攀不上。”

    “小满十几了?”

    “十六。”

    南宫萱点头,“嗯,比我大两岁,等我介绍姑娘给你认识,有女孩子喜欢你这个类型的,我还是喜欢比较阳刚的类型。”

    我忙说道,“公主的好意,小满心领了,不过小满已经定亲了,年底就要成亲了。”

    “这样啊!好可惜。”南宫萱嘟嘴说道。

    我感觉我和南宫萱说话时,南宫瑾一直在偷偷打量我,等我看向南宫瑾,他却把目光移开,不和我对视。

    不知道南宫瑾何时还养成这样偷窥的毛病了。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