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墨儿是女孩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吃早饭时,小厮来报,说是有位肖公子来了。

    我让小厮快请,不一会儿肖宁笑呵呵地走进了餐厅。

    肖宁扫一眼摆放早餐的桌子,“太好了,我就说来小满这里能赶上早饭,果然比我家的早饭丰盛些的。”

    我一摆手,丫鬟跑着去给肖宁拿餐具。

    肖宁也笑嘻嘻地坐到了我的边,“小满,我家娘子和小妾们对于我带回去的礼物太满意了,看着她们笑靥如花的,我也高兴了,这不早晨我就过来感谢小满了。”

    我白了肖宁一眼,“你家感谢就是来白吃早饭啊!”

    肖宁伸手拿了一块桌子上的绿豆糕,使劲咬了一口,“这是什么话,我不是来白吃早饭的,我不是来干活的吗?我跟着小满做帮手,小满不觉得有面前吗?肖五公子在皇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能给小满当跟班,小满不会吃亏的。”

    丫鬟也拿来餐具摆放在肖宁的面前。

    肖宁发出啧啧之声,“有钱就是好啊!连餐具也比我家的餐具好。”

    我笑道,“行了,快吃吧,吃完还真得麻烦肖宁帮我先去收收账,这些铺子都有一年没有收账了,不知肖宁可会查账?”

    肖宁嘴里有吃的东西,所以含混不清地说道,“当然了,还没什么是我不会的。”

    我爹说让我先收账,然后吩咐掌柜不再进货,然后再找买家。

    吃过饭后,我把房契和我爹的印章打包,拎着,然后和肖宁出门。

    走之前,我让肖宁一一过目旺铺的房契,让他记住位置,肖宁看过之后,呆了半天,连说,我们家也太有钱了,原以为只是一些普通的铺子,谁知却是皇城里最好的铺子。

    我们先去了一家玉器行,去年年初的时候,我还在这里给冷心绝买了一块宝玉,当时方伯就贼贼地笑,我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才知道方伯笑我在自己家的店里买东西。

    掌柜姓方,一副精明的样子,也认识肖宁,络地和肖宁打了招呼。

    我出示了我爹的印章和店铺的房契,说是老爷让我来收账的,也把我爹打算卖掉店铺的的打算和他说了,他连说可惜了。说经营刚刚走上正轨,每年都会有两百多万两白银的纯收入,经营的规模再加大的话,还可以收入更多的。

    是呢,听着是觉得可惜了,可是钱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

    肖宁在一阵子惊呆了之后,帮我查账,把算盘拨的哗哗响。

    我以前也学过算盘,只是没有肖宁打得这么好。

    肖宁也顺便教我怎么查账,怎么看帐,他说得头头是道,我也认真学了,因为这些技能以后都是要用到的,毕竟我家别处还有八十八家旺铺。

    我爹向来是赏罚分明,也不贪心,遵循有钱大家赚的道理,给各家掌柜都分有分红,我爹赚十两,他们也还会跟着赚一两,所以我家的掌柜基本上没有贪墨的,因为但凡在我家贪墨的,被我爹赶走之后,就很难在别家再当上掌柜了,毕竟我家的店铺遍及大禹,我爹在大禹的影响力是很大的。

    就这一家店,我和肖宁足足在店里吃住了三天,才算查完了帐,累得腰酸背痛之后,我拿到了二百六十万两白银的银票。

    看来光是皇城十二家店铺也够我忙活的了,我决定今晚就去找方伯的儿子,怎么的也是我爹的事重要。

    我把银票收好,和方掌柜道别,然后和肖宁走出玉器行。

    一出门口,肖宁眼巴巴地看着我,“小满,那个,我这次回家一看啊!我家里的孩子多了,住的地方也太小了,连你们家的一个角都比不上的,却养了十多个女人和一群孩子。”

    我装作不解的样子,“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肖宁一脸的谄媚相,“那个小满啊!如果宁做得好的话,是不是可以再给宁一点打赏?让宁也买上一座好宅子?”

    哈哈……

    不远处传来两个人的大小声,我望过去,见是南宫瑾和江枫。

    南宫瑾和江枫转眼走近。

    南宫瑾对着肖宁笑道,“五表哥越发有趣了啊!一般不都是五表哥给男人钱吗?怎么还反过来了?”

    肖宁说道,“五表弟懂什么,小满替亲戚收账,一收都是一二百万的银子,看着我这个眼馋啊!我查账,我也累啊!我求点打赏不应该吗?”

    我对南宫瑾和江枫说道,“康王爷和江大哥有没有吃饭?如果都没吃呢,我们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以前都是我吃你们,喝你们的,今天小满也要回请你们一顿了?”

    南宫瑾笑道,“我们正有此意。”

    我家玉器行旁边就是一家大的饭庄,我们一起走了进去。

    肖宁驾轻就熟地点了菜,然后有对我说道,“小满啊!你就体恤体恤我吧,我家里太挤了。”

    江枫笑道,“肖督军如今傍上大树了,都不在乎皇上的赏赐了吧?”

    肖宁马上转向江枫,“皇上姑丈有赏赐吗?有我多少钱?”

    南宫瑾笑道,“五表哥是钻进钱眼里了。”

    肖宁的眼睛一瞪,“五表弟养十多个女人试试?常常入不敷出的,我总不能让她们喝西北风吧?”

    江枫说道,“皇上打赏我和肖督军每人一万两银子,小满是五千两银子。”

    江枫说着把两张银票掏出来,分别放到了我和肖宁的面前。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把五千两银票装拿起,然后塞进了怀里。

    我要是下手晚了,银票准要被肖宁抢去了。

    肖宁看见了我的举动,对我瞪眼睛,鼻孔里呼呼直冒粗气。

    南宫瑾和江枫便捧腹大笑。

    我们点的菜陆续上来,肖宁也为我们每人倒了一杯酒。

    我们刚吃上没几口,南宫瑾的一个黑衣侍卫进来,对南宫瑾说墨玉和墨竹两人从阜城回来。

    南宫瑾激动地站了起来,“快让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墨玉和墨竹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南宫瑾重新落座,急问,“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墨儿?”

    墨玉摇头。

    墨竹说道,“我们把十六到十九的所有人的户籍都清查了一遍,也动用了阜城的守城士兵,挨家盘查了一遍,可是就是没有查到有墨儿这么个人,我把年纪十八岁的,六月份出生的人亲自核查了一遍,都见到了本人,并没有哪个男孩子是皮肤黝黑的。”

    肖宁呵呵笑了起来。

    房间里的人都看向肖宁。

    南宫瑾问道,“五表哥笑什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肖宁发出啧啧之声,“你们真是错得离谱,墨儿根本不是男孩,墨儿是女孩子。”

    我、南宫瑾、江枫、墨玉、墨竹同时惊得张大了眼睛。

    肖宁是怎么知道我是女孩子的?

    我和肖宁接触的时间也并不长的,他是如何知道我的秘密的?

    南宫瑾和江枫同时问道,“墨儿当真是女孩?”

    南宫瑾拉住肖宁的手,瞪大眼珠子,急切问道,“五表哥的话什么意思?墨儿真的是女孩子吗?”

    肖宁的眼睛也睁得异常大,他把南宫瑾上下打量一番,“五表弟真的不知道墨儿是女孩子?我见你先前护她护得紧,还以为你知道墨儿是女孩子,只是不愿意挑破呢。没想到你是真的不知道,可是怎么可能呢?你们在一起四五年了,都没有发现墨儿是女孩子吗?”

    南宫瑾摇头,“不可能,墨儿不可能是女孩子的。”

    南宫瑾的话是这么说的,可是语气已经没有先前那么肯定了。

    南宫瑾陷入沉思,似乎找寻一些从前的记忆,证明肖宁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无奈笑笑,墨儿怎么不可能是女孩呢?墨儿确实是女孩子。

    从此我更加坚信了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原本以为阜城里除了花满楼知道我是女孩子,再无人知晓此事,谁知肖宁也知道。

    肖宁又转向江枫,“江少将军也不知道墨儿是女孩子?”

    江枫机械地摇头,“我真的不知道墨儿是女孩儿,想不到一直照顾我们饮食起居的墨儿,竟然是个女孩子。可是怎么可能呢?女孩子一向不都是气弱小的吗?墨儿是多么坚强能干啊!”

    肖宁大笑,“你们也太笨了,和一个女孩子一起吃,一起睡的四五年,却把她当男孩。谁家男孩子会对五表弟又又宠,像老母鸡护着小鸡仔似的?一天到晚忙着给五表弟做好吃的,熬汤滋补,秦管家说就没见过哪个人能对另一人这么好的。五表弟不也承认了吗?你家康王妃也没有墨儿对你好的。”

    南宫瑾转向江枫,“墨儿是女孩,大师兄是真的不知道吗?”

    江枫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否则早告诉康王爷了,我想别人也都是不知道的。可是仔细想想,墨儿真的从来没有和我们一起在小溪里洗过澡,也从来没有和我们一起上过厕所,墨儿的个子也不是很高,先前以为墨儿岁数小,可是后来都十六七了,还是没有长高,应该是女孩子吧。”

    南宫瑾再次冥想,然后眼睛亮了起来,“墨儿说她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我说我给他找两个男人,墨儿又说男人里他只喜欢我。墨儿也说我成亲后,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从此后不离不弃。原来墨儿是女孩子,真的是太好了,我一定要找到墨儿。墨儿是女孩子,再没有人反对我们在一起了。”

    南宫瑾,你太想美事了,我再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

    不是说有了花满楼,再不要别的女人了吗?

    为何才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你就想要墨儿了?

    又想要花满楼,又想要墨儿,你未免太贪心了。

    现在不是别人反对我们在一起,而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南宫瑾转向墨竹,“那么有没有六月份出生的皮肤黝黑的女孩子?”

    墨竹和墨玉一齐摇头。

    墨竹说道,“我们没查女孩,只查了男孩。”

    南宫瑾皱眉说道,“再去查,夜兼程,白天骑马,晚上坐车,以最快的速度查找墨儿。”

    墨玉和墨竹连声说是,快速退出房间。

    看着墨玉和墨竹走了出去,南宫瑾恨恨说道,“真是一群蠢材,不会把女孩子也一并查一下吗?”

    江枫笑道,“我们都不知道墨儿是女孩,他们哪里知道?就是我们两个亲自去查,也不会查女孩子的。不过墨儿是女孩子,还真够令人震惊的。不过墨儿要是女孩子,也定然是倾城倾国了。”

    肖宁插话道,“墨儿长得确实不错,我当时看墨儿一眼就觉得很喜欢她,后来请她喝酒,想偷偷把她弄到手的,谁知她醉了后,我发现她是女孩子。我知道五表弟好墨儿感好,墨儿要是男孩子,我敢放肆,墨儿是女孩子,就该是五表弟的人,所以我急忙打住,头也不回的地走了,我是不是很君子?”

    “狗君子。”我,江枫和南宫瑾同时喊道。

    南宫瑾对着肖宁怒道,“五表哥既然知道墨儿是女孩,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肖宁撇嘴,“你问过我吗?我怎么知道五表弟不知道墨儿是女孩?”

    南宫瑾愣住,想想也是,再没有责难肖宁。

    肖宁又道,“上次在墨城,五表弟不也提到墨儿说你一成亲,她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吗?我当时大笑来着,可是有府衙告示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要不当时我是想要嘲笑墨儿的。”

    我问道,“宁为何要嘲笑墨儿?”

    “墨儿说过的,只为妻,不为妾,所以我没想到墨儿会甘愿做小,所以笑了起来。墨儿一个黑丫头,没有什么家世,没有什么钱财,凭什么做五表弟的正妃啊!我看她后来也是想通了,所以愿意做小了,可是为何又跑了呢?”肖宁做出冥思苦想状。

    我确实和肖宁说过那样的话的,而且我也确实做到了,我虽然没有做南宫瑾的王妃,可是我也没有给他当妾。

    南宫瑾说道,“墨儿就是给我做小也是愿意的,她为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我心里冷笑,南宫瑾未免太自信了。

    江枫说道,“菜都凉了,还是先吃饭吧。”

    南宫瑾摆摆手,“吃饭,知道墨儿是女孩,我还真的心十分好呢。”

    我们都伸了筷子吃菜。

    看来江墨儿就是花满溪的这个事实很快就要被揭晓了。

    我偷看一眼南宫瑾,不知道他知道了后会是何种神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